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聖城。

以往人氣鼎沸的龐大城市,今日卻是顯得極為的壓抑,宛如烏雲壓頂一般,整個城市內顯得靜悄悄的。

只是,在那暗中,有着無數道目光,投向城市那高聳巨大的城牆之上。

在那裡,有着一道道身影靜靜的盤坐,每一道身影皆是身穿白袍,強橫的源氣波動自他們的體內散髮而出,衣袍無風自動,獵獵作響。

聖宮弟子。

如今聖宮與蒼玄宗的這場博弈,早已傳得整個聖州大陸人盡皆知。

蒼玄宗弟子,由周元所率,浩蕩的自宗內而出,一路如風捲殘雲般將沿途聖宮的攔截盡數的摧毀,然後直奔離聖城而來。

這裡的傳送點,能夠以最快的速度直通蒼茫大陸,所以所有人都清楚,這裡必然就是兩宗弟子決戰之地。

聖宮最為精銳的弟子,早已坐鎮在此,以逸待勞,就等着蒼玄宗弟子的到來。

而根據他們得來的消息,那周元所率的蒼玄宗弟子,已是一路披荊斬棘,恐怕很快就要抵達離聖城外,而想必到時候,雙方將會迎來最為慘烈的交鋒。

無數目光,翹首以盼,畢竟聖宮與蒼玄宗這兩大巨宗的博弈,可是難得一見...

離聖城作為聖州大陸上有名的城市,自然也是有着實力強橫的霸主盤踞,只不過今日這方霸主,卻是甘願將這主場讓出,只要這雙方沒有將城給拆了,想必此地的霸主還是願意賣兩大巨宗的面子。

離聖城內,無數道目光看向城牆最中央,在那裡的城墩上,一道身影靜靜盤坐,白髮飄舞,正是聖宮的薑太神。

作為霸占聖子榜多年第一的人,薑太神在聖州大陸上的知名度,顯然遠非常人可比。

而在那無數道目光註視下的薑太神,卻是面色淡漠,眼目微垂。

在其身側,便是詹台清,她凝望着遠處,淡淡的道:“沒想到我們苦修多年,如今反而要給一個後進弟子看門。”

對於那突然後來居上的武煌,她內心深處顯然更多的是不甘。

薑太神眼眸未動,只是淡聲道:“我聖宮實力為尊,既然他實力強過我,我等自然只能居於其後。”

詹台清銀牙一咬,道:“那不過只是宮主偏心!如果宮主能花費那般資源與精力在我們身上,我不信我們會比那武煌差到哪裡去!”

薑太神眉頭微皺了一下,睜開眼睛,看向詹台清,平靜的道:“此話你現在說說也就罷了,往後莫要再提了。”

詹台清緊咬着銀牙,半晌後方纔漸漸的平復,道:“聽說那蒼玄宗的周元,也是打敗了楚青,還成為了蒼玄宗有史以來第一個以奪聖戰聚齊七術之人。”

薑太神輕聲道:“此人的確非同尋常,難怪當初宮主會親自下令,此人成長起來後,將會是我聖宮的大患。”

“沒想到我與楚青爭鬥多年,最終卻是被這兩個後輩所超越。”

詹台清沉默了一下,她同樣是沒想到,這才短短一兩個的時間,那個在玄源洞天中剛開始並不被她看重的周元,便是強到了這一步。

“武煌與那周元,誰能取勝?”她問道。

薑太神聞言,也是沉吟了片刻,然後搖搖頭,道:“他們二人都已達到了太初境之巔,源氣底蘊是我見所未見的強,誰能勝,還真是不好說。”

“不過不管誰勝,他們這場交鋒,都將會是百年以來,這蒼玄天中無數太初境中,最為巔峰的一戰。”

詹台清沒有說話,只是暗自冷笑一聲,她倒是想到知道,那武煌今日若是輸了的話,宮主是否還會如此的看重於他?

而在她心中閃過這些念頭的時候,一旁的薑太神眼神忽的一凝,猛的抬起頭,遙望遠方。

“來了。”

詹台清聞言,心頭也是一震,猩紅眼眸抬起。

與此同時,城牆上,那諸多聖宮的精銳弟子,也是有所感應,皆是抬頭。

再然後,他們便是見到,在那遠處的天地間,忽有一道道流光浮現,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對着離聖城暴掠而來。

氣勢洶洶,隱有殺伐之氣。

而離聖城內,無數道目光也是熾熱的望着那遠處,城內的安靜被打破,他們知曉,當蒼玄宗的弟子抵達時,這兩大巨宗的對碰,也將會開始。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匯聚下,一道道流光掠過天際,最後在距離離聖城還有千丈距離時停了下來。

城內諸多視線,看向那些流光最前方,只見得那裡,一名青年腳踏源氣雲朵,他身軀修長,面龐間有着凌厲之色。

他立於那裡,隱隱的有着一股驚人的源氣威壓自其體內散髮而出。

而在其身後,楚青,孔聖,李卿嬋等一眾蒼玄宗聖子,緊緊相隨。

他們的目光,皆是噙着肅殺之氣,投向城牆之上的薑太神等人。

“你們來得比我想象的更快一些。”薑太神迎着他們的目光,淡淡的道。

他的視線,先是看了楚青一眼,然後就緊緊的鎖定在了周元身上,面色漸漸的凝重,顯然是在後者身上察覺到了極濃的危險氣息。

“沒有聖子率隊,你們沿途那些阻攔,並沒有什麼作用。”楚青咧嘴笑道。

“前面那些阻攔,只不過是消耗一點你們的源氣與精力罷了。”

薑太神漠然的道:“想要通過此地,還得問問我們。”

那城牆之上,諸多聖宮的精銳弟子,皆是爆發出厲喝之聲,滾滾源氣瀰漫開來。

楚青望着這一幕,眼神也是漸漸的凌厲起來,道:“蒼玄宗弟子,準備!”

在其後方,孔聖,李卿嬋等聖子以及精銳弟子,也是源氣爆發。

“殺!”

城牆上,詹台清猩紅的眸子中掠過殺意。

唰!唰!

一道道光影自城牆上暴射而出,如蝗蟲般的撲向蒼玄宗弟子。

而隨着他們的撲來,蒼玄宗弟子也不待命令傳來,也是爆發出怒喝之聲,源氣涌動間,化為無數道光影迎上。

轟!轟!

離聖城外,狂暴而混亂的激戰,頓時爆發。

雙方都知道沒有什麼廢話好說,今日這一場,必須打。

“周元師弟,我們會出手攔住薑太神等聖子,你便只管進城吧。”楚青緩緩的道,他那光溜溜的腦袋上,頭髮開始生長出來,宛如黑色尖刺披風。

周元看向他們,輕聲道:“謝謝了。”

楚青咧嘴笑道:“客氣什麼,你這是代表我蒼玄宗而戰...”

說到此處,他笑容微斂,認真的道:“小心武煌,你應該知道,這場爭鬥,關鍵點還是你那邊。”

聲音落下,他也是不再廢話,身形一動,便是出現在高空上。

“薑太神,可敢一戰!”楚青的喝聲,響徹而起。

“楚青,即便如今我不是那聖子榜第一,可也從不曾懼你!”城牆上,薑太神冷笑一聲,身形暴沖而起。

“聖宮諸聖子聽令,攔住蒼玄宗!”

在他衝天而起時,喝聲落下。

於是下一刻,以詹台清為首的其他聖子,也是裹挾着雄渾源氣直接對着孔聖,李卿嬋等蒼玄宗聖子而去。

而孔聖,李卿嬋等人自然也是絲毫不讓,正面相迎。

轟隆隆!

離聖城外,戰局更為的混亂。

周元立於天空,他望着眼前這規模龐大的混戰,眼神忽的移動,目光投向了遠處,只見得那裡有着數道身影悄然出現,暗中剿殺着聖宮的精銳弟子。

那幾道身影身上的源氣波動,他極為的熟悉。

“青魚,綠蘿,李純均...你們也來了嗎?”周元嘴角有着一抹笑容浮現出來。

而似是察覺到他的目光,左丘青魚等人也是將目光投來,小妖女嘻嘻一笑,而綠蘿則是眨了眨大眼睛,對着他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

周元對着他們輕輕點頭,然後目光越過那混亂的戰場,投向了離聖城內。

他雙眸深邃,下一刻,他身影一動,便是在那無數道目光的註視下,直奔離聖城內而去。

“蒼玄宗弟子,祝周元師兄,大勝歸來!”

“蒼玄宗弟子,祝周元師兄,大勝歸來!”

“.......”

諸多蒼玄宗弟子望着周元電射而出的光影,下一刻,震耳欲聾般的喝聲,在這天地間響徹而起,引得離聖城都是為之動蕩。

而在那一道道充滿着狂熱的喝聲中,周元身影未停,似只是對着後方輕輕擺了擺手,然後便是在那無數道目光的註視下,衝進了離聖城中。

唰!

進城之後,周元沒有半點停留,身形化為一道光影,直接對着城中央的傳送點而去。

數分鐘。

周元出現在了城中央,巨大的傳送點中光芒涌動,不過他的腳步卻是停了下來,雙目微眯的望着前方的一根石柱上。

此時的那裡,有着一道身披金袍的身影,背對而立。

他僅僅只是站在那裡,便是有着一股讓人心悸的源氣威壓緩緩的從其體內散髮出來,引得空間微微震蕩。

似也是感應到了周元的來到,那道金袍身影緩緩的轉過身來,熟悉的面龐,與兩年之前,毫無差別。

“武煌...”

周元盯着他,雙目微眯,語氣淡淡。

“周元...”

武煌單手負於身後,眼眸冷漠,但那深處卻是隱藏着滔滔血海。

“周元,到此止步吧,兩年前,你斬我肉身,兩年後...我要讓你親眼看着,你大周被我大武徹徹底底的覆滅。”

“你當初勝我一場又如何?”

“如今我能再次站在這裡,那就說明,我武煌,才是真正的聖龍!”

周元眼無波瀾,他盯着武煌的眼中,也是有着無邊的殺意,漸漸的升騰起來,與之而起的,還有着那冰冷徹骨的聲音。

“一家竊賊,也敢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