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廣場上,兩波人馬對峙,氣氛劍拔弩張。

唐沐心立於眾人最前方,此時其臉色一片冰寒,她的目光直視着對面,在那聖宮諸多弟子最前方,兩道身影的負手而立。

左手者,身穿白衣,身軀欣長,看上去頗有些風流倜儻般的味道,他嘴唇略薄,笑起來時,給人一種鋒利的感覺。

而此人,正是聖宮十大首席之首,天聖殿的首席,霍天。

而霍天身旁,是一名身材壯碩的男子,他一身黑衣,神色桀驁,一對眼目中,有着凶光浮現,令得他看上去宛如一頭絕世凶猿。

他在聖宮十大首席排名第二,正是地聖殿的首席,趙鯨。

而之前,蒼玄宗洪崖峰首席陳澤的手臂,便是被他生生的撕斷,此時在其手指間,還有着鮮血不斷的滴落下來。

“唐沐心,你們蒼玄宗那周元,殺了我聖宮兩位首席,今日你們若是不將此人交出來,那我聖宮,可不會與你們善罷甘休。”霍天淡淡的道。

“哼,虧你還有臉說出來,你聖宮的首席被周元所殺,那是本事不濟。”

唐沐心美目冰寒,其中有着憤怒之意:“你們若是想要打,我蒼玄宗奉陪便是,堂堂聖宮,也算是名望不低,卻是暗中偷襲,實在令人不齒。”

先前兩波人馬遇見,本是相安無事,但那聖宮的趙鯨,忽然暴起出手,而洪崖峰陳澤倉促抵禦,直接是頃刻間就被撕斷了一臂。

那趙鯨聞言,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牙齒:“聽聞洪崖峰肉身修煉,名揚蒼玄天,但今日一碰,卻是不過如此,跟我地聖殿比起來,差了不少。”

在唐沐心身旁,洪崖峰首席陳澤此時面色微現蒼白,他的右臂呈現被扭斷的姿態,不過當他在聽到趙鯨竟然羞辱他們洪崖峰時,頓時眼睛通紅,寒聲道:“你可敢與我再較量?!”

趙鯨雙臂抱胸,斜瞥了他一眼,道:“若是你想死,我當然可以成全你。”

陳澤眼紅的就要衝出,但卻被唐沐心給攔了下來。

“不要中了激將之法。”唐沐心沉聲道。

那霍天單手負於身後,眼神平淡的道:“如果我們聖宮的兩位首席,是真正的敗於那周元之手,我等自然無話可說。”

“但據我們得來的消息,是那周元以諸多卑劣暗算的手段,趁着暫時合作,成為盟友時,突然偷襲,範妖沒有防備,這才被那小子偷襲得手。”

“先前趙鯨所為,只是將那小子做的,盡數還給你們罷了。”

“不然,你們憑什麼認為,一個剛剛進入蒼玄宗不過兩年時間的新弟子,竟能夠打敗我聖宮排名第三的首席?!”

此處這裡,不知道有着多少目光註視着,所以自然也都是聽見了這話,當即有些竊竊私語,若是那周元真的是在結盟的時候,下手暗算,那就還真是有些卑劣了。

唐沐心,蘇耀等首席面色難看,這霍天此話當真是狠毒,竟是想要將周元刻上這種惡名,此惡名若是坐實,以後周元行事,外人哪還敢與其合作?

“周元在我蒼玄宗時,便是表現出色,殺你聖宮首席,不需施展這些手段。”唐沐心冷笑道。

霍天淡笑道:“若是如此,那你們就讓那小子出來,親自展現給我們看看。”

唐沐心道:“周元尚未抵達此地,你若是想見的話,之後自會有機會。”

霍天搖了搖頭,嘆道:“看來此人不但手段卑劣,而且毫無膽魄。”

他看向陳澤,道:“陳澤首席,你這斷臂之仇,我覺得應該算在那周元的頭上。”

他竟是還有着挑撥離間的想法。

只是陳澤眼神冰寒,只是盯着那趙鯨,並不理會他的這些言語。

“看來你們是真不願將那小子交出來了...”

霍天嘆息一聲,但眼目之間,卻滿是森冷之色:“事已至此,總得有人要給我聖宮兩位死去的首席一個交代。”

“若是你們不想將其他弟子牽連進來,那你我雙方首席,今日就在此處,擺出兵馬,堂堂正正的鬥上一場!”

霍天對着趙鯨點點頭,後者頓時緩步走了出來,咧嘴森然笑道:“你們蒼玄宗的首席,誰敢再來試試?”

唐沐心俏臉冰冷,就要踏出。

“呵呵,唐沐心首席,你我皆是兩宗首席之首,你若是要出手的話,那我也只能下來陪陪你了,只不過,我們之前交過手,你似乎占不到任何的優勢。”霍天見狀,笑吟吟的道。

如今蒼玄宗的五位首席中,唐沐心實力最強,只要她不出手,其他人,都不是趙鯨的對手。

而他們此次的目的,就是要當著各方實力的面,狠狠的踩蒼玄宗一腳,不然的話,待得聖子來時,他們根本就無法交代。

唐沐心俏臉愈發的冰寒,這霍天,擺明瞭是有備而來。

“我來吧。”劍來峰七章首席百裡澈眼神冰冷,對方都如此踐踏上門了,若是他們不應戰,蒼玄宗的顏面也就被他們丟光了。

雖說他與周元在宗內有着不少的恩怨,但這個時候,他們代表的都是蒼玄宗,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有什麼恩怨,回宗內再解決便是。

“這趙鯨在聖宮十大首席中,僅次於霍天...實力不可小覷,我源氣底蘊略勝你們,僅次於唐沐心師姐,這霍天,就由我來吧。”雷獄峰那沉默寡言的謝言首席,忽的說道。

“謝言師兄有把握嗎?”雪蓮峰蘇耀首席問道。

謝言沉默了一下,微微搖頭,道:“這趙鯨,很危險,聖宮排名第二的首席,名不虛傳。”

其他人也是皺着眉頭,眼下的局面,分明是聖宮想要逼得他們以首席鬥一場,不然的話,就要直接開戰,那時候,損傷將會真正的擴大。

但現在的麻煩是,那趙鯨的確強橫,就連謝言都沒有太大的把握,而一旦謝言輸了這一場,對於蒼玄宗的顏面,也是有損。

而這,就是聖宮想要的交代。

可以想象,這場交鋒,對方必然是出手不論死活。

將會是一場極為凶險的惡戰。

“就讓我來試試吧。”

謝言擺了擺手,然後便是緩步走出。

趙鯨雙目微眯的盯着謝言,戲謔的道:“原來是雷獄峰的謝言首席...這一場,是你要跟我玩兩手嗎?”

謝言沒有說話,只是身軀之上,有着帶着雷鳴的源氣緩緩升騰起來。

趙鯨嘴角掀起一抹凶殘的笑容,五指也是緩緩的緊握,一股驚人的氣勢,自其體內散髮而出。

這天地間,無數道視線,都是在此時投射而來。

蒼玄宗與聖宮,顯然是選擇了這種方式,來解決一些雙方間的恩怨,不過看這般模樣,蒼玄宗那位謝言首席,似乎是氣勢有些落於下風。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註視下,謝言一步踏出,源氣轟鳴。

不過,就在他將要爆發源氣的那一瞬,天空之上,忽有破風聲陡然響徹,一道黑光從天而降,重重的落在了廣場之間。

煙塵散去時,只見得一道古老的黑筆插於地面之上。

而在那黑筆之上,一道修長身影,靜靜而立,與此同時,有着平靜的聲音,在這莊園之中,響徹傳盪。

“此事既然因我而起,請謝言師兄讓我一局,這般蠢物,還不需師兄親自出手...”

這一瞬,莊園之內,無數道視線,都是凝聚在了那一道立於黑筆之上的修長身影。

下一刻,無數驚嘩之聲,在這莊園之中,爆發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