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

六彩湖湖面上,巨大的血影籠罩在範妖的身軀之外,那血影沒有面孔,唯有一對詭異的眼瞳浮現其上,眼瞳極為的狹長,陰冷詭異。

眼瞳之下,則是猙獰的黑色裂縫,宛如嘴巴一樣,當其張開時,天地間的源氣頓時被其一口吞入。

一股可怕的源氣威壓,緩緩的從那道血影中散髮出來。

望着那道妖異的血影,即便是身處六彩湖之外的諸多身影,都是眼中升起了濃濃的懼色,顯然是察覺到範妖這道源術之強。

這位聖宮排名第三的首席,終於被周元所激怒,開始出殺招了。

甚至連唐小嫣與金章這兩位首席,也是面色變得極為的凝重,面對着這等殺招,換作他們,恐怕不一定能夠全身而退。

在那無數道畏懼的目光中,湖面上的範妖血紅的眼瞳鎖定着周元,他抹去嘴角的血跡,有着陰森到極致的聲音,從其牙縫中蹦出。

“周元,等你落到我手中,我會將你體內的鮮血一點點的榨乾!讓你死前,享受一下真正的恐懼!”

轟!

當其聲落下瞬間,那龐大的血妖之影已是爆發出刺耳的尖嘯聲,血紅的巨手猛的探出,化為一抹血光,狠狠的對着周元拍下。

那血手拍下處,連空間都是在扭曲,無數的空氣在那股力量之下炸裂。

周元的身影迅速的虛化,暴射而退,全速之下,方纔險險的避開那血手。

轟!

不過,他身影剛剛退出那一隻血手的攻擊範圍,只見得所在之地,忽有血氣瀰漫開來,血氣粘稠,猶如是形成了血紅的沼澤。

身處其中,他的速度立即就被減緩了下來。

“給我死!”

範妖暴喝聲響起,天空陰影籠罩而來,腳下也是有着破風聲響起,只見得兩隻巨大的血手一上一下的呼嘯而來,直接是堵絕了周元所有的退路。

六彩湖外,爆發出無數驚呼聲。

遠處的唐小嫣與金章也是將心提了起來。

砰!

在那諸多目光之中,血手重重的拍下,血氣翻騰間,那片虛空都是在不斷的震蕩。

唐小嫣見到這一幕,心頭都是忍不住的一涼,被那血妖如此擊中,周元就算是能夠承受,那也必定會被重創。

在那下方,範妖嘴角也是掀起猙獰的笑容。

“蒼蠅一樣的東西...看我拍不死你!”

嗡!

不過,就在他聲音剛落的那一瞬間,天空上,兩隻巨大的血手之間,忽有玄光綻放開來,光芒越來越強盛,最後那兩隻合攏的血手,都是在此時被一點點硬生生的撐開。

範妖嘴角的笑容凝固下來。

轟!

最終血妖的巨手被生生的震飛開來,諸多震撼的目光投射而去,只見得那虛空中,周元凌空而立,此時在其身軀之外, 一道神秘的巨大光影將其籠罩。

一股同樣極端可怕的源氣波動,自那神秘光影中,散髮出來,竟是絲毫不比那範妖的血妖虛影來得弱。

“這是...”

唐小嫣與範妖的瞳孔都是在此時微微一縮。

“蒼玄宗,聖源峰的太玄聖靈術?!”

兩人同時出聲,只不過唐小嫣是驚喜,而範妖卻是陰沉,顯然,對於蒼玄宗的頂尖源術,他們也是知曉得極為的清楚。

“沒想到他竟然能夠修成此術!”唐小嫣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看向周元的美目中,有着異彩浮現,太玄聖靈術乃是蒼玄宗最頂尖的源術之一,怪不得先前即便是見到範妖施展出大血妖術,周元也並不見有多少的驚慌之色。

天空上,周元目光投射而下,與範妖目光對碰到一起,皆是殺意流轉。

轟!

下一刻,兩人沒有半句廢話,一個猛的俯衝而下,一個直接衝天而起。

血妖咆哮,暴虐凶狠。

聖靈長吟,神秘莫測。

轟隆隆!

六彩湖上空,猶如是掀起驚濤駭浪,兩道巨大的身影不斷的發動着恐怖的攻勢,那所造成的餘波,令得六彩湖都是翻騰起來。

甚至連唐小嫣,金章,王淵等人,都是不得不退開,避免被波及。

周元與範妖的交鋒,已是激烈到出乎所有人的地步。

轟!

血妖光影與聖靈光影碰撞,身處其中的周元與範妖,則是不斷的催動自身的源氣,灌註其中...

“看我的血妖,將你這聖靈虛影撕成粉碎!”範妖血紅的眼瞳盯着周元,發出咆哮聲。

不過周元卻是回以譏諷笑容,然後他眉心神魂之光閃爍起來,無形而雄渾的神魂之力再度席卷而出,狠狠的對着範妖衝擊而去。

“神魂震蕩!”

隨着周元的神魂踏入實境後期,其所發動的神魂攻勢,也是越來越詭異莫測,若是神魂稍弱者,只要他念頭一動,甚至能夠生生的將對方的神魂抹殺。

可謂是殺人於無形。

不過範妖的神魂雖然沒有他這麼強,但也並不算太弱,所以還能勉強支撐,可每一次當周元的神魂震蕩傳來,都將會震得範妖腦海中傳出被撕裂般的劇痛。

而每當這個時候,範妖身軀之外那巨大的血妖光影,便是會被聖靈虛影狠狠的壓制。

這屢屢下來,範妖就有些狼狽起來,這將他氣得險些爆炸。

“周元!卑鄙小人,你就只敢以神魂騷擾嗎?!”範妖咆哮道。

然而,面對着他的氣急敗壞,周元卻是冷笑一聲,神魂也是他的優勢,他自然不可能迂腐的將其放棄,畢竟這也是他辛苦修煉而來。

砰!砰!

所以,他的回應是直接催動起聖靈虛影,狠狠的攻擊,將範妖那血妖血影的血掌,都是生生的撕裂開來。

範妖臉色鐵青,眼神陰森到極致。

他知道,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恐怕血妖光影遲早會被對方撕碎...

“這小子,竟然難纏到這種程度...”

範妖深吸一口氣,血瞳中閃爍着暴虐殘酷的光澤。

“看來,只能用那最後的手段了...”

想到此處,他森寒的掃了周元一眼,忽然選擇暴射而退,而他所退去的方向,正是金章與血屍交手的地方。

金章察覺到這一幕,急忙避開。

不過範妖卻並沒有理會於他,而是身形一動,便是出現在了血屍身旁,然後猛的撲上去,露出森森白牙,一口就咬在了血屍脖子之上。

嘶嘶!

血屍扭動起來,身軀竟是開始變得乾枯起來,其體內的所有血液,都是在此時倒流,盡數的被那範妖吸取得一干二凈。

這般時候,那範妖體內的源氣波動,忽然開始以一種瘋狂的姿態,節節攀升!

他的身軀之上,詭異的血紋蔓延出來,令得此時的他,看上去如同一隻非人的血魔一般。

天地之間,諸多視線望着這一幕,都是猛的汗毛倒豎,一股涼氣,自腳底直衝天靈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