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狂暴的深黃色源氣與那灰白的源氣凶悍碰撞,衝擊波肆虐開來,周圍的密林直接是不斷的被撕裂開來。

在那源氣的對碰之處,正是楚青與薑太神的身影。

此時的兩人,氣勢皆是凶悍得可怕,那出手之時,源氣滾滾,威壓瀰漫,破壞力十足。

這裡的交鋒,論起聲勢,比起周元那裡更甚一籌。

“冥聖掌!”

薑太神身形衝天而起,然後一掌拍下,只見得灰白源氣直接是化為一隻瀰漫著森寒之氣的巨掌,狠狠的對着下方的楚青拍下。

而那掌印尚未落下,下方的地面已是開始崩塌。

楚青抬頭,他那雙瞳之中,滿是鋒銳之色,他望着薑太神那等攻勢,腳掌猛的一跺,背後那如針刺般的長長頭髮猛的席卷而出,宛如尖錐一般。

“荒刺!”

嗡!

黑色頭髮之上,深黃源氣灌註每一根頭髮,遠遠看去,宛如黑色尖錐,直衝而上,撕裂空氣,與那拍下的巨掌碰撞。

轟!

狂暴的源氣再度爆發。

兩人的身影皆是一震,倒射而退,旋即迅速的穩住。

薑太神白髮早已飄散下來,先前雙方交手了上百回合,但依舊是未能分出明顯的勝負,顯然,楚青的實力,也不容小覷。

“楚青,你這荒古之氣,倒是長進不少。”薑太神漠然道。

“你這冥聖骨氣,也是不賴。”楚青一笑,只是那眼中,卻並沒有笑意,滿是凌厲之色。

薑太神抬起頭,望着這座巨大山峰的最高處,淡淡的道:“不過可惜,你們那周元,根本就不是金蟾子的對手,看來要不了多久,金蟾子就能將其斬殺。”

他似是隨意,但心思卻是惡毒,試圖以周元那邊的戰局,來動搖楚青的心境,畢竟他們這種爭鬥,稍稍顯露急躁,就有可能被抓住破綻。

楚青目光抬起,凝望着山頂,旋即收回,俊朗的面龐平靜如幽潭,道:“自從這位周元師弟進入蒼玄宗以來,他哪次面對的對手不是比他強?薑太神,你不瞭解他。”

“是嗎?”薑太神曬然一笑,並不在意,或許在他看來,一個周元,並沒有資格真的讓他去瞭解。

“希望當他被打死的時候,你還能如此說吧。”

...

與楚青,薑太神那邊驚天動地般的動靜不同,山腰處夭夭與詹台清這裡,似乎是要顯得安靜一些,不過那種安靜之下,卻是有着濃烈殺機涌動。

夭夭俏立於一座岩石之上,光潔的眉心有着濃郁的神魂之光閃爍,在那不遠處,詹台清立於一顆樹幹上,此時她那俏臉上有些扭曲之色。

因為先前她被一朵魂炎火苗擊中,如果不是她體內源氣瘋狂的阻攔化解,此時她的神魂都將會被重創,不過繞是如此,依舊是有着一些溫度傳進神魂中,產生了劇烈的灼痛。

那種灼痛直接源自神魂,常人根本難以承受。

“該死的女人!”

詹台清緊咬着銀牙,猩紅眼眸帶着濃濃的戾氣鎖定夭夭,在其周身,血紅的源氣不斷的翻騰。

眼前的夭夭,雖然源氣稀薄,但那神魂之力卻是強得讓人心驚,最為棘手的是她居然能夠凝煉出一絲絲的魂炎,這讓得詹台清很是不可思議,畢竟魂炎可是要神魂踏入化境方纔能夠凝煉而出的!

雖說夭夭凝煉的魂炎,還不算是完整形態,但即便如此,對於她這種未曾踏入神府境的人而言,依舊是極大的威脅。

“你那小情郎,恐怕很快就要被打死了!”詹台清冷笑一聲,忽然說道。

她的打算與薑太神如出一轍。

不過對於她的冷笑,夭夭卻是連眼眸都未曾抬一下,她知曉周元對上金蟾子,必然會是一場棘手的惡戰,但如果說此地誰對周元最為的有信心的話,恐怕沒人會比她更高。

她對周元太過的瞭解...所以,峰頂上的戰鬥,最終究竟是誰笑到最後,還猶未可知。

“我覺得,你現在最好還是先關心一下,你什麼時候會被我打死吧。”夭夭眼眸微垂,眸子中有着冷光凝聚,她玉手一抬,只見得周身有着無數巨石被神魂之力馱負而起。

唰!

下一刻,那些巨石直接是在神魂之力的趨勢下,鋪天蓋地的對着詹台清暴射而去。

而且,在其中一些巨石之中,似是有着無形般的火苗,悄然掠過。

...

在那無數道目光投註的峰頂之上。

金蟾子雙臂抱胸,眼神漠然的望着那崩塌的山壁,淡笑道:“你能夠肉身,神魂皆是有所小成,倒也算是能耐,不過可惜,沒什麼作用。”

在金蟾子看來,周元三種力量同修,實在是顯得有些滑稽與可笑,有那時間與精力,專攻一項,就如那周小夭的神魂一般,當強到一定程度時,就連他也都是頭痛萬分。

“小子,別躲在那裡丟人現眼了,此戰即開,你就沒了退縮的機會了。”金蟾子譏諷的笑道,先前那道攻勢,雖說壓制了周元,但後者肉身也算是有所小成,死不了的。

當然,那是之前,如果繼續鬥下去,死不死,那就不好說了。

想到此處,金蟾子的眼中,也是有着殺意流露出來。

不過他的聲音落下,那山壁崩塌處卻依舊是安靜,這讓得金蟾子嘴角的譏誚冷笑更甚,道:“縮頭烏龜,是被我打破膽了嗎?”

轟!

其聲落時,碧綠的源氣咆哮而出,化為一道匹練,直接狠狠的對着那山壁崩塌處轟去。

那裡滾落的巨石直接是被轟碎開來。

咚!

而巨石爆碎間,忽有一道拳光狠狠的轟出,與那源氣匹練撞在一起,頓時衝擊波肆虐,將附近的巨石盡數的震碎開來。

那道身影,也是微微一顫,旋即將那源氣匹練破開。

金蟾子雙目微眯的望去,只見得此時的周元立於碎石間,而在他的身體錶面,有着一道神秘的光影覆蓋,那道光影背後,還有着兩道光翼伸展,天地間的源氣源源不斷的涌至,然後經過那神秘光影傳遞進入周元體內。

“哦?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應該是蒼玄宗七大術之一的太玄聖靈術吧?”金蟾子慢吞吞的道。

“呵呵,你這家伙,還真是有些門道呢,竟能將此術修成。”

“怎麼?以為修成這道源術,就能彌補你我之間巨大的差距嗎?”金蟾子搖了搖頭,眼神憐憫的盯着周元,道:“你還是這麼天真。”

周元搽去嘴角的一絲血跡,面無表情的看了金蟾子一眼,語無波瀾:“金蟾子,你高興得太早了。”

他蹲下身來,伸出手掌,輕輕的與地面相碰。

周元觸着地面的掌心間,神秘的聖紋,緩緩的浮現出來,頓時大地開始震動。

地聖紋!

真正的戰鬥,現在才剛剛開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