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啦啦!

無數道驚駭目光的匯聚下,峰頂之上,毒澤呼嘯,然後瘋狂的收縮,那種恐怖的力量,直接是引得空間都是出現了一些細微的裂痕。

可見金蟾子這般殺招之恐怖。

在那山峰腳下,孔聖,李卿嬋等人也是猛的色變,那毒澤之葬,就算是他們,一旦陷入其中,也必死無疑。

“闖出去,救人!”李卿嬋銀牙一咬,喝道。

顯然,她感覺到了不妙,如果周元真的被擊中,怕是凶多吉少。

與此同時,她嬌軀猛的化為流光暴射而出。

轟轟!

不過她身影剛動,在那迷神煙中,便是有着無數道狂暴的光球呼嘯而至,光球之內,凝聚着極為雄厚的源氣。

砰砰!

那些源氣光球轟來,直接硬生生的將李卿嬋轟了回去。

“哼,你們就在這裡眼睜睜的看着那小子被斬殺吧!”迷神煙外,有着聖宮聖子冷笑的聲音傳來。

李卿嬋俏臉鐵青,玉手緊握,但最終她還是頹然了下來,這個時候,就算要去幫忙也是於事無補了...

“周元...”

她貝齒緊咬着紅唇,凝望着峰頂上。

孔聖,葉歌等人也是沉默下來,他們同樣明白此時周元的險境,但又能如何?這種局面,周元能夠依靠的,只有他自己。

這種機緣之爭,本就是徘徊於生死一線。

...

“葬殺!”

峰頂之上,金蟾子面目猙獰的望着那滔天的毒澤,眼中閃爍着瘋狂的凶殘之光,下一刻,他猛的咆哮出聲。

轟!

毒澤瘋狂收縮,最終轟然爆炸。

轟隆!

峰頂之上,猶如是有着一朵碧綠的蘑菇雲升騰起來,腥臭的毒氣散髮開來,即便是山外,都是波及,一些倒霉的人,直接吸入一些,然後就慘叫着身體腐爛開來。

這看得無數人心頭一寒,急忙運轉源氣,將空氣隔絕。

隔絕了空氣,無數道目光方纔投向峰頂上,他們望着那恐怖的餘威,都是面色變化,如此程度的攻勢,想必就算是薑太神,楚青挨上,都得受創。

而周元身處最中心的位置,吃了一個滿滿的大招,怕是想活都難。

蒼玄宗方向,所有弟子都是沉默下來,氣氛沉重壓抑。

左丘青魚與綠蘿對視一眼,美目中也滿是驚懼之色,就算她們對周元有着一些信心,也不敢保證他能夠在這種程度的攻勢下存活下來。

峰頂,金蟾子望着那碧綠毒氣瀰漫的地方,劇烈的喘了幾口氣,然後咧嘴一笑,森然道:“小雜碎,我看你這一次還怎麼擋?!”

“硬吃了我這葬殺之術,應該屍體還是能留下來的吧?”

在金蟾子自語間,那瀰漫的毒氣,終於是漸漸的散去。

金蟾子以及其他無數道目光,都是在第一時間投向了先前周元所立之地,只見得那裡的地面,早已被腐蝕出巨大的坑洞。

只不過,在那巨大的坑洞中,竟是有着一道石柱孤零零的矗立着。

金蟾子瞳孔猛的一縮,因為他見到,在那石柱上面,一道修長的身影,靜靜而立。

那道身影,穿着銀色戰甲,流線型的戰甲將他的身軀盡數覆蓋,銀甲上面,銘刻着諸多古老的紋路,顯得格外的神秘。

銀甲上面,沾染着諸多的碧綠毒液,但隨着銀光涌動時,那些毒液便是漸漸的被化解。

嘩!

山外,有着滔天般的嘩然聲響徹而起。

無數人一臉的震驚之色,誰都沒想到,周元竟然將那毒葬之術給硬抗了下來!

而且,那銀色戰甲是怎麼回事?是一種防禦性的源寶嗎?但為何給人一種極為古怪的感覺?

峰頂之上,金蟾子的面色也是一點點的陰沉下來,眼中滿是惱怒之色,他沒想到連這般殺招,都未能將周元斬殺。

這個家伙,就真的打不死嗎?

金蟾子死死的盯着那道銀甲身影,自從這銀甲出現後,周元的源氣波動仿佛是盡數的消失了,連他都是感應不到。

但這反而讓得金蟾子感覺到了一些不安。

那神秘的銀色戰甲,給他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

“這就是你最後的底牌嗎?一副烏龜殼?”金蟾子森然道。

被銀色戰甲盡數覆蓋的周元,在此時緩緩的睜開雙眼,他並沒有理會金蟾子,而是低頭註視着身軀上的銀甲。

銀甲自然便是“銀影”,他所隱藏的最後一道底牌。

這並非是鎧甲,而是一種另類的戰傀。

而且,它還具備着成長性。

當初周元剛剛得到它的時候,銀影頂多具備着太初境初期的實力,可如今,隨着這一兩年的蘊養,周元能夠感覺到,銀影的力量,已經堪比真正的太初境九重天。

這算是周元最後的殺手鐧,即便是在蒼玄宗內遇見諸多困難時,他都儘量避免使用,以免暴露,不過眼下這種情況,周元顯然也不可能再隱藏了。

金蟾子很強,在周元的預估中,整個蒼玄宗十大聖子,恐怕只有楚青才有把握勝過他,而孔聖,李卿嬋說不定都要差他一線。

面對着這種級別的對手,周元如果還在想着保留底牌,那就真的是在自尋死路了。

呼。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眼神漸漸的凌厲,如刀鋒一般的投向了金蟾子,濃烈的殺意爆發而起。

既然這最後的底牌都已經施展出來,那麼這場爭鋒,也就該結束了。

唰!

他腳掌邁出,身形直接是出現在了半空中,下一瞬,雄渾無比的源氣風暴,自他的體內毫無保留的爆發而出。

心臟間,金色的血液震動,無數金色的血絲連接着血肉,將狂暴力量傳遞而出。

其身軀之外的銀影,也是在此時綻放出銀光,滔滔源氣滾動,猶如是席卷了整個天際,恐怖的源氣威壓,籠罩開來。

聖靈虛影,也是再度出現,光翼在周元的背後伸展。

此時的周元,幾乎是催動了他所有的力量,他所立處的虛空,都是在此時急速的震蕩,散髮出道道空間漣漪。

天地之間,無數道震驚的目光投射而來。

甚至連楚青,薑太神這兩人,神情都是一凝。

而身處峰頂的金蟾子,面色更是在此時變得極其的難看,他死死的盯着半空中的那道身影,面對着此時的周元,即便是他,眼瞳深處,都是掠過了一絲驚恐之意。

“金蟾子,這場爭鬥,該結束了!”天空上,周元森冷的聲音響徹而起。

轟!

下一瞬,他的身影猛然俯衝而下。

衝下的瞬間,音爆響起,空間為之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