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都城。

大武的王宮,被武瑤一把火燒了大半,而餘下的一些,便是暫時的成為大周的議事之處,而秦玉,周元與夭夭皆是住在其中。

一座幽靜的院中。

周元盤坐於一座假山之上,雙目緊閉,在其身後,一輪混沌色的光環緩緩的轉動,天地間的源氣源源不斷的涌來,沒入光環之內。

這般修煉,持續了許久,周元那雙目方纔睜開,身後的光環則是消退而去。

“踏入神府境後,對於天地源氣的感應果然愈發的敏銳了。”周元喃喃自語,而且有神府光環吞吐天地源氣,那種吸收速度也是為之暴漲,修煉效率比起太初境時,快上了十數倍。

不過,經過這些天的修煉,周元也感覺到了神府境的修煉之難。

踏入神府境後,所修煉的,便是自身的神府,初成的神府,頗為的粗糙,需要不斷的以源氣來打磨,令得其漸漸圓滿。

周元如今的氣府,乃是九神府,猶如開闢九重天。

而此時的這九重神府,彼此之間,並未曾貫通,每一重神府間,猶如是存在着某種神秘的壁障,而唯有將所有神府盡數的打通,方纔會漸漸的融合,為踏入下一個境界天陽境做好準備。

每貫穿一重神府,這兩重神府內的源氣就會完成交融,從而令得自身的源氣底蘊暴漲一次。

不過,想要將一重重的神府打磨完善,最終將其貫通,卻是神府境強者最為頭疼的事情。

“太難了。”

周元感嘆一聲,他這些天也並未放鬆修煉,但那第一重神府與第二重神府間的障壁,依舊穩如磐石,難以撼動。

“神府境,需要龐大的修煉資源支撐,你光靠自身來修煉,無疑只是車水杯薪。”而在周元苦惱間,一道清澈悅耳的聲音,自那一旁傳來。

周元轉過頭,便是見到抱着吞吞俏立於假山之下的夭夭。

“在神府境,有一種修煉資源,至關重要,不可或缺。”

“你應該也是做過一些功課,知曉是什麼吧?”夭夭微微一笑,道。

周元眼露沉吟之色,片刻後,嘴中吐出了四個字來:“神府寶藥。”

打磨神府,極為的艱難,然而天地間的一些天材地寶,卻是擁有着打磨神府之功效,這一類的天材地寶,便是被稱為神府寶藥。

這種寶藥,對於神府境以外,毫無作用,可對於神府境而言,卻是至寶。

不過神府寶藥價值不菲,想要大量消耗用來打磨神府,對於很多修煉者而言都是極高的負擔,所以,很多散修的神府境強者,寧願捨棄自由,投身於一些家族,宗派之中,成為供奉,換取神府寶藥,用以修煉。

在他們蒼玄宗,也能夠換取神府寶藥,但換取的代價不菲。

之前周元離開蒼玄宗時,還未曾達到神府境,故而也沒有換取,不過,以他手中的那些貢獻,想必就算是換,也頂多就換來十來株下品的神府寶藥。

夭夭伸出玉手,輕輕一拍腰間的乾坤囊,頓時有着光華閃爍,有着數十個碧玉匣子飛出,懸浮到了周元的面前。

玉匣自動開啟,只見得其中竟是躺着一株株閃爍着濃濃光澤的奇異花果,它們雖然奇形怪狀,但卻皆是散髮着極為精純與磅礴的源氣波動。

“神府寶藥?”周元驚呼一聲。

“這些神府寶藥都是從大武國庫中找出來的,你父王知曉你修煉有用,就讓我給你送來。”

夭夭微微歪頭,道:“不過可惜,都只是一些下品的神府寶藥,想來其他的,應該都被武王用以突破神府境中期了。”

周元卻是滿眼的欣喜,道:“已經不錯了,有了這些神府寶藥,我那第一重神府,打磨進度應是能夠提升不少。”

他袖袍一揮,心滿意足的將這些神府寶藥盡數的收入乾坤囊中。

瞧得周元收起寶藥,夭夭明眸輕眨了眨,道:“你將武煌的聖龍之氣盡數的奪了回來,也該準備將祖龍經踏入第二重境界了。”

“而祖龍經一旦達到第二重,你這通天玄蟒氣,也就要進化成七品的鎮世天蛟氣了。”

周元聞言,眼神頓時熾熱起來,眼巴巴的瞧着夭夭。

對於那祖龍經第二重的鎮世天蛟氣,他不知道垂涎了多少年,直到如今從武煌那裡奪回了聖龍之氣,他才終於有了觸及的資格。

最開始周元修煉的通天玄蟒氣,乃是五品源氣,後來在從武煌那裡奪得一半的聖龍之氣後,這通天玄蟒氣小進化了一次,成為了六品的通天玄蛟氣。

不過祖龍經畢竟非同凡響,即便是六品的通天玄蛟氣,但其威能,並不遜色於一些七品源氣。

而如今伴隨着周元所遇見的敵人越來越厲害,通天玄蛟氣也是難以再取得什麼壓制,所以如果能夠將其真正的進化一次,化為七品的鎮世天蛟氣的話,那對於周元戰鬥力的提升,必然不小。

畢竟六品的通天玄蛟氣就能堪比一些七品源氣,這七品的鎮世天蛟氣,恐怕不會遜色一些八品源氣吧?

而八品源氣,周元相信,莫說是在蒼玄天,就算是放在那混元天最為頂尖的勢力中,也必然會是鎮宗之寶,不可外傳。

但是,想要將自身的通天玄蟒氣進化成為鎮世天蛟氣,也就不是如上次那種小進化一般的簡單了,其中還需要很複雜的流程,而這,就得依靠夭夭的指點。

夭夭見狀,微微一笑,道:“祖龍經的進化,其實也不難,只是需要一些材料罷了。”

然而周元一聽,心頭卻是忍不住的一涼,感覺有些不安。

果然,只見得夭夭玉指一彈,一枚玉簡便是射向周元。

周元趕緊接過,神魂一掃,第一時間,便是有着密密麻麻約莫上百種稀奇古怪的材料印入心中,其中一些,周元在蒼玄宗的琳琅閣中見過,價格不菲。

而更多的,他卻是聞所未聞。

這比起第一次修煉祖龍經時,不知道複雜了多少倍!

“等你將這些材料搜集齊全,便按照玉簡之中的法子將其修煉,再與自身源氣相融,自然就能進化成為鎮世天蛟氣。”

周元面色有點發黑,悶悶的道:“想要湊齊這些東西,怕又是得消耗不少的時間。”

看來這鎮世天蛟氣,還得延長一些時間了。

夭夭白了他一眼,然後玉手又是一拍乾坤囊,頓時有着諸多光芒飛出,每一道光芒中,都是有着一物。

“在蒼玄宗這幾年,我都幫你準備了許多。”

“不過其中尚缺幾道主料,還得需要你自己上點心。”

周元瞧得飛舞在面前的那些材料,也是愣了愣,旋即心中有着一抹暖意流淌,原來在他都未曾註意間,這些年夭夭已經是在幫他準備了。

他袖袍一揮,收起了那些材料。

“對了。”

夭夭忽然開口,道:“最近這蒼茫大陸上,似乎是多了很多陌生的強者,從你父王給來的一些線索來看,應該是聖州大陸上的一些宗派,家族。”

周元一愣,皺眉道:“他們怎麼會來這蒼茫大陸?”

在聖州大陸的眼中,類似蒼茫大陸這種小地方,簡直就是窮鄉僻壤,根本就不屑前來。

夭夭螓首微搖,道:“這就不知道了,如今蒼茫大陸上其他的一些王朝可被這些外來的強者攪得混亂無比,但礙於那些強者的實力與背景,皆是敢怒不敢言。”

周元點點頭,聖州大陸的整體實力,遠遠的超過蒼茫大陸,在這裡一個神府境就能稱雄,可放在聖州大陸,不過只是算做各宗精銳而已。

所以面對着這些強者,蒼茫大陸的這些王朝,怕是根本不敢招惹。

“算了,不管他們了,他們在其他地方作亂,我也管不得,但最好莫要跑到我大周來...”周元擺了擺手。

身為蒼玄宗的聖子首,周元也不是沒背景的人。

嗚!

不過,就在他的聲音剛落的瞬間,這都城之中,忽然有着尖銳的警鳴之聲響徹而起。

整個都城,頓時在此時變得騷動起來。

無數道驚駭的目光望着遠方,只見得那裡的天空上,有着一道道身影破空而來,那些身影散髮着強大的源氣波動,在他們的身後,皆是有着光環懸浮。

“你這王朝之主是何人?我等遠道而來,速速將國庫中的神府寶藥盡數交出,以保平安。”那些身影尚未來到,便已是有着如雷鳴之聲,響徹大地。

聲音之中,充斥着高高在上。

而周元聽到,面色卻是變得陰沉下來。

這哪來的不開眼的東西,竟然敲詐到他家頭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