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清朗的聲音,不斷的在整個蒼玄宗每一個角落中迴蕩着,而無數蒼玄宗的弟子,則是滿臉震撼的望着聲音傳出的方向。

整個宗門內,唯有着周元的聲音響起,其餘則是盡數寂靜。

這般寂靜持續了好半晌,然後便是有着沸騰的喧嘩聲衝天而起,幾乎是將整個蒼玄宗掀翻了天。

“我的天,我聽見了什麼?!”

“周元聖子竟然要發動奪聖戰了!而且還是一口氣對其他六峰聖子發起!”

“這可真是好大的魄力啊!”

“當初就算是楚青師兄,都未能在奪聖戰中,一口氣戰勝其他六峰!”

“何止是楚青師兄,放眼我蒼玄宗創立以來,就沒有弟子做到過!”

“是啊,奪聖戰太難了,各峰聖子坐鎮本峰,自身將會得到己峰天地源氣加持,實力大漲,同為聖子,誰能輕易勝過?”

“不過如果周元聖子真的成功了,那此事可謂是我蒼玄宗一場盛事,能夠有幸得見,也算是大開眼界。”

“......”

整個蒼玄宗在此時沸騰,無數弟子熱議起來,神色顯得有些亢奮,畢竟這般大事,實在難得一遇。

而在那議事殿前,楚青,李卿嬋,孔聖他們的面龐也是在此時變得肅然起來,在蒼玄宗,奪聖戰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

按照規矩,只要有人挑戰,那麼各峰聖子也不得拒絕。

眾聖子對視一眼,然後點點頭,沉聲道:“既然周元聖子有這般魄力,那我等自然推辭不得,只能在各峰,全力相迎。”

周元再度抱拳,如今他的實力,已是太初境九重天巔峰,而接下來他趕回大周王朝,必然會歷經苦戰,所以他必須將自身的戰鬥力提升到極致。

如今他身懷的源術,除了太玄聖靈術外,其餘源術,都是品階有些低,就如同那化虛術,是當初在外山時所修煉的身法之術,但如今施展而來,效果卻是不再如當初那般驚艷。

主要原因是因為伴隨着遇見的對手越來越強,對方所修煉的源術,品階也是並不低,從而也就令得化虛術這類品階稍低的源術,效果減弱。

所以周元需要品階更高的源術。

而在蒼玄宗,蒼玄七術最為的出名,周元早就打着它們的註意,不過當初實力不夠,他不可能通過奪聖戰從各峰聖子間奪過來,所以他便是將這般心思一直按耐着,直到現在...

當他在踏入九重天巔峰時,真要單打獨鬥起來,整個蒼玄宗聖子間,就算是楚青,恐怕都不會再是他的對手。

現在的他,已是具備了資格。

在那一旁,青陽掌教望着這一幕,也沒有阻攔,只是道:“周元,奪聖戰可不容易,對方能夠占據地利,自身實力增幅,想要取勝,也不簡單。”

“弟子知曉,定會全力以赴。”周元說道。

青陽掌教目光看向楚青等人,道:“你等此時就各自回峰準備,明日,周元會依次登各峰挑戰。”

楚青等人皆是應了一聲,然後眼神有些複雜的看了周元一眼,轉身離去。

周元見狀,衝著青陽掌教行了一禮,也是轉身回聖源峰準備了。

望着他們離去的身影,青陽掌教感嘆一聲,笑道:“我蒼玄宗的弟子,也並不弱於那聖宮啊。”

漣漪峰主道:“真要讓周元挑戰六峰嗎?”

青陽掌教點點頭,道:“如今聖宮出了一個武煌,令得聖宮聲勢大漲,周元如果真的能夠發起奪聖戰,奪得六峰之術,那也算是我蒼玄宗頭一遭,此事傳出,也會令得我蒼玄宗聲勢暴漲,同時也能夠恢復我蒼玄宗弟子的信心。”

“他聖宮有武煌,我蒼玄宗,也有周元...”

“若真能成,那倒的確是一件盛事,不過我對於他能夠一穿六,卻是抱着一些懷疑態度。”靈均峰主出聲說道。

他倒並非是在針對周元,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眼下周元雖說實力大漲,但其他聖子,特別是排名在前面的楚青,孔聖,李卿嬋,他們三人如果借助着地利加持,可不好對付。

當初連楚青,也是止步於此。

“成不成,明日看着便是。”

青陽掌教溫和一笑,他望着此時依舊還處於沸騰之中的宗門,道:“說起來,就連我,都對此抱有一些期待呢,這般盛事,自從我成為掌教後,還從未得見。”

其他峰主也是輕輕點頭,奪聖戰一穿六,將蒼玄七術聚於一身,他們這些年同樣是未曾遇見。

而這千百年來,他們峰中出現的天驕也不少,然而即使如此,依舊未能有人做成此事,由此可見,這奪聖戰之難,明日周元究竟能有何表現,一時間,連他們這般心性,都是有些好奇起來。

...

當周元在回到聖源峰後,聖源峰的弟子幾乎是陷入了狂暴的興奮中,無數人匯聚於洞府之前,喧嘩聲險些將洞府都掀翻。

後來還是夭夭被吵得不耐煩了,便是將吞吞丟了出去,一聲咆哮,方纔將那些興奮到極致的弟子驅散開來。

不過就算散去,整個聖源峰內,都是充滿着沸騰氣息。

畢竟此事對於他們聖源峰而言,實在是意義太過的重大,這些年來,聖源峰愈發的沒落,但誰能料到,峰迴路轉,如今不但沖開山門,而且還出了真正的聖子。

如果周元明日的奪聖戰,真能取勝,那麼從今往後,他們聖源峰的弟子在宗內行走時,恐怕都是要傲氣幾分了。

這對於他們聖源峰而言,是一份獨有的天大榮耀。

今夜的聖源峰,註定無人能眠。

當然,不僅是聖源峰,其他六峰的弟子,恐怕也都是又緊張又興奮,畢竟這般盛事,實屬罕見,但如果周元真的勝了,從他們的峰中取走六術,這無疑又是令得各峰有些顏面無光。

於是,在這般糾結的心態中,諸多弟子,皆是無心修煉。

而沸騰的一夜,便是這般悄然而過。

當第二日天光剛亮時,整個蒼玄宗無數弟子,都是睜着通紅的眼睛,遙望着聖源峰的方向。

而此時,在那聖源峰的一座洞府深處,靜坐的周元,也是睜開了雙目。

他望着面前俏然而立的夭夭,微微一笑,沒有多說什麼,徑直起身,然後大步而出的,衣袍翻動間,有着強大的自信噴薄而出。

今日,蒼玄宗這一代年輕弟子,將會見證他的登頂之路。

兩年前,初入聖源峰時,他從沈太淵那裡聽到了奪聖戰,當時只是將其當做故事,而故事中的那些聖子,也讓得他仰望。

而兩年後,他成為了故事中的主角,而曾經仰望的那些聖子,也將會立於他的對面,見證着他取得這蒼玄宗無數弟子心目中,最高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