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洞深處。

蒼玄宗所有的目光,都是帶着震驚的望着那場中拍着圓滾滾的肚子,眼中滿是舒坦之意的吞吞。

顯然,先前吞吞一口吞掉龍蜥帶來的震撼實在不小。

不過吞吞卻沒理會他們的目光,揉了揉鼓鼓的肚子,便是一躍而起,落到了周元的頭上,不論他怎麼晃頭都是趴得穩穩的。

周元見狀,只得無奈的撇了撇嘴,不再理會它。

楚青望着吞吞,雙目放光,道:“吞吞真是又能打又可愛,周元師弟,如果你把它送給我,我這個聖子之首的位置就讓給你了!”

李卿嬋等人聞言,頓時忍不住的翻了一個白眼。

那趴在周元頭頂的吞吞,也是睜開眼睛,斜瞟了楚青一眼,眼中分明是有些嘲諷。

周元也是有些哭笑不得,這聖子之首的位置,他可一點都不稀罕,而且這也不是說送就送的,還得經過掌教同意呢!

而如果青陽掌教知曉了楚青竟然把這個位置拿來交易,恐怕定會將楚青噴得狗血淋頭。

“別在這裡賣蠢了!”李卿嬋沒好氣的道,這楚青有時候的不正經,真的讓她很是頭疼。

楚青瞧得眾人皆是眼神不善的盯着他,也是訕訕的一笑,忙道:“開玩笑開玩笑…我們趕緊去那最後的洞窟看看吧。”

說罷,他趕緊灰溜溜的加快步伐,直奔那最後的一座洞窟而去。

其餘人見狀,也是紛紛跟上。

片刻後,眾人齊聚那座洞窟之外,楚青倒是藝高人膽大,一馬當先,徑直闖入。

洞窟內極為的寬敞遼闊,不過眾人找尋一圈,來到最深處,卻是發現此處空空蕩盪,並沒有任何奇怪之物,只是源氣比外間更為的雄厚。

“七彩寶地呢?”眾人面面相覷,眼中滿是驚疑之色,這裡是龍蜥守護的地方,必然是這座七彩寶地最為重要之處,可眼下,卻是什麼都沒有?

楚青也是摸了摸光溜溜的腦袋,一臉奇怪。

孔聖等聖子也是有些按耐不住了,他們辛辛苦苦與聖宮鬥了半天,方纔守下這座七彩寶地,但卻得到這種結果,實在是難以接受。

“我們來到這裡,尚還無人進入,吞吞一來就和那龍蜥鬥了起來。”唐沐心柳眉微蹙,道。

“要不再仔細找找?”有人建議。

而在眾人混亂間,夭夭忽的走出,來到那最裡面的山壁處,伸出玉手觸及,美目微閉。

李卿嬋他們見狀,也是將目光投向那山壁,但旋即眉頭又皺起,因為他們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異樣…

“打碎這裡。”片刻後,夭夭收回手掌,慢慢的說道。

眾人疑惑的對視一眼,最後那商春秋走了出來,咧嘴笑道:“這種粗活,就讓我來吧。”

他來到山壁之前,五指猛然緊握,頓時他身軀膨脹起來,皮膚之上,玉光流轉,血肉中有着銀芒若隱若現。

一股極為可怕的力量,在其體內蕩漾凝聚。

在那後方,周元望着商春秋的身軀,眼神微微一凝,血肉現銀光,這應該是銀骨境,不過商春秋的這種銀骨顏色,比他的更為純粹。

顯然,這才是真正的玄聖體。

轟!

商春秋一拳轟出,如怒龍咆哮,震爆空氣,一拳便是狠狠的轟在了那堅實無比的山壁之上。

咔嚓!

一拳落下,山壁直接龜裂,無數道裂縫順着拳下蔓延開來,短短十數息,便是將整個山壁占據…

轟隆!

最後山壁猛然崩塌。

楚青袖袍一揮,源氣席卷而出,將那些塌陷的巨石盡數捲走。

所有人的目光,望着那崩塌的山壁,只見得那山壁之後,一片赤紅之色涌來,高溫撲面而來,連空氣都被灼燒。

眾人的眼中,皆是有着驚異之色浮現出來。

因為那山壁之後,竟是出現了一片岩漿湖泊。

濃烈而狂暴的熾熱源氣,不斷的涌來,空氣似乎都是燃燒了起來。

“果然別有洞天!”李卿嬋驚訝的道。

“這裡的山壁有古怪,應該不是一般的石頭,能夠屏蔽源氣探測。”楚青撿起一塊山壁上脫落的石頭,感應了一下,笑道。

“倒是多虧了夭夭。”李卿嬋笑道,夭夭的感知,恐怕連楚青都比不上,至少剛纔,楚青都無法感應到山壁後有古怪。

眾人也是點頭附和,然後小心翼翼的踏入山壁,在那岩漿湖泊邊緣停了下來。

而當他們來到此處時,目光一掃,便是立即看見了岩漿中央的位置,只見得那裡,一朵火紅色的蓮花,在岩漿錶面飄蕩着。

“寶貝在這裡。”楚青撫掌笑道。

其他人也是眼神熾熱,顯然同樣是察覺到那火紅蓮花中蘊含的磅礴源氣波動。

而在眾人火熱的註視中,火紅蓮花則是在此時緩緩的綻放開來,只見得蓮心的位置,有着一團火光若隱若現,火光之外,纏繞着七色光暈。

在見到那七色火光時,在場的所有人都是面色動容。

“七色築神異寶!”

望着那七色火光,莫說是尋常弟子,就算是聖子,都是忍不住的砰然心動,要知道,得到了七色築神異寶,那最起碼說明當踏入神府境時,他們能夠開闢出七神府。

而七神府,即便是此時的眾聖子中,也唯有着極少的幾人,才有着絕對的把握開闢。

而在眾人眼神死死的凝聚在那七色火光上時,只見得火蓮上,再度有着一些光芒綻放,蓮心的附近,十數顆蓮子吞吐着光芒,不斷的自那岩漿之中汲取着精純雄厚的源氣。

極為精純的源氣波動,自那些火焰蓮子中散髮出來,引得眾聖子心跳加快,口乾舌燥。

這些蓮子,顯然也是極為稀罕的異寶!

在那一道道火熱的目光中,楚青出手,源氣化為大手,直接從那岩漿湖面上,將那一朵火焰蓮花攝取而來。

火焰蓮花飄來,懸浮在眾人面前。

楚青望着眼前這朵鐘天地靈氣而生的蓮花,則是咂咂嘴巴,笑道:“各位,接下來,就該是萬眾期盼的分寶了…”

此言一齣,眾人皆是呼吸加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