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皆靜,唯有風聲呼嘯。

無數人依舊才沉浸在震撼之中,久久難以回神,畢竟這個結果在剛開始的時候,可從未有人想到過。

蒼玄宗三環之中,所有人都認為周元是最弱的那一環,所以如果出現問題的話,那也必然會從周元這裡開始出現。

金蟾子畢竟是聖宮三大聖子之一,實力強悍得可怕,而反觀周元,只是太初境八重天,雙方的差距,太大了。

可誰又能想到,三環之中,反而是周元這裡,最先取得了勝利。

聖宮方向,所有的聖宮弟子皆是面色慘白,一臉難以接受的模樣。

而跟他們這邊相比,蒼玄宗那邊,在沉默了半晌後,則是爆發出了震耳欲聾般的歡呼聲,諸多弟子面色激動振奮,這些年來,聖宮與蒼玄宗恩怨不小,但每一次都是聖宮占得上風,令得他們蒼玄宗憋屈無比,可誰能想到,這一次的玄源洞天中,他們蒼玄宗,卻是能夠逆轉局勢,揚眉吐氣。

“周元師弟真的是太厲害了。”

唐沐心俏臉通紅,美眸中有着掩飾不住的激動,感嘆道:“此戰之後,周元師弟必能成為我蒼玄宗新聖子,而且排名,恐怕僅次於楚青師兄。”

其他首席面面相覷,也是滿臉的震撼。

百裡澈面色有些不自然,但最終還是頹然下來,現在的周元越來越強勢,簡直就是橫壓整個蒼玄宗,以後的蒼玄宗內,除了楚青,恐怕就算是孔聖,都要壓不住他了。

如此一來,他們劍來峰想要找回場子都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遠處,左丘青魚,綠蘿,李純均,寧戰,甄虛等人也是沉默的望着那第七峰峰頂上,那裡的戰鬥結果,他們也是收入了眼中。

而面對着周元這種堪稱恐怖的戰績,即便是他們這些熟知周元的人,都是被震撼得不輕。

他們的天賦已經算是不低了,來到聖州大陸將近兩年的時間,他們也是從諸多弟子中脫穎而出,漸漸的成為了的宗門內的精銳。

可這種進步跟周元一比,卻直接是被拉開了距離。

不到兩年的時間,周元已經具備了斬殺聖子的實力,而且,那還不是一般的聖子,乃是聖州聖子榜上排名第五的超級猛人!

而聖州聖子榜,幾乎是囊括了蒼玄天內超過六成的年輕天才。

周元這種戰績,豈不是說放眼同輩之中,他已漸漸的登頂?

想到此處,他們也是有些艷羡與欽佩,當年那個隨同他們一起自小小的蒼茫大陸走出的少年,短短不到兩年,卻已是要名動蒼玄了。

...

當山外無數人為第七峰峰頂的戰鬥結果震撼時,在那山腰的位置,薑太神的臉龐,也是在此時漸漸的變得冰冷下來。

“薑太神,我先前就說過,小看周元,你們會吃虧的。”楚青將目光從峰頂收回,他按耐下眼中的驚愕,然後看着薑太神笑眯眯的道。

薑太神面無表情,身形忽然一顫。

楚青雙目微眯,他的身影如鬼魅般的出現在半空中,長髮如針,咆哮而出,直接對着某處虛空暴刺而去。

嗡!

那裡的虛空震蕩,一道身影閃現而出,正是薑太神。

“薑太神,你的對手是我。”楚青淡笑道。

顯然,薑太神瞧得金蟾子被周元斬殺,已經開始坐不住了。

薑太神眼中有着危險氣息在凝聚,他盯着楚青,寒聲道:“楚青,莫要將我逼急了,否則你討不了什麼好處!”

他身後白髮飄舞,令得此時的他顯得有些陰森。

楚青聞言,淡笑一聲,未曾說話,他顯然不可能將薑太神放過去對付周元的。

薑太神眼中滿是殺機,狂暴的源氣自其體內散髮出來,漸漸的在其身後,仿佛是形成了一道巨大的白骨虛影,一股可怕的威壓,籠罩而開。

楚青見狀,眼神也是微縮,這薑太神,殺意很濃啊。

既然如此...

楚青深吸一口氣,伸出手掌,在其體內,有着一點點深黃色的光點升騰而起,那些光點在其掌心匯聚,漸漸的形成了一柄約莫寸許左右的深黃色梭影。

那枚梭影雖然略顯虛無,但卻有着一種極端危險的氣息散髮。

當那梭影出現時,楚青的面龐,顯然是變得有些蒼白起來。

“斬靈金梭?!”

薑太神望着那枚虛虛實實般的梭影,面色也是微變,這是楚青最強的殺招。

這枚梭影,需要楚青不斷的以源氣,精血淬煉,蘊養,一旦祭出,威能足以撕裂山嶽,不過楚青不到萬不得已,也不敢輕易的將其祭出,因為此梭一齣,便是不可收回,那就相當於這麼久的淬煉,蘊養盡數化為烏有。

這東西,就是一次性的!

但其威能,就連薑太神,都極為的忌憚。

“楚青,你還真是捨得!”薑太神陰沉沉的道。

楚青淡笑一聲,道:“蘊養這麼久,總得施展,不然留着做什麼?”

“你這金梭,恐怕還斬不了我!”薑太神冷聲道,楚青的金梭的確很強,但如果說憑此就能斬殺他,卻是還差了一些。

楚青輕笑一聲,道:“或許的確斬不了你,但就算是你薑太神想要擋下,也得付出代價,這第七峰的爭奪,我蒼玄宗已占上風,如果你在這裡被我斬傷,那麼接下來恐怕聖宮連爭奪其他兩峰的資格都沒了。”

他所說的其他兩峰,自然是另外四大巨宗此時爭奪的,因為只有這兩峰上面的玉璧,才孕育着八色築神異寶。

而聖宮如果在這裡與他們爭奪失利,那必然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的爭奪其他兩峰,如此一來,還得和其他四宗鬥上一場。

但如果薑太神在這裡和楚青拼得兩敗俱傷的話,其他四宗,未必會怕了聖宮。

薑太神的眼目閃爍,他也想到了這一點,所以一時間倒也不敢輕舉妄動的與楚青死拼,不過旋即他心神忽的一動,將目光投向了這第七峰另外一處戰場,冷聲道:“莫要太得意了,只要詹台清取勝,優勢自然會回到我聖宮這邊。”

他倒是差點給忘了,金蟾子雖然沒用,但最起碼他們還有着詹台清!

詹台清的實力,比金蟾子顯然是要更強!

楚青也是抬起臉龐,他望着山中的某處,臉龐上有着一抹莫測的笑容浮現出來。

“又將希望寄托到詹台清那邊了嗎?”

他望着某處那一道絕美清麗的倩影,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弧度。

如果說他對於周元那裡一開始的確是有着幾分擔心的話,那麼對於夭夭那邊,卻是從未有過什麼擔憂。

面對着神秘的夭夭,即便是楚青,內心深處都是抱着諸多的忌憚。

而薑太神眼下還以為詹台清能夠解決掉夭夭,那麼那最後的結果,或許只會讓他更加的失望。

楚青深深的吐了一口白氣。

這第七峰之爭,眼下的局面,已是開始明朗。

而他明白,這一切,其實並非是因為他的存在,而是因為,他們蒼玄宗出現了一位驚才絕艷的首席弟子。

他望着峰頂上那道年輕的身影,忍不住的一笑,按照那個小子的進度,恐怕要不了多久,就連他這蒼玄宗第一聖子的位置,都得拱手相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