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無數道火熱的目光註視下,周元的身影,在蒼玄峰峰巔緩緩的落下,他的視線,從一開始,就凝聚在前方那一道身影上。

此時的楚青,盤坐於一顆青松上,光溜溜的腦袋在日光之下,閃爍着一抹光澤,極為的引人註目。

他瞧得來到的周元,也是嘆了一口氣,摸了摸腦袋,喃喃道:“真的是麻煩啊,這場仗,比跟薑太神還要更累。”

原本以為之前在那玄源洞天和薑太神交手後,他起碼可以休息一段時間,哪知曉這才沒多久,又得經歷一場苦鬥了。

“楚青師兄,倒是叨擾了。”周元聽得他的喃喃聲,笑了笑,有些歉意的道。

楚青擺了擺手,無奈的道:“你身上的麻煩更大,這我倒是理解的。”

他知曉,周元發動奪聖戰,是急切的想要提升自身的實力,畢竟雖說青陽掌教他們支持周元,但如果周元想要得到蒼玄七術,那也得按照規矩來。

而在奪得蒼玄七術後,周元就將會離開蒼玄宗,直往蒼茫大陸,那時候,他將會面對那打敗薑太神的武煌以及...踏入神府境的武王。

可以預見,那種戰鬥將會是何等的慘烈,甚至,周元有可能都回不來。

這一點並不奇怪,眼下的周元的確很強,可那武煌又豈是省油的燈?還有着神府境的武王,那畢竟是跨了一個大境界,周元這十八萬的源氣星辰,在太初境足以稱雄,可憑此就想要挑戰神府境的話,還是有些不足。

一想到周元接下來要面對的這些,楚青都是暗暗咂舌,這如果換做是他的話,此時恐怕早就將腦袋都給抓破了。

“不過雖然理解你,但身為蒼玄峰的聖子,我也不可能放水讓你輕易過了這一關,不然的話,我也沒辦法對蒼玄峰那麼多弟子做交代。”楚青盯着周元,緩緩的道。

周元輕輕點頭,表示理解。

“楚青師兄,請吧。”

天地間,無數道目光匯聚於楚青身上。

而楚青摸了摸溜光的腦袋,再度嘆了一口氣,然後他的臉龐也是變得凝重起來,他自青松之上站起,然後所有人便是見到,黑色的長髮,開始自他那光溜溜的腦袋上生長出來。

短短數息,長髮披散下來,宛如黑色的披風,只是那長髮鋒銳宛如針刺,散髮着寒光。

一股強悍無匹的源氣波動,也是在此時自楚青的體內爆發開來。

面對着此時的周元,就連楚青也不敢有絲毫的懈怠,他明白,如果此時他還有所保留的話,那麼一旦周元發動了攻勢,那麼他就會在頃刻間落入下風,再難翻盤。

楚青周身源氣如風暴般纏繞,他伸出手掌,掌心間有着金光開始凝聚,最後直接是形成了一柄金梭。

金梭似虛幻又似真實,微微波盪間,有着一種極端恐怖的氣息散髮出來。

“斬靈金梭...”

周元望着那一柄金梭,眼眸一凝,當日在玄源洞天內,楚青便是憑藉著這道金梭,硬生生的將薑太神堵在原地,不能動彈。

如今的楚青,有着蒼玄峰源氣的增持,所以這枚金梭,無疑是更為的凝煉,比起之前對陣薑太神時,更強了。

“周元師弟,斬靈金梭是我當年外出歷練時,於一機緣中所得,所以此術,可並非是我蒼玄峰那一術...”

“我蒼玄峰那一術,名蒼天術。”

楚青單手結印,伴隨着他聲音的落下,周元感覺到天地間有着異樣的波動傳出,只見得一種玄妙的天地源氣在楚青的身前凝聚,最後竟是凝煉成了一滴深青色的液體。

“此術可自天地間凝煉出一種名為“蒼天髓”的物質,任何源兵,源寶乃是源術與之相融,都將會威力暴增。”

楚青心念一動,只見得那一滴深青色的神秘液體便是緩緩的落在了金梭之上。

那一瞬,金梭劇烈的震蕩起來,在其錶面,有着古老的青色紋路,悄然的浮現,宛如螺旋一般,纏繞在金梭之尖。

金梭此時化為青金色,隱隱間有着清澈之聲自其中傳出,刃光反射時,連虛空都是被撕裂開一道道的痕跡。

天地間,無數道目光面色凝重的望着楚青手中那柄青金色的金梭,孔聖,李卿嬋等聖子,更是能夠清晰的感應到,如果這金梭對着他們而來,他們必死無疑。

楚青手掌緩緩的抬起,他凝視着那一枚青金色金梭,道:“如果不是借助着蒼玄峰的源氣增持,我這斬靈金梭,怕也是有些無法承受這一滴蒼天髓。”

他眼目抬起,看向周元,道:“周元師弟如果接得下來,此局便是你勝。”

周元盯着那一枚緩緩顫動的金梭,面色也是頗為凝重,這是楚青有史以來最強的攻勢,遠比之前對陣薑太神時更強。

即便是此時的他,也輕怠不得。

他十指伸展開來,金色的源氣,在此時如洪流般自體內奔騰,金光自其體內蔓延開來,璀璨之光,甚至要勝過天際烈日。

楚青雙目微眯,沒有再廢話,深吸一口氣,眼神陡然變得凌厲起來。

嗡!

一道尖銳之聲,猛的自天地將響徹。

當金梭自其掌心中暴射而出的那一瞬,那抹光芒,猶如是自虛空中洞穿而過,其速快得很多弟子肉眼都是無法察覺。

唯有着諸多實力強橫者,方纔能夠捕捉到那金梭的軌跡。

這般速度的攻勢,躲是沒辦法躲的!

只是不知,周元是否能夠將其接下?!

唰!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註視下,周元的身影也是在此時暴退,他的嘴巴高高的鼓起,下一刻,暗金色的火焰宛如龍息一般噴薄而出。

“天陽火!”

以周元如今的源氣底蘊,施展出這天陽火,可謂是浩浩蕩盪,火海瀰漫,聲勢驚人。

嗤!

不過面對着如此浩蕩的火焰龍息,那一抹青金之光,卻是瞬間將其撕裂,可謂是勢不可擋。

暴射之中的周元手掌一握,天元筆閃現而出,雪白的毫毛頓時暴漲,化為無數白光,鋪天蓋地的對着那一抹青金之光絞殺而去。

“破源!”

低喝之聲,白光瞬間化為漆黑色彩,鋒銳無匹。

叮叮噹當!

半空之中, 無數火花濺射,那一道道漆黑毫毛宛如是化為黑蟒之海,試圖憑藉著數量的優勢,將那青金之光阻攔而下。

砰!

不過這般糾纏,僅僅僵持了數息,青金之光,便是徹底洞穿了黑蟒之海,直追周元而去。

雙方的交鋒,可謂是驚心動魄,看得無數人心驚肉跳,這電光火石般的碰撞,雙方皆是傾盡全力。

“太玄聖靈術!”

周元瞧得急速接近的金梭,心念一動,源氣呼嘯間,神秘的光影自其身軀上浮現,那雙翼伸展,阻攔於身前,形成了翼盾。

叮!

青金之光與翼盾狠狠的碰撞,那裡的空間都是在此時劇烈的震蕩起來,兩者凝滯了數息,下一刻,翼盾碎裂。

無數弟子嘩然出聲,這是今日奪聖戰以來,周元第一次被逼得後退,而且諸多攻勢都是未能奏效。

這讓得蒼玄峰的弟子有些振奮,莫非,周元的奪聖之路,將會止於他們蒼玄峰嗎?

而聖源峰那邊的弟子,則是緊張得大氣都不敢喘一口,死死的盯着峰巔上的交鋒。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註視下,那一抹青光,打破了周元的諸多阻攔,直接是出現在了其前方,已是近在咫尺。

嗡!

青光去勢不減,直指周元眉心。

這種距離,周元已經退不掉了。

而周元的眼中,也是在此時掠過一抹凌厲之色,他腳掌猛的一跺地面,身影急停,下一瞬,他的身軀上,有着光澤出現。

肉身之力徹底爆發。

與此同時,腳下的大地似有震蕩出現,大地之下,厚重的大地源氣咆哮而至,灌入體內。

十八萬源氣星辰盡數閃爍。

再加上肉身之力以及地聖紋匯聚而來的大地源氣。

此時的周元,身軀上都是崩裂開了一道道的血痕。

他眼神凌冽,死死的盯着那一抹暴射而來的青金之光,而就在青金之光距離眉心不過尺許距離時,他雙掌陡然在面前合攏。

宛如兩座山嶽相撞。

所有的力量,都是匯聚雙掌之間。

砰!

低沉的聲音響起。

轟隆!

狂暴如山洪般的源氣衝擊波,以周元為中心,轟然爆發。

在那等衝擊波下,周圍的山石盡數的化為粉末,目光所及,皆是沒有任何的凸出之物,一片平坦...

而沒有人理會這些,他們的目光,只是死死的盯着周元所在的位置。

那裡的衝擊波散去,周元的身影,再度漸漸清晰。

再然後,他們便是瞳孔緊縮的見到,在那裡,周元雙掌合攏於面前,在其掌心間,有着半截的青金鋒芒露出,距離其眉心,不過半指的距離。

但就是這半指,卻是宛如天淵,無法跨越。

有着鋒芒隔空傳遞,在周元的眉心留下了一個血點,一絲血跡自眉心滴落...

整個天地間,寂靜無聲。

在那寂靜中,周元雙掌緩緩的鬆開,金梭懸停在半空,然後開始氣化,短短數息之後,便是徹底的消散而去。

周元手指抹去眉心的血跡,面目肅然的看向楚青,道:“楚青師兄這斬靈金梭,當真是所向披靡。”

能夠在他十八萬源氣星辰為底蘊的情況下,依舊傷到他,楚青的實力,真的是驚人得很。

楚青怔怔的望着那散去的金梭,他沉默了半晌,然後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有些欣慰,也有些如釋重負。

“周元師弟,我進蒼玄宗十年,成為這聖子之首,也已多年,沒想到今日,我也會將這位置拱手交出...”

“不過這是好事,這說明我蒼玄宗天才輩出,一代勝一代。”

楚青黑色的長髮開始縮短,最終化為那溜光的腦袋。

他凝視着眼前的周元,英俊的臉龐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恭喜你,周元師弟,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蒼玄宗,新任聖子之首。”

“也恭喜你,完成了我蒼玄宗創立以來無人達到的壯舉,將我蒼玄宗七術,聚於一身...”

他深吸一口氣,抱拳,朗聲響徹。

“蒼玄峰,賀聖子首。”

嘩!

此時此刻,整個天地的氣氛都是轟然間沸騰起來,無數蒼玄宗的弟子面色漲紅,激動得難以制止,他們,見證了蒼玄宗內的一代傳奇誕生!

孔聖,李卿嬋,商春秋等聖子的聲音,也是在此時響徹天地間。

“劍來峰,賀聖子首!”

“雪蓮峰,賀聖子首!”

“......”

在那一道道聲音之下,無數的弟子加入而進,頓時那慶賀之聲,宛如雷鳴,浩浩蕩盪的響徹於蒼玄宗內,引得山嶽震顫。

蒼玄宗內,一代傳奇,於今日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