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彩湖上空,在那無數道驚恐的目光中,範妖將寧墨所化的血屍抓在手中,伴隨着他瘋狂的吸食後者體內的鮮血,那自他體內爆發出來的源氣波動,也是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暴漲起來。

那種暴漲速度,讓得那不遠處的唐小嫣俏臉劇變。

“範妖,你真是瘋了!竟然連這般手段都施展得出來!”唐小嫣咬着銀牙叱喝道。

範妖這般手段,放在任何地方都是讓人難以接受的,畢竟那血屍可是寧墨所化,怎麼說都是同門師兄弟,如今他竟敢吸食同門之血!

聖宮另外一位首席王淵望着這幕,眼神也是有些複雜,範妖所施展的,是血聖殿的一種極為狠毒的秘術,以吞食鮮血來短時間增強自身的實力,不過此術太過的狠毒,而且後遺症不小,所以就算是血聖殿的弟子都極少修煉。

更別說對着同門師兄弟施展了...

但他也明白,眼下的局面,範妖也是被逼得無可奈何,那周元的實力出乎了他們所有人的意料...

他們聖宮,如果在這裡敗給了蒼玄宗,在後面若是遇見了諸位聖子,恐怕更加沒辦法交代,特別是血聖殿的那位聖子,可是詹台清!

身為聖宮的弟子,他們都很清楚這位排名第二的聖子的性子,別看她長得妖媚眾生的模樣,但她的狠辣與不近人情,就算是其他聖子,都是對其懷着深深忌憚。

正因為如此,如果當她知曉範妖敗在了周元的手中,範妖的下場恐怕不會太好,所以,範妖必須不惜一切,在這裡將周元斬殺,用來築固他們血聖殿之威名。

天空上,血屍的身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下來,最後化為了灰色的骨灰,飄飛開來。

範妖頭髮披散,雙瞳冒着血光,身軀之上血紋如蟲子一般的蠕動着,皮膚之下,甚至有着一個個血泡鼓動起來,然後炸裂,腥臭的鮮血濺射出來。

此時的範妖,就如同一個怪物。

但從其體內爆發出來的源氣波動,卻是強悍到了相當驚人的地步,周身的空間,仿佛都是有些扭曲的跡象。

他緩緩的抬起頭來,血光眼瞳死死的鎖定着周元,他的嘴角有着鮮血滴落出來,聲音陰冷得連空氣都要被凍結。

“沒想到,我範妖竟會被你逼到這一步...”

周元眼神也是在此時凝重起來,這個狀態下的範妖,也是讓他感受到了濃濃的危險氣息。

“周元,我們聯手!”唐小嫣嬌喝道,血屍已被範妖吸食,她也能騰出手來,相助周元。

轟!

不過,就在她聲音剛落的那一瞬間,範妖體內源氣爆發,他的身影直接是消失在了原地。

“小心!”周元眼瞳一縮,喝道。

唐小嫣也是察覺到不妙,身形暴退。

唰!

不過她身影剛退,只見得那範妖鬼魅般的身影便是直接出現在了其上方,他眼瞳猩紅,嘴角掀起猙獰的笑容。

“唐小嫣,既然你想死,那我就先成全你吧!”

他一掌拍下,血紅源氣在掌心排山倒海一般的席卷而出,聲勢駭人,一掌落下,下方的六彩湖都是被其生生的拍出一道巨大的掌印。

唐小嫣體內同樣是有着源氣升騰而起,傾盡全力的在身前凝聚成重重防禦。

砰!

不過那些防禦在此時的範妖掌下,卻是脆弱如紙,短短數息,便是被摧枯拉朽般的撕裂,然後狂暴的源氣,便是轟擊在唐小嫣抵禦在身前的手臂上。

咔嚓!

清脆之聲響起,唐小嫣俏臉一白,一口鮮血便是自檀口中噴出,嬌軀狼狽的倒射而出,纖細的手臂出現了一些扭曲。

“師姐!”在那六彩湖外,那些百花仙宮的女弟子見到這一幕,紛紛花容失色。

綠蘿也是眸子中涌現焦急之色,她與唐小嫣關係還不錯,自然是擔憂她的安全。

唰!

範妖一擊得手,不僅沒有罷休,反而是再度暴射而出,試圖直接以最快的速度,直接將唐小嫣斬殺於此。

他此時的速度極快,一個閃爍,就已追上唐小嫣,可怕的源氣再度在其掌心匯聚。

唐小嫣見狀,心頭也是略感絕望,不過她並沒有就此放棄,反而是銀牙一咬,眸子中浮現出果斷之色,就要催動源氣,與這範妖死磕。

不過,當其剛要有所行動時,一道身影卻是自其身後出現,伸出手臂,攬住那纖細腰肢,又是化為影子一般,疾掠而退。

直接是避開了範妖的追擊。

唐小嫣被人攬住腰肢,倒是一驚,體內源氣剛欲涌動,那腰肢上的手臂便是鬆了開來,將她放下。

她連忙轉頭,然後眸光便是見到了立在一旁的周元。

“沒事吧?”周元看向她。

唐小嫣那白皙的臉頰微紅,搖搖頭,輕聲道:“多謝了。”

周元擺了擺手,道:“不要與他硬碰,現在他很強。”

在那不遠處,範妖凌空而立,他微微歪着頭望着周元與唐小嫣,戲謔的笑道:“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情玩英雄救美?”

聲音之中,充斥着譏諷之意。

不過旋即他便是揮了揮手,懶洋洋的道:“算了算了,既然你有這心思,那我就成全你們吧...讓你們做一對亡命鴛鴦,你說怎麼樣?”

周元神色平靜的道:“高興太早可不是什麼好事...你這般狀態,想必也持續不了太久吧?”

範妖抬起手掌,在其掌心有着可怕的血紅源氣在盤旋凝聚,淡淡的道:“放心吧,時間足夠將你們幹掉,然後再將你們兩宗的弟子血洗一遍了。”

範妖目光轉向唐小嫣,道:“唐小嫣,現在可曾後悔和這廢物一般的蒼玄宗合作了?”

唐小嫣冷笑道:“一個連同門鮮血都吸食的人,誰敢和你合作?”

範妖則是無所謂的聳聳肩,道:“成王敗寇。”

“不過你這話倒是提醒了我,為了保全我的名聲,看來在將你們解決後,我有必要將你們兩宗的弟子,全部都埋進這座六彩湖了。”

他此話之中,殺意濃烈得讓人感到恐懼。

面對着如此暴虐的範妖,就連唐小嫣俏臉都是一白。

倒是周元,神色依舊古井無波,他緩緩的道:“看來你覺得自己是贏定了?”

“不然呢?”範妖笑眯眯的道。

“他交給我來便是,你不用插手。”周元對着唐小嫣說了一聲。

唐小嫣有些猶豫,但最後還是點了點頭,雖然她對於周元此話也是抱着極大的懷疑...

範妖雙臂抱胸,戲謔的盯着周元,似乎很感興趣後者究竟從何而來的這種自信。

唰!

而在範妖的註視中,周元聲音一落,便是猛的化為一道光影暴射而出,然後直接是在那無數道驚愕目光中,對着六彩湖外疾馳而去。

嘩!

有着諸多的嘩然聲悄然的響起,因為此時的周元,看上去像是在...逃跑?

範妖也是怔了怔,旋即啞然失笑,看向那同樣有些愣住的唐小嫣,笑道:“他這是打算棄你們而逃嗎?”

唐小嫣沒有說話,她望着那迅速遠去的身影,心頭忍不住的一沉。

範妖嘆了一口氣,道:“放心,我說過會讓你們做亡命鴛鴦的,怎麼會讓他獨活呢?”

唰!

他聲音一落,他的身影再度消失而去,一道模糊的光影流過虛空,以極快的速度對着周元追擊而去。

他的速度極快,兩人間的距離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接近着。

但任誰都是看的出來,周元根本就逃不掉追擊的。

金章的身影也是出現在了唐小嫣身旁,後者望着他,猶豫了一下,道:“他,這是在做什麼?”

顯然他有些不能相信周元真的是直接棄他們而逃了。

金章沉默了一下,道:“他不是那種人。”

唐小嫣也是螓首微點,眸子中露出疑惑,她也覺得周元不是那種人,那麼眼下,他究竟是在做什麼呢?

整個六彩湖內外,所有的目光,都是匯聚向那兩道一逃一追的身影...

咻!

在那些目光的註視中,數十息後,周元身影一轉,便是直接落進了古老的山林之中。

他身影從天而降,落在了堅實的地面上。

他的前方,範妖的身影也是閃現出來,他看了看四周,恍然大悟的道:“原來你是想給自己找一塊合適的墓地嗎?”

“這裡環境還不錯。”

周元沒有理會他,而是深深的吐了一口氣,然後他的身軀蹲下,兩隻手掌,輕輕的貼在地面之上。

望着他這般舉動,範妖眉頭皺了皺,隱隱的感覺到一些不安。

“算了,跟你繼續玩下去沒什麼意思,還是直接弄死你吧。”他說著,便是腳步踏出。

周元低着頭,盯着他的手掌,而此時,在其掌心中,有着一道散髮着神秘氣息的聖紋,緩緩的從血肉之中,浮現而出。

轟!

大地,在此時開始了細微的震動。

周元雙目微眯,心中有着喃喃聲響起。

“讓我見識一下你的力量吧...”

“地聖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