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誅...”

周元低聲念叨着那第三道聖紋之名,暗暗咂舌,這名字,可真是霸道呢。

他微微感應,發現那道“天誅聖紋”在進入他的體內後,直接順着經脈流轉,最後悠悠的進入到了氣府之中。

顯然,這些聖紋,擁有着極強的靈性,會自主的找尋落腳之地。

不過,就在周元對此沒有太過在意的時候,他面色忽然微變,因為他察覺到,當那“天誅聖紋”進入氣府內部後,他氣府中盤踞的那一道七色築神異寶,竟是在此時爆發出陣陣波動。

周元心頭一驚,急忙觀測。

只見得氣府之內,那七色築神異寶原本盤踞於氣府中央,可此時那“天誅聖紋”慢悠悠的而來,七色築神異寶頓時慌忙避讓。

“天誅聖紋”毫不客氣的將主位占據,然後似是看了看七色築神異寶,下一刻,只見得“天誅聖紋”內有着一團光芒爆發而起,直接將那七色築神異寶纏繞,最後猶如是化為大嘴一般,一口就將七色築神異寶給吞了!

這一幕直接是將周元看得目瞪口獃,待得回過神來時,頓時怒罵出聲:“不要亂吃我的東西!”

那七色築神異寶可是他費盡心機才搞到手的,雖說眼下已經見到了八色築神異寶,可他怎麼也不會嫌棄築神異寶過多的!

“你給我吐出來啊!”

周元將意念傳遞而去,“天誅聖紋”擁有着靈性,必然知曉他的意思。

不過,“天誅聖紋”只是如液體般的蠕動,根本沒有如周元之意,將那吞下去的七色築神異寶給吐出來。

周元見狀,簡直是欲哭無淚。

看來這一道七色築神異寶,真是肉包子打狗了。

周元心中哀嘆一聲,腳步一退,四周環境動蕩起來,他再度回到了那飄舞着諸多光團的星空之中,然後直接走向那三道孕育着八色築神異寶的光團。

雖然七色築神異寶被吃了,但好在這裡還有着八色等級的。

“我此次的貢獻,拿一道八色築神異寶,不過分吧?”周元眼神有些火熱的盯着眼前的八色築神異寶,此次奪峰,雖說是蒼玄宗諸多聖子之功,但周元倒並非是自謙,他在其中的出力,當值一道八色築神異寶。

“那我就先收走我的了。”

周元自語一聲,然後便是不再猶豫,手掌一握,便是取過了一道八色築神異寶,感受着其中蘊含的精純而磅礴的源氣,他眼神愈發的火熱。

他心念一動,光團碎裂,其中孕育的那道八色築神異寶,便是被其直接吸入體內。

這一次,周元以源氣將這八色築神異寶團團包裹,這才小心翼翼的送入氣府之中。

“你可別再給我吃了!”周元發出一道警告聲,為了保險起見,他還將八色築神異寶送得離“天誅聖紋”遠一點的地方。

但是,就在他剛剛將八色築神異寶放下的那一瞬間,周元便是驚恐的見到,那“天誅聖紋”唰的一聲就掠了過來。

周元驚駭欲絕,急忙就要將八色築神異寶送出氣府。

但已經晚了,那天誅聖紋似乎對這種築神異寶擁有着無法想象的壓制,只是稍稍表露念頭,八色築神異寶甚至主動的飛了出去,然後被那天誅聖紋一口吞掉。

周元獃滯的望着這一幕。

連八色築神異寶都被吃了?這究竟怎麼回事?!

周元頭疼欲裂,這天誅聖紋怎麼盡給他搞幺蛾子?沒了築神異寶,他突破到神府境時,可是有些麻煩啊!

“怎麼會這樣?”周元喃喃道。

這天誅聖紋似乎見不得有築神異寶出現在他的氣府之中?它的這種行為,有點像是獸王占據自己的領地,任何其他獸都不可進入一般的感覺。

周元沉吟了一下,又是取來了一道六色築神異寶,丟入了氣府內。

然後不出他所料,這六色築神異寶剛進氣府,就主動的飛到天誅聖紋身旁,讓它一口吞掉。

周元嘴角微微抽搐,這個意思是以後他就別想擁有着築神異寶了?

那他在這玄源洞天辛辛苦苦打生打死的究竟是為什麼?

“你也太霸道了吧!”周元感覺腦門疼,心好累。

嗡!

此時,氣府內的天誅聖紋,微微震動,似是有着一道模糊的信息傳遞而出。

“有你在,不需要任何築神異寶?”周元接收着那道信息,天誅聖紋這般奇寶,雖無意識,但卻靈性十足,似是知曉周元這位掌控者心中所想。

周元心頭微動,莫非,這天誅聖紋,也能代替築神異寶的作用?

那如此說來的話,這天誅聖紋究竟算是什麼等級的築神異寶?

不過這一次,天誅聖紋沒有動靜,似乎並不想回應。

周元見狀,不由得撇撇嘴,這天誅聖紋,比起破障聖紋,地聖紋似乎是要顯得更為的傲嬌一些啊。

但經由這麼一說後,周元原本心中的擔憂倒是消散,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一些好奇與期待,他很想知曉,當他在突破到神府境時,這天誅聖紋究竟能有何作用?

天誅聖紋雖然並沒有顯露出任何築神異寶的特效,可任誰都知曉它絕對非尋常之物,在它的幫助下,不知到時候他能夠開闢出幾重神府?

“難道是傳說中的九神府嗎?”周元嘀咕,如果說之前,他恐怕還沒膽子指望九神府,畢竟那太遙遠,九色築神異寶,此前從未聽說過。

可眼下,這天誅聖紋的異樣,卻是讓得他生出了一絲絲的期盼。

而且,他也是隱隱的感覺到,天誅聖紋或許是因為存放於玄源洞天的緣故,所以其中汲取了極為龐大精純的天地源氣,此時他沒有時間吸收煉化,待得此事之後,若是能夠將其化為己用,那麼他的實力必然將會得到極大的提升。

按耐下內心深處的一絲激動,周元眉頭又是忽然一皺,因為他發現,當他得到天誅聖紋後,他並沒有得到那有關第四道聖紋的任何消息。

“這又是怎麼回事?”周元嘆了一口氣,沒有線索的話,他如何去尋找那第四道聖紋呢?

苦思半晌,沒有結果,周元只能搖了搖頭,暫時的放棄,然後他袖袍一揮,只見得四周那諸多築神異寶頓時如潮水般的呼嘯而來,被他盡數的收入腰間的乾坤囊中。

“這玉璧之寶,盡落囊中,此行不虛。”

周元長笑一聲,不再留戀,直接轉身而去,空間波盪間,他的身影,也是漸漸的消散,踏出玉璧。

(今日兩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