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在那山外無數道驚異的目光註視下,楚青,周元,夭夭三人疾掠而出,沿着巨峰迅速而上,直追薑太神三人而去。

而在那前方,薑太神神色微動,目光掃了一眼後方,淡笑道:“果真追來了。”

詹台清猩紅的眼眸看了看,嬌媚笑道:“跟隨楚青而來的,竟然是那周元與周小夭,真是有意思,原本我以為會是孔聖與李卿嬋呢。”

“孔聖與李卿嬋神魂較弱,想要闖出迷神煙,源氣會有所消耗,他們二人實力本就不及你們,如果源氣再提前消耗,基本沒有勝算。”薑太神微笑道。

本來這也是在他的算計之中,只要那孔聖,李卿嬋敢強闖跟來,那麼便可讓詹台清,金蟾子直接將兩人斬殺。

但如今來看,倒是有點失算了。

不過無礙,無非便是把將死的人,從孔聖,李卿嬋換成了周元與周小夭而已。

薑太神輕輕揮手,道:“既然他們執意尋死,今日就滿足他們吧。”

聲音落下,他的身形也是停了下來,轉過身來,眼目漠然的望着追來的楚青三人。

詹台清與金蟾子也是停了下來,眼中帶着戲謔之色,玩味的盯着後方來人。

瞧得薑太神三人停下來,楚青也是一揮手,率先停下,慢吞吞的道:“薑太神,你未免也太心急了一些。”

薑太神微笑道:“楚青,急着去找死的人,可是你們啊。”

當他的聲音落下的時候,所有人都是感覺到一股驚人的源氣波動,在此時自薑太神的體內升騰而起,下方的大地,仿佛都是在此時震動起來。

灰白色的源氣,從薑太神天靈蓋緩緩的升起,宛如巨大的華蓋,遮天蔽日。

一股強悍的源氣威壓,籠罩於天地間。

無數道目光凝重的望向這邊,這位聖子榜排名第一的超級猛人,終於是要開始真正的展現他那可怕的實力了嗎?

薑太神眼神漠然,他伸出修長的手指,遙遙的對着楚青,然後嘴角掀起一抹充滿着寒意的弧度,指尖輕輕一點。

轟!

他指尖點下,頓時有着一道灰白源氣所化的匹練咆哮而出,白色源氣所過之處,連空間都是被腐蝕出了一道痕跡。

可見這薑太神所修煉的源氣之霸道。

薑太神這一指,尋常聖子,若是硬接的話,恐怕當場就得被秒殺,連屍體都會被那股腐蝕之氣,化為虛無。

周元望着那咆哮的白色源氣匹練,不過下一刻,他眼瞳忽然一縮,因為他發現那灰白源氣猛的急轉,竟是未曾衝著楚青而去,而是直奔他而來!

這薑太神,竟然一齣手,就直接對付他!

那源氣匹練速度極快,一個呼吸,便是直衝周元,不過他的面色到是頗為的平靜,並沒有因此而驚慌。

唰!

而就在那灰白源氣距離周元僅有丈許距離的時候,一道身影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其前方,五指緊握成拳,一拳轟出。

轟!

那拳光與灰白色的源氣匹練硬轟在一起,頓時有着狂暴的源氣衝擊波肆虐開來。

立於周元身前的身影,紋絲不動,那光溜溜的腦袋反射着光澤,正是楚青。

他抬起頭來,望着薑太神,雙目微眯,道:“薑太神,我倒是有些奇怪,為何你們對周元,似乎總是充滿着格外強烈的殺意?”

之前那金蟾子就曾經試圖襲殺周元,而眼下,竟然連薑太神,都是在對周元出手。

雖說周元斬殺了聖宮的聖子,吸引了很多的仇恨,但薑太神與金蟾子的表現,似乎是顯得有些過急了一些。

薑太神屈指輕彈,淡笑道:“因為我感覺,未來這周元,恐怕會對我聖宮有些威脅,既然如此,當然是要早早清除。”

楚青一笑:“那敢情還得感謝你們對他這麼看重了?”

旋即他笑容微微收斂,淡淡的道:“不過今日有我在這裡,你就別想動他。”

薑太神眼皮微垂,道:“是麽?那我倒是想要瞧瞧,你楚青修煉的“荒古之氣”,今日能否護得住他?”

“我很也想領教一下你那“冥聖骨氣”,究竟又有多少進展了?”楚青緩緩的道。

“想必不會令你失望的。”

薑太神笑笑,然而他的眼目中卻是沒有絲毫的笑意,他雙手緩緩的攤開,衣袍無風自動,白髮飄舞,灰白色的源氣,宛如風暴一般,自他的體內瘋狂的爆發出來。

轟轟!

整片天地,仿佛都是在此時震動着。

那灰白色的源氣,盤踞在天地間,帶着異樣的寒氣,而且流動時,空氣與其接觸,直接是被生生的腐蝕成虛無。

“詹台清,金蟾子,你二人繼續向前,先奪玉璧。”源氣翻涌,薑太神又是看向身後兩人,說道。

詹台清,金蟾子聞言,也是點點頭,然後身形疾掠而出。

“薑太神就交給我了,那兩個家伙,交給你們,有問題嗎?”楚青看了一眼,視線也是轉向了周元,夭夭。

夭夭俏臉平淡,沒有絲毫的波瀾,倒是周元,微眯的目光鎖定着金蟾子的身影,輕輕點頭。

“走。”

周元輕喝一聲,與夭夭同時暴射而出,追向詹台清,金蟾子。

薑太神看了一眼兩人,倒並沒有阻攔,因為他對於詹台清與金蟾子同樣有着信心,而周元二人,除了那周小夭略顯神秘外,而周元卻並沒有真的被薑太神放進眼中,即便他之前斬殺了兩位聖宮的聖子。

因為到了他們這種層次,要做到這一點,並不困難。

目送着兩人遠去,薑太神雙臂抱胸,似笑非笑的盯着楚青,道:“你就不怕讓他們跟去,只是在找死嗎?”

“薑太神,有自信是好事,不過可別變成自大了。”楚青吐了一口氣,道。

“是嗎?”

薑太神袖袍輕揮,滾滾灰白色的源氣在其身後盤踞,源氣散髮着光芒,漸漸的形成了璀璨的源氣星斗,無數灰白色的星辰在其中閃爍。

一股驚人的壓迫感,緩緩的散髮出來。

天地間,無數道視線帶着驚駭的望着薑太神身後那源氣星斗,那其中的源氣星辰,粗略一看,竟是達到了驚人的十萬之數!

十萬源氣星辰,這是何等強悍的源氣底蘊?!

山外,各宗弟子皆是目瞪口獃,這就是聖子榜第一人的實力嗎?足足十萬源氣星辰,簡直就是橫壓整個蒼玄天年輕一輩!

楚青抬起頭,他望着薑太神那十萬源氣星辰,眼目也是微眯,面龐上流露出一絲凝重。

“呼...”

他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那素來慵懶的眼眸,也是在此時一點點的變得凌厲起來,他的雙手緩緩的合攏,深黃色的源氣,也是在此時自其體內轟然爆發。

深黃色的源氣,充斥天空,占據半壁。

源氣光芒映照虛空,同樣是形成了源氣化星斗,在那其中,深黃色源氣星辰閃爍光澤。

九萬五千!

楚青的源氣星辰,赫然也是極為的接近十萬之數,並不比薑太神弱上多少。

當初周元還猜測楚青的源氣底蘊應該是在六七萬之數,但眼下來看,他顯然還是小覷了他們蒼玄宗這位聖子之首的底蘊。

而且,伴隨着楚青體內源氣毫無保留的爆發,所有人都是驚奇的見到,他那光溜溜的腦袋,忽然在此時有着黑色的頭髮生長出來。

頭髮不斷的生長,最後順着身後如瀑布般的傾灑下來。

遠遠看去,猶如是披着黑色的披風。

只不過,那些長長的頭髮,並不柔軟,反而是閃爍着森森寒光,每一根髮絲,都是宛如刀鋒一般的凌厲,鋒銳。

在那更下方,孔聖,李卿嬋等聖子目光也是遠遠的投射而來,當他們見到楚青這般模樣時,眼中也是有着光澤閃爍起來。

“真是好久都沒見到他這般形態了...”他們對視一眼,楚青因為修煉的“荒古之氣”,導致毛髮不生,可一旦他將源氣徹徹底底的催動時,就會形成眼前的形態,而李卿嬋他們將之稱為楚青的戰鬥形態。

只不過這些年來,能夠將楚青逼得現出這般形態的次數,簡直屈指可數。

顯然,這一次面對着薑太神,楚青也是再無保留。

天地間,無數道熾熱的目光投射而來。

這場戰鬥,將是聖州大陸聖子榜第一與第二的較量。

(今日兩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