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的身軀低伏,雙掌按住地面的時候,他的聲音,也是傳盪開來。

他這幅姿態,竟然是打算主動進攻了。

這倒是在天地間引起了諸多的嘩然聲,想來都沒料到,蒼玄宗這位首席,竟然如此的剛烈…只不過,眼下這種時候,這麼剛烈的選擇硬碰,恐怕並不是什麼好選擇吧?

“這小子有必要這麼剛猛嗎?”

百花仙宮那位宮婉也是驚愕出聲,旋即忍不住的搖搖頭,道:“這也太膨脹了…硬碰得越多,他的三股力量,也會消耗得越大,到時候,一旦一股力量出現疲軟,就會造成雪崩般的後果。”

宮婉柳眉微蹙,眸子中掠過一絲失望,先前周元的表現還讓得她有些刮目相看,怎麼稍稍得勢,便是沒了自知之明?

眼下最為理智的做法,應該是採取迂迴,與柴嬴纏鬥,將時間拖延下來,而不是這樣魯莽的選擇大量消耗自身力量與柴嬴硬拼。

“畢竟太年輕了,在這麼多人面前被柴嬴壓制,覺得顏面無光,想要找回場子。”百花仙宮其他的女聖子也是搖了搖頭,道。

聽得旁邊眾聖子的話,左丘青魚與綠蘿面面相覷,旋即青魚輕咬紅唇,道:“周元不是這麼莽撞的人,既然他這麼做,應該是有着他的打算。”

宮婉淡笑道:“什麼打算?難道他還真想直接擊敗柴嬴嗎?”

雖然周元憑藉著三股力量的聯合,擁有了與柴嬴正面交手的資格,但如果說周元想要打敗柴嬴的話,就算是他這三股力量,依舊還做不到。

這一點,宮婉看得比誰都清楚。

天空上,柴嬴也是眼神冷漠的盯着下方的周元,嘴角掀起一抹譏諷的弧度,他雙臂抱胸,周元這種行為,正合他意。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真以為我會怕你那三道勉強糅合的力量嗎?”

“也罷,接下來就讓你知曉,你的想法是多麼的愚蠢。”

在那下方地面上,周元身軀低伏,雙掌貼於地面之上,他的面色異常的平靜,他也並沒有理會那無數道不解與嘲諷的目光。

他當然沒有膨脹,因為他也很清楚,如果他選擇纏鬥的話,就算是柴嬴也奈何不得他。

但沒人能想到的是,周元的目的,可並非是與柴嬴糾纏,他是想要一塊磨刀石來測試自身實力的極限,而眼前的柴嬴,是一個近乎完美的試驗對象。

或許在其他人看來,周元即便是將三種力量聯合,也僅僅只能做到與柴嬴糾纏,卻不可能將其擊敗。

但周元自身卻是知曉,那是他們不明白他所擁有的手段。

周元的手掌按着地面,雙目漸漸的閉攏,掌心血肉間有着神秘光芒浮現,地聖紋緩緩的浮現出來,與地面接觸。

轟!

大地,仿佛是在此時震動了一下。

嗡!

下一刻,地面上猶如是有着巨大的漣漪以周元為源頭,猛的爆發開來。

方圓百裡的大地,都是開始震動。

大地中,澎湃的大地源氣呼嘯而來,最後順着周元的手掌,瘋狂的涌入他的體內。

於是,周元的身體錶面,開始有着神秘的蒼黃之色浮現出來,那一對眼瞳,也是漸漸的化為蒼黃之色,古老而厚重。

那自他體內爆發出來的源氣威壓,在此時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節節攀升。

嘩!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得無數人面色猛的一變,一道道目光,有些不可思議的盯着周元的身影,顯然是不明白他為何突然間力量暴漲。

天空上,柴嬴的瞳孔也是微微一縮,面色有些陰沉的盯着周元的身影,此時後者身上散髮的源氣威壓,已是讓得他開始漸漸的感覺到了一些危險。

“這個家伙,究竟用了什麼手段?怎麼一下子體內的源氣變強了!”柴嬴面色變幻不定,最終他的眼中有着狠辣浮現出來。

“不管如何,先將他斬殺!”

柴嬴雙手猛然合攏,黑金色的源氣咆哮而出,竟是在那虛空之上,凝聚形成了一柄約莫千丈左右的黑金長矛。

長矛之上,閃爍着森森寒光。

嗡!

柴嬴袖袍一揮,黑金長矛頓時撕裂空氣,帶起音爆之聲,化為一道黑光狠狠的對着下方的周元暴射而去。

雖然不知道周元在做什麼,但柴嬴知道,他必須將其打斷。

咻!

長矛暴射而下,不過就在距離周元尚還有十丈距離時,周元的體內,忽有蒼黃源氣涌出,化為光幕,將周元籠罩。

砰!

長矛重重的撞擊在那蒼黃色的源氣光罩上,漣漪急促的爆發,數息後,黑金色的長矛,猛然炸裂,化為漫天光點。

柴嬴眼神一凝,旋即他冷哼一聲,體內源氣源源不斷的涌出,直接是在其上方化為了一柄柄的黑金長矛。

咻!咻!

下一瞬,數百柄長矛暴射而下,那等攻勢,看得無數人頭皮發麻,那每一柄長矛,都足以秒殺任何一位首席,如今數百枚齊發,就算是同等級的聖子,怕是都要避讓。

數百柄黑金長矛,鋪天蓋地的轟擊在那蒼黃色的光幕上,不斷的將其轟擊出漣漪,而光幕也是開始迅速的變得稀薄,顯然是有些無法抵擋柴嬴這種瘋狂的攻擊。

不過,在那無數人為搖搖欲墜的光幕而心驚膽戰時,周元卻依舊是雙目微閉,手掌觸及地面。

因為他在竭盡全力的催動着地聖紋,他想要嘗試如今地聖紋的極限。

上一次斬殺範妖時,周元動用了地聖紋,但那幾乎只是稍稍催動,那所汲取而來的大地源氣,便是輕易的秒殺了範妖。

當時周元汲取了約莫百裡範圍的大地源氣。

而現在,這個範圍已經達到了兩百裡。

那大地中,厚重而神秘的大地源氣,如同地龍一般自四面八方呼嘯而來,涌入他的體內。

周元渾身的血肉在劇烈的震蕩,這讓得他有些慶幸,還好此前他達到了金血境,肉身再度增強,不然的話,恐怕根本難以承受這種狂暴的力量。

不過兩百裡,似乎還並不是極限。

周元深吸一口氣,地聖紋的範圍,在迅速的擴散。

兩百三十里…兩百五十里…

越來越多澎湃的大地源氣,瘋狂的涌入體內。

轟!轟!

而在那外面,無數的黑金長矛撕裂長空暴射而至,源氣光幕越來越稀薄,無數望着此處的視線,都是為周元捏了一把汗。

天空上,柴嬴的面色越來越陰沉,他死死的盯着下方那道身影。

在他的頭頂之上,一柄黑金長矛緩緩凝聚,只不過這一柄長矛上,有着一縷縷的血紅之色,一股無法形容的凌厲氣息,散髮出來。

“滅金矛!”

柴嬴深吸一口氣,眼神陰寒,袖袍猛然一揮。

轟!

空氣爆炸,那道猶如染血般的金矛宛如是洞穿了虛空,一個閃爍,便是出現在了周元上空,重重的與那光罩相碰。

砰!

蒼黃色的光罩,終於是在此時應聲破碎。

無數道視線暗暗搖頭,那周元,怕是死定了。

咻!

染血的金矛轟碎光罩,去勢絲毫不減,直接是在那諸多凝重的目光中,狠狠的對着周元腦袋暴射而去。

不過,就在那染血金矛即將刺下的那一瞬,一隻修長的手掌,憑空的出現,然後猛然握下。

空間仿佛都是在那一瞬扭曲了一下。

嗡!

染血金矛那鋒利的矛尖,在距離周元眉心僅有寸許的位置,凝滯了下來,狂暴的勁風,將周元的頭髮震得飛舞起來。

在那無數道驚駭的目光中,周元緩緩的抬起頭,蒼黃色的眼瞳,漠然的註視着天空上的柴嬴,手掌猛然一用力,染血金矛便是爆碎開來,化為無數光點。

光點在周元的眼前升起,他盯着那面色陰沉的柴嬴,忽的露出森森白牙。

“聖宮的聖子,就這點能耐嗎?”

“若你真只有這點能耐,那今日,我可就要…”

“斬聖子了!”

轟!

當其聲落的那一瞬,一股讓得無數人動容的澎湃氣勢,自他的體內,轟然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