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六座玉璧的爭奪,在持續了約莫大半日的時間後,終於是在無數道意猶未盡的目光之下,漸漸的落幕。

其中兩座孕育着八色築神異寶的玉璧,一座不出意料的落入了聖宮的手中。

雖說之前他們與蒼玄宗爭奪,導致金蟾子被斬殺,詹台清被重創,但聖宮依舊可怕,因為薑太神的存在。

他此前的憋屈,在此時盡數的爆發,聖子榜第一的凶威展現得淋漓盡致,即便問劍宗的宗冥與北溟鎮龍殿的唐嘯選擇聯手對抗,但最終,依舊還是雙雙敗於薑太神之手,至此奠定勝局。

而落敗的問劍宗與北溟鎮龍殿不得不放棄,將目標轉向了其他的玉璧,這些玉璧的爭奪者,是蒼玄天中的諸多一流勢力,而面對着兩大巨頭的襲來,他們經過一番苦戰後,依舊不敵,只能無奈的將玉璧拱手相讓。

至於另外一座孕育着八色築神異寶的玉璧,則是落入了百花仙宮之手。

當然,這之中,少不得蒼玄宗的的出力。

因為百花仙宮與天鬼府的實力不相上下,雙方的血拼中,皆是有着聖子隕落,可謂是慘烈至極,但當蒼玄宗這頭猛虎參與進來時,雙方的平衡頓時被打破。

面對着蒼玄宗與百花仙宮的聯手,天鬼府天鬼府潰不成軍。

那天鬼府的聖子之首,名為趙幽,在聖州大陸聖子榜排名第六,他對於蒼玄宗的插手心頭怒極,不過他也明白蒼玄宗為何會對他們出手,這必然是報複他們天鬼府之前暗中與聖宮配合一事...

所以對此,趙幽也只能打碎牙齒往肚子裡面咽。

只是在心中,難免是將聖宮與薑太神罵得狗血淋頭,他當初會選擇幫聖宮,無非便是覺得聖宮實力更強,到時候爭奪時,能夠借助聖宮的力量。

但眼下誰能想到聖宮竟然輸給了蒼玄宗,這種時候,聖宮自己都焦頭爛額,哪裡還能支援他們?

所以最終趙幽只能選擇放棄,率領着天鬼府剩下的聖子,轉向爭奪另外的玉璧。

於是最終,七座玉璧,六座皆是落入了六大巨宗手中,唯有剩下一座,留給了其他勢力爭奪,而那一座玉璧峰上的廝殺,可謂是血流成河,各方的聖子混戰廝殺,鮮血將山頭都是染紅,最終不知道多少人殞命於此。

不過玄源洞天本就如此的殘酷,為了爭奪那一道機緣,性命都並不值錢,即便是聖子...

面對着那一座山峰上的廝殺,其他六大巨宗,包括蒼玄宗都是未曾插手,因為他們知道,此時的其他宗派都是殺紅了眼,這個時候就算他們插手進去,也不過是引起圍攻而已,得不償失。

這般廝殺,最後還是有了結果,站到最後的勝利者,是一方名為紫陽殿的一流宗派,實力雖說不及六大巨宗,但在蒼玄天中也是有着不小的名氣。

而當紫陽殿成為了那座玉璧的最後勝利者時,也是代表着此次玄源洞天之爭,終於是進入到了尾聲。

血腥氣瀰漫的天地間,在此時變得安靜許多,各方勢力皆是猶如惡鬥之後的狼,蜷縮着舔着傷口,瀰漫著疲憊。

周元立於峰頂上,他望着那殘破的山嶽,神色倒是頗為的平靜,修煉之道,本就是爭鋒無數,於生死之間徘徊,這些年的修煉,已是讓得他心智堅定,不會輕易就有任何的動搖。

“待得此次回歸宗門,將“天誅聖紋”內蘊含的精純源氣煉化吸收,我必然能夠踏入九重天,抵達太初境之巔...”

周元深深的吐了一口氣,他來到蒼玄宗已經將近兩年的時間了,初至蒼玄時,他不過剛剛踏入太初境。

而如今,他已是即將抵達太初之巔,神府境可望。

當初他從蒼茫大陸離開,來到聖州大陸,所尋求的,便是以最快的速度擁有着抗衡武王的力量。

這期間,他不知道經歷了多少爭鬥,但任何的磨難他都堅持了下來,如今,他距離曾經的目標,已是不遠了。

當他擁有着抗衡武王的實力時,那麼他就將會回到大周,將那些曾經的恩怨,徹徹底底的了斷。

“武王...”

“你斷我父王手臂,毀我母后壽元,占我大周疆土,殺我大周子民,奪我聖龍氣運...”

周元凝望着遠處,腦海之中,卻是浮現着那一幕又一幕,而這一切的根由,便是當年武王篡周。

從他記事的時候起,大周便是處於大武的威壓之下,苟延殘喘,他那曾經擁有着雄心的父王,也是在現實的壓制下,眼中的光芒被漸漸的磨滅。

周元知曉,他的父王已經沒有了再與武王爭雄的信心,周元也知曉,他的父王內心深處,必然是極為悲涼。

大敵當前,卻是無力報仇,只能苦苦隱忍,並且將所有的期望寄托在他這個唯一的兒子身上。

周元眼皮微垂,眼眸之中,有着冷冽之色涌動。

父王,您放心吧,您討不回來的債,我會親自幫您,一絲不落的全部討回來!

武王,等着吧!

這一天,不會太遠了!

...

嗡!

峰頂上空,空間忽然開始動蕩起來,宛如波浪一般,不斷的蔓延,空間漸漸扭曲。

“我們已和峰主聯繫上了,她已是感應到我們位置所在,正在撕裂空間,形成通道,接引我們出去。”李卿嬋望着那些空間波動,美目投向其他弟子:“蒼玄宗所有弟子準備動身!”

“是!”

所有人皆是齊齊應道,神色振奮,此次玄源洞天之行,他們蒼玄宗可謂是收穫最大,最關鍵的是,還將聖宮給壓了下去,簡直就是揚眉吐氣。

周元目光看向其他地方,此時其他巨宗所在的方向,也是有着空間波盪傳出,顯然都是在溝通外界的宗派長輩。

玄源洞天之行,即將結束。

嗡!

空間波動越來越劇烈,最後猛然被撕裂開來,宛如是形成了一道裂口,其中有着磅礴浩瀚的源氣貫穿而至,將空間穩固,形成了通道。

“蒼玄宗的弟子,速速出來。”還有着一道聲音若隱若現的從空間通道中傳出,正是漣漪峰主!

“走!”

李卿嬋嬌喝一聲,然後便是與楚青率先踏出,直接是邁入了空間通道之中,轉眼消失不見,在他們之後,諸多蒼玄宗弟子,也是跟隨而上。

周元來到空間通道前,然後轉頭看了一眼這蒼茫天地間,淡淡一笑,他知曉,當這裡所發生的一切傳出去時,恐怕將會在聖州大陸上掀起不小的震動。

周元這個名字,或許也將會第一次的傳遍諸宗以及大陸,不知道到時候,大周的父王母后,是否也會收到一些消息。

心中思緒轉動,周元再不猶豫,轉身踏入空間通道,空間波動涌來,將他的身影吞沒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