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裂痕,自莊園中撕裂開來,而此時莊園中的沸騰氣息,早已是死寂,各方首席都是驚駭的望着眼前這一幕,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誰能想到,金蟾子這就直接出手了…

一般按照各宗間的規矩,皆是聖子對聖子,極少會有聖子對首席出手的,因為那樣就算是勝了,也是勝之不武。

可眼下,這金蟾子不僅出手了,而且還是直接突襲…

如此迅雷般的攻勢,就算是換作任何一個首席在此,恐怕都會被秒殺。

一座樓閣上。

左丘青魚霍然起身,那嬌媚的臉頰在此時一片慘白,窗邊的呂純鈞與寧戰面色也是沉了下來,天鬼府那邊的甄虛雖然神色未動,但那袖中的拳頭也是忍不住的握緊起來。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震撼了所有人。

就連在場的其他四宗首席,都是面色微白,眼中掠過濃濃的驚懼之色,先前金蟾子出手的一擊,沒有絲毫的留手。

這如果是對着他們而言,他們必然毫無逃命的機會。

這位聖宮排名第三的聖子,也太不擇手段,無視規則了。

廣場上,唐沐心他們的面色也是處於獃滯之中,數息後,他們終於是清醒過來,他們望着身旁那一道猙獰的裂痕,渾身都是在發抖。

既是憤怒也是恐懼。

那一擊如果是衝著他們而言,恐怕他們誰都無法活下來。

“金蟾子…你,你怎麼敢!”唐沐心玉指指向金蟾子,聲音都是有些顫抖,一對眼眸通紅:“你破壞了規矩,我蒼玄宗的聖子,不會放過你們的!”

金蟾子淡漠一笑,道:“破壞便破壞了吧,你們蒼玄宗聖子若是想來,我聖宮接着便是。”

“而且,我可不信,你們蒼玄宗的聖子會為了一個首席,就與我聖宮交手。”

他金色的豎瞳,投向遠處那倒塌的樓閣中,宮主也說過,他不在乎那周元是死是活,既然如此,帶回去一具屍體,應該也是可以的。

唐沐心咬着銀牙,道:“周元不一樣的!就算其他聖子顧全局面不會如何,但有人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他說的,自然是夭夭。

其他聖子會如何反應暫時不知道,但唐沐心他們很清楚的一件事是,一旦夭夭知道了此時,是絕對不可能顧全什麼局面。

她一定會讓金蟾子死!

還有那頭堪比聖子的吞吞!

金蟾子聞言,倒是不置可否的一笑,顯然並沒有將唐沐心此話放在心中。

唐沐心深吸一口氣,急忙轉身對着那將周元掩埋的廢墟中掠去,她必須保證周元還活着,不然的話,夭夭一旦知曉,那可就真要翻天了。

此時蒼玄宗其他首席也是反映過來,急忙跟上。

金蟾子笑眯眯的望着這一幕,並沒有阻攔,他對先前自己那一擊很有信心,因為他並沒有留手,以那周元的實力,應該不可能有存活的希望。

“周元!”

唐沐心他們來到那片廢墟上,源氣涌動,掀起一塊塊的巨石。

“別叫了…”

而就在唐沐心他們心急如焚的準備救援時,似是有着一道聲音響起。

唐沐心他們身體頓時一僵,有些難以置信的盯着眼前的廢墟,似乎是懷疑自己耳朵出現了問題?

“似乎是周元的聲音?”金章猶豫的道。

其他人面面相覷,有點不太敢相信,先前那金蟾子的一擊有多恐怖,他們感知得很清楚,而周元被結結實實的轟中,就算他肉身有成,也斷然是不可能硬抗住的吧?

砰!

而在他們驚疑間,那廢墟中,一塊巨石忽的被震飛而去,一道灰頭土臉的身影,有些狼狽的從其中緩緩的站了起來。

唐沐心他們目瞪口獃的望着那道身影,腦子中一片的糨糊。

因為他們看得很清楚,雖然那道身影看上去有些灰塵撲撲,但卻根本是一副毫髮無損的模樣。

周元吃了金蟾子那突襲的凶悍一擊,竟然沒半點事?

不僅他們驚獃了,原本死寂的莊園中,也是在此時響起了此起彼伏的驚呼聲,一道道目光,驚駭的望着那立於廢墟頂端的身影。

“怎麼可能?!”

樓閣上,另外四宗的首席更是忍不住的驚呼出聲。

從那金蟾子的態度來看,顯然是不可能留手的,但為何那道身影,依舊還活着?

呼。

左丘青魚緊繃的心終於是鬆了下來,坐了下去,小手捂着酥胸,咬了咬銀牙,道:“這家伙,可真嚇人。”

不過旋即她也是將驚奇的目光投向遠處那道身影,她同樣不明白,為何周元會安然無恙。

在那無數道震撼的目光中,周元輕輕拍了拍身體上的灰塵,然後他抬起頭來,望着遠處的金蟾子,淡笑道:“豎眼睛的王八蛋,你們聖宮,就教了你這些嗎?”

遠處,霍天等人也是面色震驚,顯然沒想到周元活了下來。

金蟾子明顯也是怔了怔,旋即嘴角的笑容微微的收斂,金色豎瞳淡漠的盯着周元,緩緩的道:“你竟然還活着,命可真硬呢。”

周元扭了扭脖子,神色淡淡,但那眼中,卻是有着森冷與怒意在匯聚。

他低頭看着掌心,那裡有着玄黃色的液體緩緩的滴落,一落到地面上,便是消散於無形。

那是他從源池祭中得到的龍涎真水。

此物擁有着極強的防禦力,足以抵禦聖子全力一擊。

先前那金蟾子的偷襲,的確是連周元都沒想到,那關鍵時刻,他催動了龍涎真水,這才躲過了一劫。

這一次,如果不是龍涎真水,他就算不死,恐怕也得被重創到極慘的地步。

遠處,金蟾子金色的豎瞳輕輕的眨了眨,道:“不過你這小子,倒的確是有些意思,難怪會引起上面的註意。”

“雖然不知道你為何會毫髮無損,但這應該不是你自身的能力,如果所料不錯的話,是某些護身之寶吧?”

“這種東西,應當也是有着限制的吧?”

“所以...它能救你一次,難道還能救你兩次...十次嗎?”

金蟾子面帶微笑,驚人的碧綠源氣在此時緩緩的從其體內升騰而起,一股源氣威壓橫掃開來,令得在場所有的首席,都是面帶懼色。

金蟾子的聲音中,有着一絲絲的殺意,顯然,先前一擊未能奏效,也是讓得他有些動怒了,所以眼下,他打算真正的出手。

周元自然也是感覺到那來自金蟾子的危險氣息,其眼中也是有着冰寒掠過,他並沒有懼怕,金蟾子的實力的確非常強,但當他真正有所防備的時候,後者想要斬殺他,卻並沒有那麼容易。

“竟然還不逃跑?”

金蟾子瞧得周元立於原地,忍不住的一笑。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他步伐邁出,就要出手。

不過,就在他步伐邁出的那一瞬,他的身體陡然凝固,因為他感覺到了一股極其危險的波動出現了,那股波動,令得他渾身的皮膚,都是在此時緊繃起來。

於是,他緩緩的抬起頭來,如臨大敵的望着不遠處的一座石塔頂端的位置。

只見得那裡,一名身穿青衣的絕色女孩迎風而立,身姿窈窕,那絕美的容顏,令人目眩神迷,而此時的她,一對清澈的眼眸,卻是以一種毫無情感的淡泊,漠然的註視着金蟾子。

“你,要讓他死?”

她紅唇微啟,有着冰冷徹骨的聲音在此時緩緩的響起。

那聲音之中,有着一絲難以察覺的細微震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