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薑太神等聖宮弟子遭受懲處的境地不同,當周元,楚青等人回到蒼玄宗時,整個宗門內都是處於巨大的歡騰之中。

連青陽掌教都是攜着幾位峰主,在那宗門之前迎接奮戰歸來的弟子,雖說這場爭鬥,只是各大宗派年輕一輩間,並不可能真的改變什麼格局,但蒼玄宗這些年被聖宮不斷的壓制,非常的需要這麼一場正面的勝利來提升士氣。

而周元他們此次的勝利,無疑是立下了一個標桿與榜樣,那就是聖宮雖強,但也並非是不可戰勝,後進弟子想要追趕,自然就得付出更大的努力,不敢懈怠。

山門之前,無數弟子望着歸來的那些身影,眼神中充滿着尊崇。

特別是當他們在見到那立於諸多弟子前方的周元時,那眼中的尊崇變得更為的濃烈了,以往周元在蒼玄宗內,雖說戰績也是驚人,但那畢竟是對內,而且那時候的他,與楚青,孔聖等聖子相比,還是有些差距的。

當誰都沒想到,他的進步會快到這種地步。

歷經玄源洞天之後,周元必然能夠名列蒼玄宗聖子之位,而且那排名,恐怕將會僅次於楚青。

畢竟,就算是孔聖與李卿嬋,都沒有把握戰勝金蟾子,但周元不僅做到了,而且還將之斬殺,此等實力,已超出了尋常聖子。

如果說在進入玄源洞天之前,周元還只能說是在聖源峰中有着極高的聲望,那麼此次之後,說周元是未來蒼玄宗年輕一代的領軍者,恐怕都不會有人會覺得他資格不夠了。

一座山峰上,聖源峰諸多弟子皆是齊聚於此,他們望着那自法舟上掠下的諸多身影,在那些身影最前方,能夠見到楚青,周元的身影。

“周元師兄這一次可是太給我們聖源峰長臉了!”有着聖源峰的弟子滿臉的歡喜。

“看以後還有誰敢說我聖源峰無用?!”有弟子自豪的道,頗有種揚眉吐氣之感。

此地也還有着一些其他峰的弟子,如果是以往的話,他們聽見這種話,無疑是要嘲笑一下,但眼下,他們卻是沒有說話,這無疑是一種默認。

的確,從今往後,聖源峰恐怕不會再是如同以前那樣,在蒼玄宗內無人關註。

在諸多聖源峰弟子前方,有着一名青衣少女,少女扎着馬尾,顯得青春靚麗,此時的她,也是眸子明亮的註視着周元的身影。

“牧師妹,如今周元師兄可是越來越厲害了,你之前還說要追趕他,眼下來看,可是不容易呢。”一旁有着弟子衝著她笑道。

周圍也是有着笑聲傳來,顯然青衣少女在聖源峰中人氣相當不低。

而少女,正是周元在前往玄源洞天之前,才進入聖源峰的牧小蠻,這幾個月下來,這位新入門的少女,已是成為了聖源峰中除了周元與夭夭外,名氣最大的人了。

少女嬌美,又是充滿着活力,而且她天性好強,性格爽朗,再加上本身天賦的確絕佳,所以才短短幾月間,就已是有着嶄露頭角之勢,那般勢頭,倒是很像當初的周元。

聽得周圍眾人的笑聲,少女微微歪頭,認真的道:“有這樣的目標在聖源峰,我才有追趕的動力,周元師兄能這麼厲害,倒是讓我覺得加入聖源峰沒有選擇錯誤。”

她那明眸中,似乎永遠都充斥着昂揚的戰意,宛如小獅子一般。

在諸多弟子最前方,沈太淵負手而立,他聽得後方的聲音,蒼老的面龐上也是有着欣慰的笑意浮現出來。

看來真是老祖保佑,他們這聖源峰,原本都快要沒落到極致了,誰能想到,卻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如今的聖源峰,已是有着一些長老的加入,漸漸的開始有着崛起之勢。

而且他們聖源峰前有周元這般驕龍,後有牧小蠻這般後起之秀,看來未來的蒼玄宗聖子之位,他們聖源峰,也要不甘落後了。

而這一切,都是從周元加入聖源峰來到他這一脈開始的...

沈太淵望着遠處周元的那道身影,也是有些感嘆。

他們聖源峰能有這般地步,其實周元才是最大之功,而他,只是跟着沾光罷了。

不過旋即,沈太淵也是忍不住的有些沾沾自喜,因為誰讓得他這老家伙眼光獨到?當初舔着老臉,硬是將周元拉來了他這一脈。

而如今,這宗門內,不知道多少長老把他羡慕嫉妒得眼睛都紅了?

...

在經過那盛大的迎接儀式後,周元等一眾歸來的弟子,又拜見了青陽掌教以及其他峰主,等那諸多事情完畢,都已是夕陽斜落。

待得周元走出大殿時,整個人都感覺都虛脫了一般。

那座玉璧內所得到的所有築神異寶,他都交了出來,畢竟能夠得到玉璧,那是所有聖子的集合之力,他不可能一人獨占。

不過這些交出來的築神異寶,回頭也會按照由掌教瞭解了情況後,按照各自貢獻分配,所以他也不擔心少了他那一份。

當然,有關“天誅”之事,他自然是隱瞞了下來,此事關係到蒼玄聖印那等至寶,他不可能泄露半分的。

走出大殿,他的目光便是一頓,只見得在那雲霧瀰漫的崖邊,夭夭抱着吞吞俏然而立,夕陽落將下來,在她的身上披上一層紅霞,令得本就清冷的她,此時宛如謫仙一般。

來來往往的諸多男性弟子,目光都是忍不住若有若無的投射而去,不過夭夭在蒼玄宗的名聲比起周元只高不低,所以完全沒有人敢上前打擾。

“你還沒回去嗎?”周元上前,笑着問道。

夭夭對於這些迎接可沒半點的興趣,所以一開始就全程沒參與,周元之前還以為她先獨自回洞府了。

夭夭清澈空靈般的眸子,投向周元,她望着後者臉龐上的一些疲憊,眸光變得柔和了一些,然後紅唇微啟,道:“我等你一起。”

周元一怔,他看着夭夭那絕美無暇的如玉臉頰,這一瞬間,他的內心仿佛是被她那輕柔的嗓音撞擊了一下,有種莫名的感覺流淌開來。

“好,我們回家。”周元臉龐上的疲憊在此時散去,露出笑容。

“回家麽...”

夭夭也是輕輕一怔,旋即琢磨着這個詞,紅唇掀起了淺淺的弧度,不知不覺間,對於那個居住了兩年的小小洞府,原來她也是有着一點眷念。

當然,她心中更清楚的明白,她對那裡會有着一點眷念,並非是因為洞府,而是因為,在那個洞府中,還住着另外的人。

她所在意的,不是洞府,而是人。

夭夭玉手揉了揉懷中打着瞌睡的吞吞,然後螓首微點,笑顏傾城,美艷勝過天邊晚霞。

“嗯,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