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暴的源氣,自周元體內爆發而起,可見此時其心中必然也是翻江倒海。

不過源氣的爆發,並沒有持續多久,周元的眼神便是漸漸的平靜下來,源氣也是開始收斂,畢竟對於這一天,他早就有着諸多的預料。

“兩年了,那武王總算是要動手了嗎?”

周元眼神冷冽如刀鋒,這個時間點,對他而言,倒也不算是壞事,他原本以為,這個時間會更提前的。

而這兩年的時間,周元從當初離開大周時的天關境少年,已是一躍成為了聖州大陸年輕一輩最頂尖的層次。

看來,他應該要回大周了。

大武勢強,那武王更是神府境強者,大周這邊,根本無人是他的對手,在這種王朝爭鋒中,一位神府境強者,足以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呼。

周元深吸一口氣,抬起頭來,看向青陽掌教。

“你打算回去?”青陽掌教問道。

周元點頭,沉聲道:“掌教,我來蒼玄宗修煉,所為的便是為了報我大周之仇,這個時候,我不能不回。”

青陽掌教微微點頭,道:“這是你們王朝的恩怨,我自然不會阻攔於你。”

“不過...你也莫要急躁,大武進犯大周,看似只是兩個王朝間的爭端,但如今你是我蒼玄宗弟子,而那武煌,是聖宮弟子。”

“大武挑在這個時候動手,其後,難免沒有聖宮那位的授意。”

周元聞言頓時一驚,皺眉道:“我與那聖宮之主並沒有什麼糾葛,以他的身份,看得上兩個小小王朝間的恩怨?”

那位聖宮之主可是整個蒼玄宗最強大的存在之一,說句不好聽的話,不論是大周還是大武,在其眼中,恐怕都是連螻蟻都不如。

大武憑藉著一個神府境的武王,就可壓制大周多年,而神府境在聖宮又算什麼?連一位長老的門檻都達不到。

此等小事,正常來說,那位聖宮之主看上一眼恐怕都嫌浪費時間。

青陽掌教眼目深邃,淡淡的道:“如果你只是我蒼玄宗的一位普通弟子,或許此事的確還只是小事,不過如今你聲名在外,乃是我蒼玄宗弟子中的翹楚之一,再加上在那玄源洞天內,你讓得聖宮吃了大虧,聖宮那位想要找回一些場子,在這上面做一些手腳,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根據我們蒼玄宗的情報來看,聖宮那邊,似乎的確是有着一些異動。”

周元面色有些難看,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這大武與大周之爭,反而是變成了聖宮與蒼玄宗這兩個龐然大物之間的博弈。

這可就真是有些麻煩了。

“此事你也莫要憂心,各大宗門皆是有着規矩,門下弟子家族有任何恩怨,皆由弟子解決,宗門不可插手。”青陽掌教緩緩的道。

“眼下聖宮如果壞了規矩,我蒼玄宗也斷然不可能袖手旁觀。”

周元在那玄源洞天,是為了蒼玄宗才斬殺了聖宮那麼多聖子,令得聖宮顏面大失,所以這個時候如果蒼玄宗不支持周元的話,那也太寒了人心。

周元聞言,心中不由得有些感動,因為只有蒼玄宗堅定不移的支持他,做他的後臺背景,他才有可能與聖宮相鬥。

如若不然,那無非是螳臂擋車,蚍蜉撼樹。

只是蒼玄宗要選擇與聖宮針鋒相對的話,那動靜可就大了,所以青陽掌教不開口的話,周元還真是有些忐忑,畢竟為了一個小小弟子,去與聖宮那等對手交鋒,顯然收穫與付出不成正比。

“謝過掌教了。”周元抱拳,深深一禮。

青陽掌教笑了笑,溫聲道:“你這小家伙,心中莫要想太多,你只需記得,你是為我蒼玄宗出生入死的弟子,那麼我蒼玄宗就絕不會在你因此受難時,選擇冷眼旁觀。”

“聖宮雖強,但我蒼玄宗也不是吃素的,只要那聖元宮主敢壞規矩,那我蒼玄宗就敢拼上所有,將他聖宮拉下馬來,看看最後得便宜的,又是誰家?”

青陽掌教聲音溫和,慢條斯理,顯得溫潤儒雅,然而那般語氣,卻又在輕描淡寫之下,隱有寒意,仿若雷雲之中,暗藏驚蟄。

楚青,李卿嬋,孔聖等聖子皆是眼神驚奇的望着青陽掌教,顯然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素來笑眯眯顯得溫和的掌教這般模樣。

一旁的漣漪峰主,則是俏臉帶着笑,看着青陽掌教道:“大師兄,你這般模樣,我也好多年未曾瞧見了,當年你可是我們師兄妹中脾氣最為霸道的,結果當了掌教後,卻是跟個老好人一樣,一點意思都沒有。”

靈均峰主道:“掌教師兄是一宗之主,顧慮許多,自然不能如以往那般隨意。”

“你知道個什麼?”漣漪峰主冷目掃了靈均峰主一眼,哼道。

靈均峰主一滯,只能無奈的搖搖頭,這些年來,漣漪峰主這般針對於他,他早已習慣了。

青陽掌教擺了擺手,衝著周元道:“你只管你大周與大武間的爭鬥,其餘事情,不用操心,我會與那聖元宮主碰上一碰,瞧瞧他究竟是什麼意思,若真是想要鬥上一場,那我蒼玄宗奉陪到底便是。”

“不過若是那聖宮並沒有破壞規矩的意思,你這邊,那武王,對你而言,恐怕是個大麻煩。”

聖宮如果沒有壞規矩,那蒼玄宗自然也無法插手,那麼到時候周元就只能自己去面對那位武王。

雖說在青陽掌教他們的眼中,一位神府境不算什麼,可對於周元他們這般年輕人而言,神府境卻是真正的大敵。

一旦踏入神府境,那麼修煉之路,便算是真正的登堂入室,底蘊暴漲。

即便是最差的神府境,如果換作源氣星辰的話,那數量都將會超過五十萬之數,遠非周元此時這十八萬的底蘊可比。

而在這種巨大的差距之下,再多的手段,都是於事無補。

周元輕輕點頭,道:“掌教放心,那武王是我之敵,我自會應對。”

青陽掌教見狀,也就不再多說,問道:“你打算何時動身?”

周元盤算了一下,道:“王朝爭鋒,時間不短,如今那大武雖然開始運轉兵事,但要距離最關鍵時刻,應當還有一些時間。”

“而這段時間,我還想要做一些事情。”

“什麼事?”青陽掌教略顯好奇的問道。

周元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楚青,孔聖,李卿嬋等人,略有歉意的道:“如今時間緊迫,為了提升戰力,我也是迫不得已,所以說不得要得罪一下各位師兄師姐了。”

楚青,李卿嬋他們皆是一怔。

再之後,周元退後一步,清朗聲音,宛如雷鳴,轟然間響徹於這蒼玄宗內。

“聖源峰聖子周元,在此向六峰聖子發起奪聖戰,還望各位師兄師姐成全!”

此言一齣,整個蒼玄宗內,那無數弟子,滿臉的震撼。

竟然是奪聖戰!

周元,這是看上了六峰聖子手中的蒼玄六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