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大玄山脈深處的源氣浪潮,很快便是被各方宗門所察覺,而當他們搞清楚源頭後,整個大玄山脈都是在這一刻沸騰了。

各方勢力皆是眼神熱切的望着山脈深處,他們都知曉,山脈深處的大機緣,應該就是此次玄源洞天的最後一站。

如果能夠僥幸的獲得一份機緣,必然能夠令得他們一步登天。

...

蒼玄宗大本營。

楚青,李卿嬋,孔聖等諸聖子都是齊聚於此,不過此時他們的目光,還停留在周元的身上,那是因為之前他們也是知曉了周元斬殺了聖宮兩位聖子的消息。

面對着這種震撼性的消息,就算是他們,都是表達出了極大的震驚,那看向周元的目光中,皆是有着濃濃的凝重。

而類似顧紅衣他們這些弟子,更是雙目放光,一個個顯得極其的興奮與激動,投向周元的目光中滿是欽佩與敬畏。

畢竟他們自從進入玄源洞天后,他們蒼玄宗與聖宮那邊也是有着許多的摩擦,但更多的時候,都是他們這邊吃虧,所以眾弟子心中也是憋着一些悶氣。

但這一刻,這些悶氣伴隨着周元那驚人的戰績,直接盡數的被掃除乾凈。

此時的他們,感覺到一種揚眉吐氣。

只不過讓得他們感到有些難以置信的是,這種驚人的戰績,竟然是出自周元之手,要知道,此時的周元,其實還只是他們聖源峰的首席弟子而已。

“咳...”楚青輕咳一聲,將眾人的視線拉了回來,笑道:“周元師弟此次閉關,實力突飛猛進,倒是我們蒼玄宗的幸事。”

“不過大家也莫要因此小覷了聖宮,如今那最後的大機緣現世,他們必然會全力爭奪,不會再有絲毫的保留。”

眾人聞言皆是面色凝重的點點頭,雖然他們極其的討厭聖宮,但也不得不承認,如今的聖宮如日中天,實力不斷的增強,小覷他們,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接下來我們也準備動身,直接前往山脈深處,看看那所謂的大機緣,究竟是何物吧!”楚青抬起眼眸,望着山脈深處,面對着那等大機緣現世,即便是他這憊懶的性子,都是生出了一點好奇之心。

其他人聞言,眼神也是漸漸的火熱起來。

蒼玄宗的弟子,很快便是準備妥當,然後以楚青,孔聖,李卿嬋為首,鋪天蓋地的騰空而起,最後駕馭着源氣,迅速的對着山脈深處疾掠而去。

而與此同時,大玄山脈各處,皆是有着一**身影暴射而出,自那四面八方而來,急速的趕往山脈深處。

整個大玄山脈,都是在此時變得火爆起來。

當蒼玄宗趕往大玄山脈深處的途中時,能夠遇見不少其他各宗的人馬,後者瞧得蒼玄宗這浩蕩人馬時,皆是選擇避開,然後諸多好奇的目光在其中掃視一圈,最後竟是停在了周元的身上。

“聽說那周元先前斬殺了聖宮兩位聖子!”

“啊?不可能吧?”

“嘿,聖宮設計埋伏那蒼玄宗的周小夭,周元與其關係匪淺,為此大動殺心,聖宮那鐵魔與雷俊兩位聖子,都是未能脫身。”

“嘶,這也太生猛了吧?以一敵二,竟然將對方盡數斬殺?!”

“沒想到蒼玄宗除了楚青,孔聖,李卿嬋外,竟然還有這般狠人!”

“......”

各種竊竊私語聲,在各宗間傳開,那些投向周元的視線,就算是其他宗門的聖子,眼中都滿是忌憚之意。

顯然,經此一戰後,周元算是徹底出名了。

不過對於那些目光,周元倒是猶若未聞,因為在他看來,斬殺了聖宮兩位排名居中的聖子,並不算得什麼了不起的本事。

若是可以,他倒是希望,將那聖宮的金蟾子斬殺。

之前那座鎮魂山中的毒氣,據說便是那金蟾子所佈置,這算是一筆恩怨,而且在進入大玄山脈之前,那金蟾子還出手襲殺於他,如果不是他那時候擁有着龍涎真水護身,還真是會被這家伙偷襲得手,所以這又是一筆恩怨。

周元的性格,素來都是恩怨分明,既然這金蟾子屢屢出手,那麼這一次,周元就要將他這手給生生斬了!

而當周元心中心緒轉動的時候,忽然間,他感覺到天地間有着無數震撼的嘩然聲響起,而周圍的蒼玄宗聖子們,也是發出了驚呼聲。

這令得他心頭一跳,知曉重頭戲終於是到了。

於是他抬起頭來,只見得在那山脈最深處,一座巍峨無比的古老大山,靜靜的矗立,而那引得整個大玄山脈沸騰的源氣浪潮,便是由此而發。

周元的目光,凝望着這座古老大山最頂端,那裡雖然有着雲霧遮掩,但卻是無法遮掩住周元銳利的目光。

古山最頂,有着光彩綻放。

古山形狀有些像是一座巨大無比的石碑,在那最高處,有七座巨峰,一峰高於一峰,巍峨雄偉。

而在那峰頂之巔,玉光綻放,每一峰上,皆是有着一座古老的玉璧,玉璧靜靜的矗立,綻放着滔天玉光,神秘莫測。

玉璧之中,如果仔細看去,隱約能夠看見一些光芒隱於其中,仿佛是孕育着一些東西。

那些光芒,時而浮現出一圈圈的光彩。

最多的光彩,甚至是達到了八種顏色。

當各宗的聖子察覺到那八彩光芒時,頓時有着無數吸冷氣的聲音此起彼伏的響起來。

孔聖,李卿嬋他們,同樣是一臉的震驚,好半晌後,他們方纔對視一眼,有些失態的道:“那玉璧中的是什麼?”

楚青摸了摸光溜溜的腦袋,驚嘆道:“你們不是都猜到了嗎...”

一旁的周元,也是忍不住的舔了舔嘴唇,他的目光同樣是凝固在那神秘玉璧上,根本移不開眼睛,因為他同樣很明白,那種八彩光芒代表着什麼...

那代表着,在那神秘的玉璧之中,竟然孕育着八色築神異寶這種僅僅存在於傳說之中的奇物!

這大玄山脈深處的大機緣,果然是不負眾望!

只是不知道,想要抵達那玉璧之前,又該會經歷一場何等慘烈的血雨腥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