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間,無數道驚駭的目光,難以置信的望着天空上,那裡的血紅蘑菇雲消散間,周元手持天元筆的身影,出現在了那些視野中。

周元看上去沒有太大的傷勢,似乎先前武煌以肉身為餌所造成的恐怖爆炸,並沒有對他造成什麼傷害。

可這怎麼可能?!

先前武煌的那種肉身自爆,威能簡直直逼神府境強者的出手,在那種程度的攻擊下,任何太初境都將會在頃刻間化為灰燼。

可為何,周元卻毫髮無損的抗了下來?

城市中,響起了無數嘩然聲,離聖城內,不乏一些神府境的強者,可他們在見到這一幕時,皆是為之動容。

遠處,正對着城內瘋狂掠來的楚青,李卿嬋等人也是停了下來,不可思議的望着天空上周元的身影。

他們同樣不明白周元是怎麼抵擋下來的。

離聖城一座高塔上,一名中年男子凝望着高空,他正是離聖城的城主,乃是天陽境的實力,而此時的他,也是目光驚疑不定的盯着周元的身影。

“先前似乎是感覺到一股異樣的波動...”離聖城城主喃喃道。

那種波動,極為的神秘與隱晦,似乎是與法域有點相似,但他知曉這是不可能的,莫說周元只是一個小小的太初境,就算是他這種天陽境的強者,都無法觸及神秘的法域之力。

所以最終離聖城城主只能將其歸咎於周元身懷某種神奇的源寶,這才能夠抵禦下武煌肉身的自爆。

“這個周元,倒是有些意思。”這位離聖城的城主笑了笑,眼下這場爭鋒,結果已是分出,那武煌自爆了肉身,等於是絕了所有的後路,如今周元抗下了他肉身的爆炸,那麼憑藉著一道神魂,那武煌已是周元的盤中菜,將會任其揉捏。

在那漫天震駭的目光中,高空上武煌的神魂同樣是難以置信的望着下方的周元,旋即爆發出怒吼聲:“不可能!”

“你怎麼可能在我的肉身自爆中活下來?!”

武煌神魂劇烈的波動着,幾欲爆炸開來,可見眼前這一幕對他造成的衝擊。

他付出了肉身爆炸的巨大代價,但那結果,卻是沒有他想象的那麼好,這如何能讓他接受得了?

半空中,周元冷冽的目光投向武煌的神魂,濃烈的殺意掠過。

而他眼中的殺意,猶如冷水一般將武煌給潑醒了,此時後者方纔明白如今的局勢,當周元從他的肉身自爆中存活了下來,麻煩的就該是他了。

如今的他僅有神魂殘存,戰鬥力可謂是跌至谷底。

憑他這種狀態,根本就不可能是周元的對手。

一股寒氣,自武煌心中散髮出來,令得他的神魂都是劇烈的抖動起來。

而此時,離聖城內外,所有人都是清醒過來,當即那無數道神色各異的目光投向天空,因為他們都很清楚,這個時候的局面,已經徹底的明瞭了。

這蒼玄天中最強的兩位太初境之爭,結果已出。

天空上,周元面無表情的盯着武煌的神魂,手中天元筆緩緩抬起,將其鎖定,漠然道:“武煌,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武煌的面容扭曲,不過他卻並沒有說話,而是直接掉頭對着城外那些聖宮弟子所在暴掠而去。

眼下的他,肉身已失,不可能會是周元的對手,所以他知道此次他又失敗了,如果繼續留在這裡,必然會被周元將神魂都斬殺。

不過,在吃了上次的虧後,周元早已時刻將他鎖定,所以其神魂剛動時,周元眉心便是有着神魂之光凝現而出。

咻咻!

神魂之力爆發出吸力,頓時就將武煌的神魂定住,旋即他一步跨湖,直接出現在了武煌神魂之前。

“武煌,竊賊,終歸就是賊,將屬於我的東西,還來吧!”

周元伸出手掌,一把便是對着武煌神魂抓去。

武煌神魂發出尖嘯:“宮主,救我!”

轟!

當其聲落時,高空上的虛空忽然是在此時震動起來,一股無法形容的偉力似乎是穿透了空間,從極為遙遠的地方投射而來。

那股偉力一齣現,周元便是感覺到渾身凝固,甚至連體內的源氣都是無法運轉。

他的眼中掠過駭然之色,能夠做到這一步的,必然就是聖宮的那位宮主!

“呵呵,聖元,小輩間的爭鬥,你竟然也能插手?真想將你聖宮的顏面丟光嗎?”不過,就在周元驚駭間,高空上的虛空爆裂,又是有着一股偉岸之力降臨,直接將先前那股偉力截住。

轟!

天地在此時劇烈的震蕩,天地源氣咆哮,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整個天地似乎都是將要傾覆。

無數人駭然變色,那種動靜,可遠非先前周元與武煌可比,他們能夠感覺到,那種力量,是真正的毀天滅地。

只要稍稍爆發,離聖城將會在頃刻間被抹除得乾乾凈凈。

而所有人也是知道了那兩股力量的來源。

聖宮的聖元宮主!

蒼玄宗的青陽掌教!

這兩位,乃是如今蒼玄天中最強的存在!

而在虛空中兩股偉力糾纏的時候,周元凝固的身軀也是恢復過來,他的眼中掠過一抹厲色,下一瞬,一掌便是狠狠的對着武煌的神魂拍去。

武煌神魂尖嘯,但卻無法躲避,眼中有着絕望升起,最終化為怨毒:“周元,你殺了我又能如何?!你大周,註定被我大武覆滅!”

“就算你趕回去了又能怎樣?蒼玄宗給不了你幫助,難道憑你,還想和我那踏入神府境的父王相鬥嗎?!”

“哈哈,我在下麵等着你,還有你大周!”

周元面無表情,下手毫不手軟,一掌便是拍中了武煌的神魂,狂暴的源氣衝擊之下,僅僅瞬間,便是將那武煌的神魂撕裂開來。

啊!

武煌凄厲絕望的慘叫聲,迴蕩於天地間。

離聖城中,無數人頭皮發麻,顯然也是被周元的狠辣所震懾,這直接震碎神魂,擺明瞭是要徹底的將武煌磨滅。

虛空中,有着聖元宮主震怒的聲音傳來,引得天地震蕩:“豎子!好狠的手段!”

有着無窮偉力化為光柱,穿透虛空,降臨而下,空間都是在其下湮滅。

不過光柱尚未落下,那裡的虛空便是裂開,形成了空間深淵,將那光柱盡數的接入了另外的空間之中,顯然是青陽掌教在出手。

轟轟!

驚天動地聲響起,整個天穹,仿佛都是在此時被打碎。

周元沒有理會虛空中恐怖的震蕩,他的目光只是盯着眼前武煌神魂碎裂的地方,此時的那裡,有着神秘的氣流匯聚,隱隱間,發出了低沉的龍吟之聲。

聖龍之氣!

這是武煌體內另外一半的聖龍之氣。

當年在那聖跡之地,周元斬殺武煌肉身,本是奪走了他的聖龍之氣,可最終被武煌的神魂帶走了一半,但顯然這一次,武煌再沒有那種好運了。

周元心念一動,那神秘的聖龍之氣呼嘯而來,然後自其天靈蓋中,灌註而進。

到得此時,那曾經被剝奪的聖龍之氣,終是被他徹底的奪回了三分之一。

而那個自他年少時,便是視為的最大對手,也是在今日,被他徹徹底底的抹殺。

“你我的恩怨,到此結束...”

周元望着武煌神魂碎裂之處,眼目平靜。

“但還有兩份聖龍之氣,我會盡數的取回,因為,那是屬於我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