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妖的慘叫聲,還殘留於古老山林間。

巨坑之中,周元眼神淡漠的望着眼前地面上那巨大的裂痕,片刻後,他眼中的蒼黃之色開始褪去,手臂上的蒼黃晶層也是隨之消散。

嗤啦!

而隨着體內那股力量的退散,周元神色忽的微變,因為他的身體錶面,竟是在此時猛的出現了一道道血痕,那是血肉被撕裂的跡象。

特別是他的右臂上,一股難以形容的劇痛涌來,皮膚直接是被撕裂成一絲絲的,鮮血涌了出來,滴答答的如流水般的順着指尖流淌下來。

周元痛得咧咧嘴,他知道,這是先前涌入體內的力量太強了,直接是導致肉身難以承受,這才導致肉身受創。

不過也好在他修煉了小玄聖體,肉身有所小成,不然的話,恐怕他根本無法將那股力量爆發出去,自己的肉身就會承受不住了。

而就在體內的劇痛不斷的爆發時,周元的身體錶面,忽然出現了一道道碧綠色的古老紋路,旺盛的生機自其中散髮出來,涌入血肉間。

很快,血肉的迸裂被止住,碧綠之光蔓延,劇痛也是漸漸的消退,周元感覺到肉身的掌控,再度回到了自己的手中。

“太乙青木痕!”

周元驚喜出聲,這些碧綠的古紋,正是他之前所修煉的太乙青木痕。

太乙青木痕能夠自外部汲取生機,修複肉身,眼下用來修複這種肉身之傷,最為的適合不過了。

短短數十息,周元身軀上那有些恐怖的傷口便是盡數被修複,他體內源氣微震,那些血枷也是消散而去,此時的他看上去,毫髮無損,根本不像是經歷了一場慘烈之戰。

周元如釋重負,這太乙青木痕雖然沒有什麼戰鬥力,但這種旺盛的生機與修複之力,在周元看來,其作用絲毫不比蒼玄七術弱。

正如眼下這裡,他雖然斬殺了範妖,但此地局面依舊混亂,如果他在這裡因為肉身的反噬無法動彈的話,那可不算是什麼好消息。

“這地聖紋,果真恐怖...”

周元低頭,望着掌心,那裡的地聖紋漸漸的隱匿於血肉之間,但他的眼中,卻滿是驚嘆之色。

在先前那一刻,他非常清楚的知曉那些涌入他體內的蒼黃源氣有多驚人。

那是大地源氣。

一種極為獨特的源氣,其隱匿於大地之中,厚重無比,尋常人根本難以調動,但借助着地聖紋,只要腳踏大地,就能夠調動周圍大地中的大地源氣。

不過也正因為這大地源氣太過的厚重,所以才會對肉身造成那麼大的負荷。

而且周元能夠感覺到,這並非是地聖紋的極限,因為他自身的勢力緣故,地聖紋的威力也被大大的限制了。

按照周元的想象,如果有朝一日,當他的實力強到某種程度時,恐怕甚至能夠調動一座大陸之中蘊含的大地源氣。

那般力量,才是真正的毀天滅地,讓人難以想象。

“這才不愧是聖紋之力啊...”

周元心中感嘆道,他之前所得到的破障聖紋,偏向功能性,雖說也是神異無比,但對於戰鬥力的提升卻並不太明顯。

所以周元對於這四道聖紋,之前始終覺得有點名不副實。

直到這一次見識了地聖紋的力量...

“你能死在地聖紋之下,也算是你的福氣了。”周元望着眼前地面上的裂痕,淡笑一聲,他這一次其實也是抱着想要試試地聖紋的心思,說起來,倒是有些殺雞用牛刀了。

咻!

周元的身軀緩緩的自巨坑中升起,而此時那後方也是不斷的有着破風聲響起,那些各方人馬,終於是趕了過來。

而他們他們趕到這裡的時候,便是見到那茫茫山林之間的滿地狼藉。

看不見盡頭的林海,被撕裂出巨大裂痕,猙獰而可怖,讓人難以想象此地究竟是經歷了何等激烈的戰鬥...

於是,那一道道人影有些目瞪口獃的立於樹頂上,不敢再向前,他們也就晚來了片刻時間,這邊就已經完成了這種程度的交鋒嗎?

“現在戰局怎樣了?”

“不知道啊,沒看見範妖的身影呢...”

“情況究竟如何了?”

“......”

各方人馬竊竊私語,眼中滿是驚疑之色,因為眼前這裡,他們只看見周元的身影,而範妖卻是毫無蹤跡。

唰!

唐小嫣,金章也是帶着弟子急速的趕來,另外一方,是王淵與聖宮的弟子。

顯然,他們都知道周元與範妖這邊的交戰代表着什麼,兩人不管誰失敗,都將會帶來決定性的影響,所以他們必須第一時間知曉勝敗。

不過從雙方的神色來看,顯然是唐小嫣,金章擔憂居多,畢竟先前他們可都是清楚的見到周元被追殺而逃,那種狀態下的範妖,實在是太可怕。

但當他們抵達此處時,也是有些驚疑,因為他們同樣只見到周元的身影,而範妖,甚至連其源氣波動都未曾感應到。

他們面面相覷,一臉的茫然。

“那範妖呢?”唐小嫣低聲道。

金章也是搖搖頭,兩人對視,倒是想到一個可能,但旋即便是理智的將其掐滅。

“周元!範妖首席呢?!”而此時,那王淵也是在四處掃視,旋即暴喝出聲。

周元掃了他一眼,漫不經心的道:“死了吧。”

王淵一驚,旋即譏諷道:“小子,你是被打傻了嗎?!”

其他人也是哄笑出聲,先前明明是周元在狼狽逃竄,眼下卻敢在這裡大放厥詞。

而蒼玄宗的弟子也是有點臉紅,覺得周元這個牛皮吹得有點不切實際。

周元見狀,倒是笑了笑,沒有多說,只是袖袍一揮,一道金色源氣席卷而出,沖入遠處的被夷為平地的山林中。

十數息後,源氣倒捲而回,一柄白骨鬼爪杖被周元抓在手中,正是那範妖手中的下品天源兵!

他隨意的把玩了一下,旋即抬起,遙遙的指向了譏諷出聲的王淵。

“這個東西...算是遺物吧?”

他的淡笑聲傳開,而天地間的哄笑聲在此時一點點的消失。

王淵望着周元手中的白骨杖,臉龐上的譏諷也是緩緩的凝固起來。

唐小嫣與金章,瞪大了眼睛,目瞪口獃。

各方的人馬,宛如被雷劈中,僵硬在原地,一臉見鬼的模樣。

整個天地的氣氛,仿佛都是在這一刻凝滯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