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雷的殘音,依舊還在陵園之中迴蕩,而那武王的怨毒之聲,也是徘徊不散,宛如幽靈。

周元面容平靜的望着這一幕,只是那看向武瑤的眼神中,愈發的凝重與忌憚,雖然他不知曉武瑤與武王之間究竟發生過什麼,但光憑武瑤如此果決的弒殺武王,就足以瞧出她那凌厲的心性。

武瑤的眸光,凝視着武王神魂消散的地方,她怔了許久,然後那一對狹長鳳目,漸漸的閉攏。

半晌後,她的雙眸睜開,眼眸中的波瀾盡數消散,有的,只是令人心悸的冷銳之意。

周元與武瑤的目光,再度對碰到了一起,無言之下,有殺機暗流。

先前那武王最後的咆哮,顯然是有着刻意引得兩人生死爭鬥的用意,不過其實這有些多餘了,因為當周元見到武瑤第一眼的時候,就知曉,她才是武家之中最棘手的...

雖說不知什麼原因,武瑤會弒父,但這並不可能成為周元與武瑤之間的某種調和。

兩人天生便是處於絕對的對立。

而且從武瑤的眼神中,周元能夠感覺得出來,她與他一樣,對於變強有着無可動搖的堅韌信念。

這種人,在修煉之路上,必然能夠走得很遠。

周元的目的,是想要奪回聖龍之氣,而武瑤會主動的交出來嗎?顯然是不可能的。

甚至,武瑤此時所想的,或許反而是將他周元體內的那部分聖龍之氣奪走,徹底令得自身聖龍之氣圓滿,這對於她未來的強者之路,將會有着極大的裨益。

轟!

而在兩人目光對碰間,大地忽然的震動起來,隱隱間,似乎是有着龍吟聲於天地間響徹。

周元抬起頭,只見得天地間,似乎是有着一縷縷玄妙的氣息自四面八方涌來,最後匯聚於先前武王神魂消散之處。

吼!

那些氣流纏繞,隱隱的有着虛幻的龍影浮現。

周元眼神一凝,那種波動,他太熟悉了,那是聖龍之氣!

伴隨着武王隕落,這大武崩潰,國運消散,其上所寄托的那一份聖龍之氣也是匯聚於武王消散之地。

轟!

璀璨的金光自周元的體內爆發,他身影直接暴射而出,顯然是打算搶奪回這一份聖龍之氣。

不過他快,武瑤卻是比他更快。

因為在那武王神魂消散處,黑色雷光始終未曾散去,就在等待這一刻。

嗡!

黑色雷光涌動,宛如雷網一般,直接是將那聖龍之氣籠罩,然後暴射而回,落在了武瑤伸出的纖細玉手之上。

周元停下身影,眼神冷冽的盯着武瑤,道:“弒父奪龍氣,這就是你的打算?你們武家之人,還真是一個比一個瘋狂。”

武瑤鳳目中也是有着冷意掠過,她望着手中被黑色雷光籠罩的聖龍之氣,紅唇微啟:“在這個世界上,恐怕我是最厭惡此物之人。”

周元眉頭一挑:“既然如此,那就物歸原主吧。”

武瑤看了他一眼,只是吐出兩字:“幼稚。”

“周元,將你體內那一部分聖龍之氣交出來吧,所有的恩怨,今日都可了結,你殺了武煌,如今也滅了大武,我都可以不與你追究。”

“我也沒多大的興趣為他們報仇,甚至未來,我連這蒼玄天,都可不再踏入半步。”

周元聞言,卻是淡笑一聲,道:“真是好大的野心。”

“不過可惜,此話也是我想說的,將這兩道聖龍之氣交給我,今日你便可離去,所有恩怨,一筆勾銷。”

兩人的目光對視,空氣仿佛都是在此時變得冷了幾分。

武瑤嬌軀之上,有着黑色的雷光若隱若現起來,她雪白的下巴微微抬起,鳳目虛眯:“周元,你應該知曉,除非聖龍之氣合一,否則的話,你我終究是會不死不休。”

周元望着她,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既然如此...那就不死不休吧。”

轟!

當聲音落下的那一瞬間,周元眼神陡然凌厲,一輪混沌色的光環出現在其身後,驚天源氣噴涌而出,直接是化為金光巨掌,狠狠的對着武瑤所在重重拍下。

他早已知曉,言語根本解決不了任何的問題,兩人都是殺伐果斷之輩,誰也不可能輕易的讓步,既然如此,終歸還是得廝殺一場。

金色巨掌重重拍下,武瑤抬起絕美臉頰,臉頰上毫無波瀾,嬌軀紋絲不動。

轟!

金色巨掌拍落而下,狂暴的衝擊波肆虐開來。

周元望着那源氣衝擊源頭處,眉頭微皺,這武瑤,竟是硬生生的承受了他這一擊。

源氣衝擊,漸漸的平息。

周元目光投射而去,下一瞬間,他的瞳孔便是猛然一縮。

只見得在那前方,武瑤凌空而立,大紅衣包裹着修長傲人的嬌軀,青絲飄舞,那般容顏,有着驚心動魄的美感。

她柳葉般的雙眉微微挑起,散髮着不遜色於男兒的凌厲與霸道。

當然,最讓得周元心中震動的是,在那武瑤的身後,三輪光環懸浮,而且,每一輪光環,都是綻放着璀璨九光!

“神府境後期!”

“九神府!”

周元面龐上有着濃濃的忌憚涌現出來,想要凝煉出三道神府光環,那必然得踏入了神府境後期。

而且,武瑤那三輪神府光環,每一輪都是閃爍着九彩之光,璀璨奪目,那分明是唯有開闢出最頂尖的九神府方纔會出現的!

這武瑤,果然方纔是武家中最為棘手的人!也才是他最強之敵!

武瑤鳳目盯着周元,聲音冷徹:“周元,在蒼玄天年輕一輩,或許此時的你當算鰲首頂尖,但天外有天,在這天源界,即便是除開聖族所占五天,所餘四天中,蒼玄天也不過居於末尾罷了。”

“而混元天,方纔是四天之最,那裡是真正的修煉大世,諸多蓋世天驕,遠超你想象。”

“所以,你以為憑藉你的實力,就能從我這裡奪走聖龍之氣,恐怕只能說你周元有些不自量力了。”

轟!

聲落時,武瑤纖細玉指猛的點出,頓時有着巨大的黑色雷光自其指尖暴射而出,雷光蜿蜒,宛如雷龍,帶着一股毀滅般的波動,直接狠狠的對着下方的周元咆哮而去。

雷光眨眼便至,周元感受着那種毀滅力量,不敢怠慢,身軀之上,玉光綻放。

玄聖體!

他五指緊握,一拳轟出,空氣都是炸裂開來。

與此同時,還有着一道虛影出現在其身軀之外,那是太玄聖靈術。

轟!

凝聚着周元全力的一拳,裹挾着雄渾源氣,一拳便是與那黑色雷光硬憾。

轟隆!

巨聲炸響。

大地被撕裂,而周元的身軀也是猛的一震,腳掌搽着地面倒射而出,那拳頭之上,一片焦黑,甚至有着鮮血滴落下來。

一招之下,周元便是盡落下風。

周元的臉色變得極其凝重起來,神府境後期的武瑤,比起武王,不知道強悍了多少,如果不是他肉身有成,恐怕先前那黑雷就能直接將他手臂都貫穿,令他重創。

武瑤鳳目望着這一幕,道:“神府境初期的實力,竟能接我一招,你倒是有些能耐,不過可惜,現在的你,可並非是我對手。”

旋即她的容顏變得宛如寒冬,凌冽凍人。

她沒有多餘的廢話,玉手一抬,只見得一道道黑色雷光在其周身盤旋,宛如雷龍,釋放着極端驚人的源氣波動。

“黑龍玄雷!”

吼!

龍吟響徹,只見得一道道黑色雷光咆哮而下,鋪天蓋地之勢,宛如是要將這座大武都城摧毀。

周元面色微沉的望着那恐怖的攻勢,心中沉吟數息,然後有些無奈的嘆了一聲,因為他知曉,現在的他與武瑤相鬥,恐怕還真是沒幾分勝算。

武瑤這是貨真價實的神府境後期,而且還是九神府!

不論從哪一方面來看,此時交手,他都輸多勝少。

而周元也是果斷之輩,在判明雙方實力差距後,便是不再猶豫,身影暴退。

“想走?”武瑤見狀,鳳目微冷。

轟!

黑雷蜿蜒,竟是靈活無比,閃爍之間,直接是出現在了周元的四方,阻攔了他所有的退路,然後咆哮而下。

“這女人可真狠。”周元眉頭緊皺,這武瑤帶給他的危險感覺,簡直比武煌還要強百倍。

他深吸一口氣,天元筆出現在其手中,體內源氣也是涌動起來,他知曉,看來今日想要擺脫這武瑤,也必須得死戰一場了。

轟!

黑雷咆哮而至,不過,就在周元即將傾盡全力撕開黑雷,找尋退路時,那撲下的黑雷,猶如是忽然碰到了一層無形的壁障一般。

轟轟!

黑雷爆炸開來,但那可怕的衝擊波,卻是並未波及到周元身上,因為此時的周元周身,出現了無形的光罩。

“神魂之力?!”

周元一驚,不過很快他就感覺到了那股無形的神魂之力上面散髮出來的熟悉波動。

“誰?!”武瑤也是冷聲喝道,鳳目凌厲。

周元與武瑤的目光,都是在此時不約而同的看向了不遠的方向,只見得那裡的一顆大樹上,一道絕美的倩影俏立。

她懷中抱着小獸,美眸清澈如湖泊,裙角隨風而動,青絲飄揚,氣質飄渺若仙。

“夭夭!”

周元驚喜出聲。

夭夭明眸投射而來,她望着周元有些狼狽的模樣,紅唇微翹,悠悠的道:“可吃夠虧了?真以為越級打敗了一個神府境中期的武王,便可同輩無敵了?”

周元有些無奈,他此次的確是有些大意了,竟然沒料到武瑤乃是神府境後期的境界,而且,還是開闢了九神府!

“你是誰?”武瑤鳳目鎖定夭夭,俏臉上,首次出現了一些凝重之意,顯然從後者的身上,她也是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這倒是讓得武瑤感到有些驚異,這蒼玄天內,怎會有如此厲害的同輩?

夭夭的眸光也是轉向了武瑤,在面對着後者時,她的眼眸漸漸的恢復了以往的淡漠,道:“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可莫要傷了他。”

“哦?”

夭夭氣勢壓人,但武瑤同樣不是省油的燈,她鳳目微眯:“如果我說...不呢?”

兩女的目光,對碰在一起,這一霎那,似乎是連風聲都是凝固了下來。

兩女皆是容顏驚世,如果說夭夭氣質清冷而淡漠,飄渺如神女般的話,那麼武瑤便是時刻透着一股凌厲與霸道,宛如君臨天下的女帝,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這世間最為出彩的光景,似乎都是凝聚在了她們兩人的身上。

所以,當她們出現在一起並且對峙的時候,天地之光,盡斂於她們的身上,乃至於那一旁的周元,都是被兩女之光所掩蓋,平平無奇,瑟瑟發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