大周邊境,黑淵。

周元與夭夭立於一座山頭上,遙望着這片多年後依舊混亂的地域,此地自從黑毒王被他收服後,混亂依舊持續。

諸多各國的凶人,因為追殺,皆是躲進黑淵中,令得此處藏污納垢,血腥無比。

不過這黑淵內雖然存在着諸多勢力,但這些年來,卻並不敢騷擾大周邊境,畢竟,黑毒王被收服之事,算得上是前車之鑒。

而如今大周打敗大武,聲勢鼎盛,這黑淵內的諸多勢力,更是不敢作亂。

“此處的天地間,殘留着極為可怕的波動。”

周元面色凝重,那種波動,歷經無數歲月,卻依舊殘留,如果他所料不錯的話,恐怕就是遠古那場雷罰所留下的。

當初第一次來黑淵時,他連養氣境都未曾達到,自然無法感應,但如今踏入神府境,卻是能夠察覺到那些恐怖。

“據說這黑淵極為的遼闊,其居於蒼茫大陸最北,直達大陸邊緣,而如今黑淵這些有人存在的地方,不過只是極為外圍的一塊,而那內圍之中,殘留的雷罰更為可怕,尋常人根本不敢靠近。”

周元眺望着黑淵極深處的地方,道:“我們此次,就得去往最深處探查了。”

夭夭抱着吞吞,她望着眼前的地方,也是有些懷念,道:“你那銀影,便是在此處得來呢。”

周元點點頭,道:“不過可惜,現在銀影對我的增幅開始減弱很多了。”

伴隨着他如今踏入神府境,即便是催動銀影,那種增幅,也是大不如從前。

“那是因為如今的銀影,只能夠達到太初境的層次。”

夭夭揉了揉吞吞柔軟的毛髮,紅唇微啟:“不過你也莫要太小看這銀影了,它乃是那遠古宗派戰傀宗最為巔峰之作,我當年就說過,它擁有着成長性。”

“可是你研究了這麼多年,也沒讓得它成長起來。”周元嘟囔道。

夭夭那如白玉般的玉顏上,竟是在此時極為罕見的出現了一抹微紅之意,她貝齒咬了咬嘴唇,明眸瞪着周元,辯解道:“你,你真把我當做什麼都會嗎?!”

微微的有點惱羞成怒,因為這些年來,她表現出來的人設就是完美型的,似乎就沒什麼她不會的,但對於銀影這種由一個遠古宗派無數先輩的智慧結晶的產物,她這些年雖然有所理解,但至於如何讓它成長,也還未曾完全搞明白。

瞧得夭夭這罕見的惱羞成怒,周元獃了獃,只是因為此時的她,太過的靈動與美麗了。

好半晌後,他方纔回過神來,美滋滋的道:“真好看。”

他知曉,夭夭這般模樣,也就他有這般福氣看見。

夭夭白了他一眼,玉手攏了攏鬢角的青絲,沒好氣的道:“還想不想走呢。”

“走,走。”

周元大笑一聲,然後袖袍一揮,便是有着金色源氣席卷而出,捲起他與夭夭,便是化為金光破空而去,迅速的對着那黑淵內圍深處疾掠而去。

兩人一獸,不過短短兩個時辰的時間,便是穿過了黑淵外圍。

而隨着深入,黑淵中人跡愈發的罕見,整個天地間,一片荒涼,死寂,毫無生機。

當年的那場雷罰,似乎是將此地的生機盡數的磨滅,即便是這麼多年後,依舊沒有半點生機出現。

一天下來,周元二人沒有見到任何活物,而且隨着深入,他們能夠感覺到,天地間散髮着一種極端暴躁的毀滅氣息,那種氣息,比起外圍強烈了許多倍。

而且,那種氣息能夠侵染人心,引人瘋狂,所幸周元二人如今實力不弱,源氣運轉下,方纔將那種侵染給隔絕。

不過,當夜色來到時,這黑淵的天地間,似乎是有着狂暴的雷聲響起。

明明天空上沒有雷雲,但那雷聲依舊不休,宛如是從遠古傳來。

而當那狂躁雷聲響起時,連周元都是面色凝重,那種侵染,在夜色中急速的增強。

到得後來,周元也不敢再冒夜前行,而是尋了一座山,開闢出山洞,帶着夭夭,吞吞躲了進去,洞口封閉,還刻畫了源紋屏蔽,這才撐了下來。

而經歷這夜雷聲,周元對於黑淵也是更加的忌憚。

在山洞中熬過一夜後,周元他們方纔再度啟程,在這黑淵內圍,小心翼翼的查探。

...

三日後。

黑淵深處,一座光禿禿的山頂上,周元有些沮喪的望着眼前一望無際的死寂大地,這幾日的查探,並沒有任何收穫。

這黑淵深處,猶如一片死地,並沒有任何奇特的地方。

“看來想要找到蒼玄聖印的線索,沒那麼容易。”周元衝著夭夭苦笑道。

夭夭柳眉微蹙,她凝視着死寂天地,沉吟了片刻,道:“這黑淵中,除了死寂,的確沒什麼特殊的地方...”

“而唯一要說特殊古怪之處...”

她轉頭看向周元,道:“或許就是那夜雷之聲了。”

周元一怔,皺眉思索,那夜雷聲瀰漫著狂躁,能夠干擾人心,令人發狂,他們這幾日間,皆是躲避於山間,屏蔽夜雷。

黑淵的夜,頗為的可怕,但想要找尋隱藏在其中的秘密,難道也得自黑暗中尋找嗎?

周元目光閃爍,片刻後,便是不再猶豫,咬牙道:“今夜就不躲了,看看能否自那夜雷中發現什麼。”

夭夭螓首微點,眼下也只能如此試探一下了。

周元見狀,便是直接盤坐下來,他望着高空上斜落的夕陽,夜色已然不遠。

時間悄然的流逝。

待得那夕陽最終落下地平線的一刻,天空再度變得黑暗下來,緊接着,周元便是眼神一凝,他聽見那神秘的狂躁雷鳴聲,再度如約而至。

轟轟!

雷鳴迴蕩於天地間,宛如狂躁的毀滅之獸在咆哮。

金色的源氣籠罩在周元周身,源氣在此時劇烈的震蕩着,但源氣的防禦,效果並不是特別大,因為周元已經感覺到,隨着雷聲的響徹,一絲狂躁之意,漸漸的在心中涌現。

他的雙目中有着一抹赤紅浮現,呼吸都是變得加重起來,有着一種毀滅的衝動。

“這夜雷聲能夠穿透源氣,侵染神魂,所以需得以神魂對抗。”一旁有着清澈的聲音傳來,自然是夭夭。

周元聞言,深吸一口氣,壓制着心中的狂躁,雙目閉攏。

眉心間,神魂之光劇烈的閃爍。

“混沌神磨觀想法!”

周元直接是運轉了觀想法,頓時意識陷入那混沌中,那混沌神磨緩緩碾壓而過,帶來古老的震蕩,與那夜雷之聲抗衡。

兩者僵持,許久之後,終於是混沌神磨更甚一籌,漸漸的將其壓制而下。

心中的狂躁,一絲絲的退去。

周元緊閉的雙目睜開,眼中恢復清明,他凝望着陷入黑暗中的大地,夜雷之聲,依舊是在若有若無的響起,只是如今聽來,卻不再像是之前那般的遙遠。

“聽出什麼了嗎?”夭夭道。

周元沉默了片刻,眼中有着一抹驚異之色涌現出來:“雷聲,似乎是有來源之處!”

在抵禦下那種雷聲侵蝕後,他終於是分辯出來,那雷聲可並非是從遠古而來,而是有源頭!

“走!”

他低喝一聲,身形率先疾掠而出,對着那雷聲的源頭方向而去。

兩人自黑夜中掠過。

不過雷聲飄蕩,仿佛沒有痕跡,極難追蹤,周元與夭夭輪流以神魂感應,這才能夠勉強的跟上...

但即便有着夭夭幫忙分擔,但周元最後依舊是眉心刺痛,那是神魂消耗太大的跡象。

好在的是,這般追蹤,持續了兩個時辰後,終於是抵達了盡頭。

周元與夭夭身形落在了一座巨大的怪石上,他們舉目四望,這裡一片黑暗,甚至連地面,都是漆黑無比,宛如黑色的海洋。

周元凝視着前方的大地,袖袍一揮,一道金色源氣呼嘯而出,重重的轟擊在了大地之上。

轟!

那源氣落下,大地頓時劇烈的一顫。

緊接着,那裡的地面開始崩塌,有着璀璨之光自大地深處涌現出來,轟隆雷鳴,響徹天地。

周元目瞪口獃的望着前方,只見得隨着地面不斷的崩塌,那裡形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深坑,而此時,那深坑之中,無數雷芒閃爍,竟是形成了一座深不可測的雷池...

雷光咆哮,僅僅只是泄溢而出的波動,便是讓得周元頭皮發麻,感覺到了毀滅之意。

“這是當年那雷罰所留下的力量,它們在此匯聚,恐怕也正是因此,即便是諸多歲月之後,這黑淵依舊沒有生機誕生。”

“它們在磨滅這片大地的生機,令其永遠死亡。”夭夭俏臉微凝,緩緩的道。

周元沒有說話,而是忽然身軀一顫,臉龐上有着一抹痛苦之色浮現出來。

“怎麼了?”夭夭急忙問道。

周元眨了眨眼睛,在他眼瞳深處,一道聖紋在不斷的旋轉,釋放出熾熱之意,猶如是要將他的眼瞳灼燒一般。

他攤開手掌,掌心的地聖紋,也是不受控制的浮現出來,引得那一片血肉,都是滲透出血絲。

神府之中,盤踞的“天誅聖紋”,也是在發出劇烈的嗡鳴之聲。

周元的臉龐上,有着濃濃的震撼如潮水般的涌現出來。

他望着夭夭,聲音嘶啞而顫抖的道:“聖紋有反應....”

夭夭心間也是一震,輕吸了一口氣。

聖紋有反應,那也就是說...他們竟然真的找到了蒼玄聖印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