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

當範妖眼神充滿着殺機的鎖定着周元,踏出步伐的時候,他忽然感覺到了大地的細微震動,初始他還以為是錯覺,但很快的,那種震動便是變得越來越強烈...

大地顫動,猶如是湖面一般,隱隱的有着漣漪蕩漾開來。

而那種漣漪的中心位置,赫然便是周元所在之地。

他感覺到,大地之下,似乎是有着什麼東西,如潮水般的自四面八方涌來,一股無形的壓迫散髮出來,即便是處於現在這般狀態中的範妖,都是在那種壓迫下感覺到一絲恐懼。

那種感覺,就猶如螻蟻立於巍峨山嶽之前...

範妖眼神驚疑不定的盯着周元,他有些無法相信,那種程度的力量,竟然是後者所引起,這是什麼源術?!

“你在裝神弄鬼的做些什麼?!”

範妖面目陰寒,步伐陡然加快,直接是化為一道血光對着周元暴射而去。

“你以為搞出這些障眼法,就能將我嚇退嗎?天真的家伙!”

“看我一拳將你這些手段,全部轟得稀巴爛!”

轟!

血紅的源氣,衝天而起,半邊天空仿佛都是在此時被渲染成紅色,暴虐的源氣衝擊波自範妖的體內席卷出來,周圍那些參天古樹,直接是在此時被生生的震斷而去。

“大血妖術!”

咆哮之間,那漫天的血光匯聚而來,竟是形成了一道巨大的血妖光影,那道血妖光影比起之前範妖所施展的,變得更加的可怕!

整個天地間,都是瀰漫了血腥之氣。

可怕的源氣威壓蔓延開來,下方的地面都是在崩裂。

砰!

範妖面目猙獰,身形衝天而起,然後凌空停滯數息,猛然俯衝而下,那巨大的血妖光影則是在此時與其相融,此時的範妖,氣勢凶悍到了一種讓人感到恐懼的地步。

“給我死!”

他咆哮着一拳轟下,拳頭與血妖巨手匯聚於一起,血色源氣匯聚而來,宛如天空中划過的血色流星,攜帶着毀滅之力,直接對着下方的周元,重重轟來。

那一拳尚未曾落下,下方的地面,已是開始崩塌,周圍的森林,不斷的倒塌下去。

此時的範妖,宛如一頭肆虐人間的血魔。

不過,雖說此時的範妖氣勢驚天,但那處於下方的周元,依舊只是雙手輕按地面,連頭都未曾抬起,只是那種從天而降的風壓, 也是將其衣袍震得獵獵作響。

“不管你有什麼手段,這一次,你都必死無疑!”

當那最後一個字落下的時候,範妖已是如流星般呼嘯而下,一拳轟出。

周元終於是在此時緩緩的抬起頭來,他的一對眼瞳,竟是在此時盡數的化為了蒼黃之色,厚重古老,神秘莫測。

蒼黃色的眼瞳中,倒映着那從天俯衝而下,與血妖相融氣勢驚人的範妖,然後他按住地面的手掌,猛然一拍。

轟!

那一瞬間,方圓百裡的大地都是在此時劇烈的震動起來,若是有人能夠感應到大地之下的源氣波動的話,則是能夠察覺到,無數源氣自四面八方奔涌而來。

周元抬起一隻手掌,掌心之間蒼黃色的源氣凝聚,宛如是形成了一個漩渦。

他竟是要硬生生的承受範妖這可怕的一擊。

“周元,你找死!”範妖怒笑出聲,下一瞬間,血光從天而降,直接是以毀滅般的姿態,狠狠的與周元那手掌重重的轟撞在了一起。

轟!

肉眼可見的衝擊波在此時橫掃開來,萬丈之內,無數參天巨樹攔腰而斷。

周元所立之地,地面直接崩塌下去,形成了一個巨坑。

範妖猙獰大笑,似已是看見了周元被他這一擊硬生生的轟得屍骨無存的下場。

“我看你這次,還怎麼活!”

不過他的大笑,當下麵的煙塵漸漸散去時,卻是陡然間凝固下來,範妖面色僵硬的望着下方,只見得那裡的巨坑中,周元依舊是保持着單膝跪地,一手觸地,一手抬起的姿態。

在他那抬起的手掌間,蒼黃的源氣形成神秘的漩渦,而先前範妖那恐怖至極的一擊,竟然絲毫未能將那看似薄弱的蒼黃漩渦所打碎。

周元身軀上,甚至連衣角都未曾破碎半點。

他那年輕的面龐,平靜如深潭,一對眼目,淡漠的望着處於上方的範妖。

“怎麼...可能...”範妖獃滯的望着這一幕,他無法相信那傾盡他全力的一擊,竟然沒有傷及周元一絲一毫。

“不可能...”

“這是幻覺...”

然而下方,周元五指緩緩的緊握,雙目幽深的盯着範妖,道:“接下來,該換我進攻了吧?”

唰!

當其聲落的瞬間,範妖身影猛的暴射而退,速度催動到了極致,竟是要直接逃離此處,他的眼中有着驚懼浮現,顯然先前那一幕,讓得他感覺到了不妙。

他倒也是果斷,根本就不管其他的人,先行逃跑再說。

他有着直覺,如果再不走,今日恐怕他將會栽在這裡...

周元淡淡的望着暴射而退的範妖,未曾理會,他一手按住地面,此時大地之下,有着磅礴的蒼黃源氣如洪流般的涌入他的體內。

地聖紋!

能夠引動大地之中所蘊含的源氣之力。

那種力量,精純而厚重,唯有大地深處,方可凝聚錘煉而出。

周元的右臂上,在此時漸漸的有着一層薄薄的晶層出現,晶層呈現蒼黃之色,隱約可見古老的紋路,那些紋路給人一種天成之感,宛如自天地間孕育而生。

他能夠感覺到,一股爆炸般的力量,在他的右臂中匯聚。

那種力量之強,直接是令得他右臂皮膚都是崩裂出了一些血痕,顯然是肉身有些無法承受。

呼!

周元深深的吐了一口氣,眼中閃爍着冷酷之色,他望着那急速而逃的範妖,五指緊握,下一刻,右拳猛然揮出。

轟!

當其右拳轟出的那一瞬,整個天地仿佛都是爆發出了巨聲,只見得一道巨大無比的蒼黃源氣光柱,猛然自周元拳下暴射而出。

那蒼黃源氣洪流翻騰,隱隱間猶如是化為了奔騰的巨龍,跨越空間,一息之間,就已出現在了範妖的身後。

身後傳來的恐怖波動,也是令得範妖亡魂皆冒,他瘋狂的長嘯出聲,身軀之上那巨大的血妖光影,立即運轉所有的力量,狠狠的對着那如巨龍般的蒼黃源氣洪流轟擊而去。

砰!

兩者在下一瞬間碰撞到了一起。

然後讓得範妖恐懼的事情發生了,那匯聚了他所有力量的血妖光影,竟是在那蒼黃源氣洪流數息時間都未曾阻擋到,便是哀鳴出聲,轟然爆炸。

“我認輸!我認輸!饒命!”

範妖尖嘯出聲,臉龐上滿是恐懼之色。

“你殺了我,我們血聖殿的聖子詹台清不會放過你的!”

轟!

然而周元無動於衷,當血妖光影在破碎的同一時間,蒼黃洪流便是洞穿而過,將那後方的範妖,淹沒而進...

轟隆隆!

洪流貫穿天地。

下方古老的山林間,被撕裂出了一道萬丈龐大的痕跡,沿途的一座座山嶽,都是在洪流過處,化為了平地...

整個天地,寂靜無聲。

唯有着那範妖凄厲的慘叫聲,若有若無的迴蕩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