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斜落,餘輝照耀大地。

李卿嬋居於蒼玄宗大本營調度四方,而此時的她立於山頭上,柳眉微蹙的望着遠處的方向,有些疑惑的低聲道:“夭夭怎麼還未回來?”

以夭夭的實力,要探尋爭奪一座六彩寶地應該並不難,按照以往的速度,小半日的時間,就足以來回。

“是因為其他的事耽擱了嗎?”李卿嬋自語一聲,不過她卻並沒想過夭夭會出什麼意外,畢竟夭夭雖然自身源氣稀薄,但其神魂之強,卻是超出任何聖子。

面對着夭夭的神魂之力,就算是薑太神,楚青他們那般人物,都會頗為的頭疼。

所以即便夭夭遇見情況,也是能夠全身而退。

於是李卿嬋也就沒有太過的在意,將註意力轉向了其他的方向。

唳!

不過就在此時,天空上忽有清澈的長鳴聲響起,李卿嬋抬起俏臉,便是見到一隻冰藍色巨鳥自遠處疾掠而來,最後盤旋在山頂上空。

咻!

冰藍巨鳥俯衝而下,引得山上一些蒼玄宗弟子驚呼,緊接着便是有着弟子騰空而去,試圖將其阻攔。

李卿嬋伸手將他們阻攔下來,眉尖微蹙的盯着那冰藍色巨鳥背上,只見得那裡有着一名嬌俏的綠發少女,而此時的少女,那精緻可愛的容顏上滿是焦急之色。

“是百花仙宮的弟子?”李卿嬋看見了綠發少女衣衫上的宗紋。

“我是夭夭,周元的好友,百花仙宮的綠蘿,你們誰是主事?我有要緊事!”綠蘿急聲道。

諸多目光投向李卿嬋。

李卿嬋也是邁步走出,輕聲道:“我是蒼玄宗李卿嬋,你有什麼事?”

綠蘿見狀,急忙自天空掠下,落在李卿嬋前方,急聲道:“你們快去救夭夭!她出事了!”

李卿嬋美眸頓時一凝,道:“怎麼會?!”

以夭夭的實力,就算遇見變故,打不過,但要走卻是無人能攔住的。

“夭夭去往的那座六彩寶地,是聖宮設計的陷阱!那是一座鎮魂山,能夠壓制神魂,夭夭在那裡實力將會受到極大的壓制!”綠蘿急急的道。

“消息是我們在天鬼府的朋友暗中傳來的,我們也有朋友趕去了那裡,但那邊有聖宮派出的兩位聖子鎮守,我們根本無能為力!”

李卿嬋俏臉終於是變了,失聲道:“鎮魂山?!”

下一刻,她銀牙緊咬,寒聲道:“好狠毒的聖宮!”

她立即看向其他弟子,叱喝道:“傳信給其他聖子,通知他們立即趕往夭夭被困之地!”

此時的楚青,孔聖甚至吞吞等人,都是在外爭奪寶地。

蒼玄宗弟子聞言,也是不敢耽擱,急忙取出一些傳信銅鏡,源氣灌註,將此地的消息迅速的傳出。

不過很快,他們也是收到了回信,當即面色皆是一變。

“李師姐,諸位聖子傳信,他們那邊忽然遭遇聖宮聖子進攻,無法脫身!”

“另外,我們發現天鬼府蹤跡有異動,似乎是打算轉向我們蒼玄宗的範圍!”

李卿嬋美目一縮,這天鬼府,竟然配合了聖宮的行動,看來這兩方,是達成了一些合作,這是打算對他們蒼玄宗出手嗎?

這聖宮前些時候吃了虧,沒想到這麼快就展開了報複,而且還是如此的凶狠。

這薑太神,果然不是省油的燈。

“李師姐,我前來時,我們百花仙宮的宮婉師姐說過,天鬼府那邊,我百花仙宮自會出手牽扯,不必在意他們。”綠蘿忽然說道。

李卿嬋聞言,俏臉微緩,道:“請代我向宮婉表示感謝。”

對於百花仙宮出手相助,她倒並不是特別的意外,因為百花仙宮與天鬼府極其的不對路,前些時候天鬼府甚至還埋伏了宮婉。

如今聖宮與天鬼府聯手對付蒼玄宗,百花仙宮那位宮婉聖子,必然不會無動於衷,因為如果蒼玄宗被解決掉,對她們百花仙宮也是不利。

“夭夭那邊怎麼辦?周元呢?”綠蘿道。

“周元如今尚在閉關之中,而且就算他在,也不能輕易前往,對方有兩名聖子鎮守,他去了也無濟於事。”李卿嬋說道。

“那怎麼辦?”綠蘿急得直跺腳。

從他們得來的消息看,鎮魂山內極為的凶險,被佈置了極為霸道的惡毒,若是去得晚了,夭夭恐怕會出事情。

畢竟他們都知道,夭夭自身源氣極弱,如今神魂被壓制,如何抵禦毒氣?

李卿嬋美目閃爍,沉聲道:“我去!”

她原本是需要留守大本營,可如今情況危急,也只能她出手了。

綠蘿聞言,也是鬆了一口氣,李卿嬋的實力出眾,她出手的話,即便那鎮魂山處有聖宮兩位聖子,恐怕也攔不住她。

李卿嬋做事雷厲風行,下了決定,便是不再拖延,囑咐了一聲其他弟子嚴守大本營,然後她便是踏着源氣衝天而起,以極快的速度對着夭夭被困的方向疾掠而去。

咻!

不過,就在李卿嬋疾掠而出時,忽然間,一道山頂之上有着血紅的源氣洪流呼嘯而出,宛如血河一般,帶着濃烈的煞氣,狠狠的對着天空上的李卿嬋攻擊而去。

突如其來的襲擊,讓得李卿嬋俏臉也是微變,而且她能夠感覺到那出手之人實力的強悍,當即也不敢怠慢,身影一滯,屈指一彈,頓時有着無數道源氣勁風咆哮而出,與那血紅源氣洪流轟撞在一起。

咚咚咚!

天空上,狂暴的源氣肆虐,片刻後,方纔漸漸的停歇。

李卿嬋凌空而立,俏臉冰冷的望着遠處的一座山頭上,只見得在那一顆參天古樹的樹幹上,一名身穿黑色衣裙的女子斜坐,此時正笑吟吟的望着李卿嬋。

“李卿嬋,這麼急着去哪呢?”她笑吟吟的盯着李卿嬋, 一對眼瞳,儘是猩紅色彩。

李卿嬋望着她,美眸滿是寒意:“詹台清!”

那黑裙女子,赫然便是聖宮的詹台清!

“看來你們聖宮早就在設計我蒼玄宗了!”李卿嬋寒聲道,這詹台清會提前出現在這裡,擺明是早有準備,要將她攔住。

詹台清伸了一個懶腰,豐滿的胸前有着飽滿的曲線,她玉手托着香腮,微笑道:“你們蒼玄宗之前讓我聖宮吃了虧,難道真以為我聖宮會捏着鼻子吞下去啊?”

“今天,你們蒼玄宗的人誰都別想動…”

“那周小夭,我可得要你們眼睜睜的看着她…去死。”

當最後兩字落下時,詹台清的雙眸,已是變得充滿着森冷與殘忍之意。

李卿嬋銀牙緊咬,她美眸冰冷的盯着詹台清,嬌軀之上,有着驚人的源氣開始升騰而起,眼下多說無語,無論如何,她必須突破詹台清的阻攔!

不過,她也知曉,這難度極大,畢竟詹台清在那聖州的聖子榜上,排名可是比她更高。

但這個時候,就算是再難,李卿嬋也得嘗試。

詹台清見狀,紅唇微翹,嫵媚的道:“李卿嬋,你這是打算和我交手?嘻嘻,你莫非忘記了,你曾是我的手下敗將嗎?”

轟!

而就在詹台清的聲音落下的那一瞬,那蒼玄宗大本營的後山中,忽有一道金色源氣光柱衝天而起,在那光柱之中,可見金色巨蛟咆哮出聲。

“卿嬋師姐,你與她糾纏便可,夭夭那邊,交給我去便是。”

金色源氣光柱中,一道金光暴射而出,在天際上划過金色光線,與此同時,一道低沉中蘊含著磅礴殺意的聲音,響徹而起。

李卿嬋望着那道暴射而出的金色光影,頓時一驚。

“周元?”

“別去!他們那邊有兩名聖宮聖子坐鎮…”

然而,她聲音尚未完全落下,那道金光已是消失在了天際之邊,這讓得李卿嬋忍不住一跺腳。

“簡直胡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