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腳城西面。

一座巨大的莊園矗立,雖說是新建,但也顯得頗為的氣派,而能夠入駐這座莊園的勢力,皆是在蒼玄天中實力不低。

而這裡,更是雲集了蒼玄天年輕一輩之中的精銳。

此時,這些來自蒼玄天各方勢力之中的精銳,皆是將目光投向莊園內的一座廣場中,如今的那裡,暗流涌動。

那是兩波數量皆是不少的隊伍在對峙。

蒼玄宗。

聖宮。

蒼玄宗最前方,有着五道身影,正是蒼玄宗的五位首席。

在他們身後,是諸多蒼玄宗的精銳弟子,不過此時的他們,皆是面色憤怒,眼神忿恨的盯着對面。

在那裡,八道身影負手而立,氣勢凶悍無匹,他們身後眾多聖宮的弟子,在看向蒼玄宗這邊時,也是帶着譏諷之意。

雙方的氣氛,劍拔弩張,一言不合,就有可能直接在此地爆發一場極其激烈的廝殺。

當然,對於這兩大巨頭宗派的廝殺,其他勢力,怕是樂意看見,因為只有當兩虎相爭時,他們這些豺狼,才能夠找尋機會,伺機而動。

在玄源洞天這種地方,就算是巨頭宗派,一旦顯露出破綻,也將會被群狼環伺。

在距離廣場不遠的地方,一座高聳的樓閣矗立,樓閣最頂層,一些目光從這裡俯視下去,剛好能夠將那廣場上的對峙收入眼中。

“呵呵,這陣仗可真是不小,如果真打了起來,那才叫精彩,蒼玄宗要吃虧咯。”樓閣中,有着一道散髮着陰冷徹骨氣息的聲音軟綿綿的響起。

那出聲者,是一名身穿黑袍的男子,在那黑袍上,銘刻着猙獰的鬼面圖紋,他面容削瘦,宛如骷髏一般。

這是蒼玄天六大巨頭宗派天鬼府的首席,名為劉符。

他的話語中,似乎是對蒼玄宗有些芥蒂,那是因為之前他曾經與蒼玄峰的首席唐沐心交過手,但卻敗於後者手中,所以眼下能見到蒼玄宗被教訓,他倒很樂意。

在其身後,還有着不少天鬼府的弟子,而其中,還有着一道熟臉,赫然是甄虛。

在聖跡之地後,他加入了天鬼府。

如今的他,依然是那副面色極其蒼白的模樣,面龐陰柔俊朗,只是周身涌動的源氣波動,也是愈發的陰冷詭異。

他的目光,也是看着下方的廣場,視線掃過蒼玄宗那邊,並沒有見到某道曾經熟悉的身影。

然後他收回視線,看向了樓閣其他的方向,如今的這裡,不僅有着他們天鬼府,甚至連百花仙宮,問劍宗,北溟鎮龍殿,皆是有着首席率隊列席。

而且,讓他稍感意外的是,在這裡他還見到了一些熟人。

百花仙宮那裡,身穿黑裙,依舊是顯得如當初那般妖媚誘人的左丘青魚。

問劍宗那裡,雙目纏繞着黑布,背負着一柄無鋒中間的青年,雖然安靜無言,但渾身散髮出來的凌厲劍氣,卻是讓人心驚,那是劍瞎子,呂純鈞。

還有北溟鎮龍殿那邊,赤着胳膊,背着一根赤金棍的青年,正是寧戰。

當初一起來到聖州大陸,加入六大巨頭宗派的六人,除了周元與綠蘿外,竟然都是在此地碰見了。

他們幾人的目光,也是互相的碰了碰,微微點頭示意,不過並沒有過多的交流。

“蒼玄宗就算吃虧,恐怕聖宮也好不到哪裡去。”一道女子聲音響起,那是百花仙宮的一位首席,她的聲音間,顯然充斥着對聖宮的惡感,因為她們同樣是收到了唐小嫣那邊的傳信,聖宮曾對她們百花仙宮出手。

那劉符撇撇嘴,道:“聽聞是那蒼玄宗一位叫做周元的首席,弄死了聖宮兩位首席?這傳言應該是有些水分吧?那個周元,以前聽都沒聽過。”

百花仙宮那邊,左丘青魚聞言,柳眉微挑,慢悠悠的道:“這位天鬼府的首席可就說錯了,我們百花仙宮的弟子,可是親眼見到了周元斬殺了聖宮那位排名第三的範妖首席。”

她雖然不是首席,但身為百花仙宮宮主的親傳,她在百花仙宮這邊地位也不低,所以對那劉符,也沒什麼好忌憚的。

劉符似笑非笑,道:“是嗎?聽起來倒是有些手段,不過惹了禍就躲起來,反而讓得其他同門來承受,看來這周元,也不算是什麼人物,說不得當時是使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方纔僥幸得勝。”

他目光投向不遠處的廣場上,道:“聖宮八大首席同時上門,這擺明今日是不願善罷甘休,或許那周元如今早已得知消息,只是不敢現身罷了。”

“倒是可憐了蒼玄宗其他的首席,特別是那洪崖峰陳澤...平白被人生生撕斷了一臂。”

此言一齣,其他宗門的一些弟子,倒也是微微點頭,他們對周元並不熟悉,只是如今來看,周元惹出來的禍,反而讓得其他同門來承受,的確是有些不妥。

最關鍵的是,身為一切始作俑者的周元,反而是在這種局面未曾現身,不免讓人覺得他是懼怕於聖宮八大首席的威勢。

“周元是我們蒼茫大陸那一輩的第一人,他可不是劉符首席所說的這種人,以我對他的瞭解,他若是知曉此事,定會趕來。”一道沙啞的聲音,忽的響起。

眾多的目光投去,便是見到了問劍宗那邊,雙目纏繞着黑布的青年。

三番四次被人反駁,那劉符的面色也是有些不好看了,面色陰沉的盯着問劍宗的首席,道:“什麼時候問劍宗的弟子這麼沒規矩了?”

問劍宗的那位首席淡笑一聲,道:“呂師弟雖非首席,但卻是我問劍宗百年來第一位非聖子,可卻能進劍獄修煉者,所以劉符首席可莫要將他當做尋常弟子。”

劉符面色微變,他自然是知曉,那問劍宗的劍獄唯有聖子方可進入,其中瀰漫的凌厲劍氣,時刻如萬刃刮骨,就算是首席,都難以承受,眼前這瞎子,竟然能在那種地方修煉?

“這蒼茫大陸,窮鄉僻壤,倒是出了一些人才。”劉符眼露陰冷,然後掃了一眼後方面無表情的甄虛,心頭有些憤恨。

因為這個家伙,也是來自那蒼茫大陸,如今在天鬼府中,頗受重視。

聽到他語帶譏諷,左丘青魚,寧戰皆是對着他投來冷目。

不過劉符卻並不理會,只是一聲冷哼,目光投向那片對峙的廣場。

“哼,我倒真要看看了,那個被你們說得天花亂墜的人,今日是否真的有膽子敢在此處現身...”

“而且...”

他的嘴角掀起一抹玩味之意。

那周元,就算是真的敢露面,恐怕也無法全身而退了。

所以此局,對於那周元,不論如何,都是一場死局。

(今日兩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