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峨的峰頂之上,一片狼藉。

無數道震撼的目光凝聚在峰頂的兩道身影之上,特別是周元所在處,那些視線滿是不可思議,誰都沒想到,這一次雙方的硬碰中,竟然是周元取到了一絲上風。

這說明什麼?

說明雙方之間原本的巨大差距,已經被周元漸漸的彌補,甚至超越。

這種超越,常人根本難以想象,畢竟三萬九千的源氣底蘊與八萬三千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過的讓人絕望,可最終,周元卻偏偏是做到了...

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跡。

聖宮方向,那些原本帶着戲謔目光的弟子,此時臉龐上的神情皆是有些僵硬,似是有些無法相信先前的那一幕。

因為在他們看來,周元是蒼玄宗三環之中最弱的一環,他與金蟾子的差距最大,所以兩人的交鋒,金蟾子必然能夠以摧枯拉朽般的姿態將周元擊敗,進而令得蒼玄宗整體崩盤。

而之前的交鋒,也的確正如他們所料,金蟾子占據着絕對的上風,可誰能想到,這突然之間,周元就猶如爆種了一般,源氣瘋狂暴漲,不僅是生生的彌補了雙方的差距,甚至還在硬碰中,占據了一絲上分!

這一幕,對於聖宮那些弟子而言,顯然是造成了極大的衝擊。

而與聖宮那邊的死寂相比,蒼玄宗這邊則是立即爆發出了震耳欲聾般的歡呼聲。

唐沐心,顧紅衣等人皆是神色激動。

雖然他們也不明白周元為何會爆種爆到這種非人的程度,但不管如何,眼下的局面,對於他們蒼玄宗來說是一件好事。

只要周元那邊穩住,此番第七峰之爭,誰勝誰敗,還猶未可知!

左丘青魚,綠蘿,李純均等人,也是面面相覷,喃喃道:“這家伙,也太變態了。”

...

在第七峰最下方。

此時孔聖,李卿嬋,葉歌等聖子居於天羅傘保護下,時不時的與聖宮的聖子牽制,所以他們也是有着時間關註上方的戰鬥。

當他們在見到周元在與金蟾子的交鋒中逆轉局面,占據了一絲上風時,同樣是有些動容。

“周元的實力,竟然提升到這一步了!”李卿嬋驚聲道,此時的周元,如果要論起實力,恐怕不會比她與孔聖弱了。

一旁的趙燭,面色變幻,頗為的精彩。

恐怕連他也是有些無法相信,這個他曾經屢屢看不上眼的後進師弟,竟然在這短短不到兩年的時間中,就完成了新人的蛻變,眼下,甚至已經將他超越。

“那金蟾子有些托大了。”葉歌緩緩說道。

孔聖也是點點頭,道:“眼下周元自身源氣暴漲,而且他那太玄聖靈術,應該是真正的修成了,但金蟾子先前還心懷小覷,還試圖僅僅憑藉源氣就壓制周元,哪料到最後反而自食惡果。”

“不過吃了這個虧後,恐怕金蟾子也不敢再怠慢了...”

“接下來的戰鬥,金蟾子不會再有保留了。”

李卿嬋也是螓首微點,深吸一口氣,美眸凝視着峰頂那一道修長的年輕身影。

“希望他能夠頂得住吧。”

...

峰頂之上,周元周身源氣翻涌,在其身軀錶面,神秘的光影覆蓋着,光翼自身後伸展開來。

他望着面前臉龐鐵青的金蟾子,神色平靜,倒並沒有因為取得了一絲上風就有什麼狂喜之色,因為這正在他的預料之中。

在以地聖紋吸納了厚重的大地源氣入體後,他的源氣底蘊,雖說跟金蟾子的八萬三千或許依舊還有點差距,但那種差距已經很小了。

更何況,此時在他的身體錶面,還有着聖靈虛影的加持。

這是完整形態的聖靈虛影,乃是他們聖源峰最強的源術之一。

而金蟾子之前托大,還想純粹憑藉源氣和他鬥,自然是討不到什麼好處。

“真是沒想到,我金蟾子竟然也有差點陰溝里翻船的一天。”面色鐵青的金蟾子,終於是漸漸的恢復過來,他那金色豎瞳,泛着無盡的森冷,盯着周元,緩緩的道。

“看來那句話說得倒是沒錯,兔子急了也會咬人...”

金蟾子臉上掠過濃濃的殺意,聲音陰森的道:“不過可惜,兔子咬人雖然有點疼,但最終這兔子,怕是要難逃一死。”

金蟾子的鼻息間,有着碧綠的毒氣流淌出來,他雙掌緩緩的合攏,一股可怕的危險波動,在此時自他的體內散髮出來。

“既然你將自身底牌都給擺了出來...那麼,我也應該讓你見識一下了。”

碧綠色的液體,在此時從金蟾子的皮膚下滲透出來,宛如粘液,漸漸的蔓延。

嗤嗤!

粘液落在皮膚錶面上,頓時發出腐蝕般的聲音,可見血肉,頗為的詭異與可怕。

周元見狀,眼神也是一凝,剛欲有所動作,那金蟾子嘴巴忽的一張,一道碧綠之光陡然暴射而出,夾雜着磅礴腥氣,狠狠的對着周元掠來。

碧綠毒光之內,竟是一柄毒杖,吞吐着天地間的源氣,氣勢凶悍驚人。

那是一柄下品天源兵。

毒杖咆哮而來,氣勢凶悍。

周元袖袍一抖,一道黑光自袖中暴射而出,迎風暴漲,直接是化為一支斑駁黑筆,與那毒杖相碰。

叮叮噹當!

兩者在半空中碰撞在一起,彼此宛如具備着靈性一般,瘋狂的交碰,每一次的碰撞,都爆發出狂暴的源氣衝擊,絲毫不比先前周元,金蟾子的對碰弱。

兩道天源兵糾纏,周元的目光迅速的轉向,投向金蟾子所在的位置。

而當其目光看去時,瞳孔頓時微微一縮,只見得此時的金蟾子模樣極為的恐怖,渾身血肉模糊,碧綠的毒液覆蓋了他的身體。

在他的身體錶面,猙獰的毒泡冒起,他的身軀漸漸的膨脹,最後漸漸的趴伏在地上,背部隆起,恐怖的源氣風暴,自他的體內肆虐而開。

呱!

詭異的聲音,從金蟾子體內傳出,那聲音一齣,便是有着碧綠的光波自其體內爆發開來,附近的地面瞬間被腐蝕,猶如是化為了毒澤一般。

金蟾子那金色的豎瞳,帶着殘忍與無情之色,死死的盯着周元,他的臉龐上,更是有着猙獰之色浮現出來。

此時的金蟾子,宛如一隻遠古毒蟾,凶殘無比。

在那山外,無數道驚駭的目光望着此時模樣恐怖的金蟾子,一些聖子,更是倒吸一口涼氣,有着駭然的聲音,響徹起來。

“那是...”

“大妖蟾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