鐺!

六彩湖上空,裹挾着雄渾金色源氣的天元筆呼嘯而下,與那白骨鬼爪杖狠狠的碰撞在一起,清脆之聲響徹,有着肉眼可見的力量漣漪蕩漾開來,扭曲着虛空。

周元與範妖的目光交織,殺意凜然。

下一瞬間,雙方悍然出手。

漫天的筆影與杖影呼嘯,宛如暴雨一般傾瀉而出,頓時間天空上低沉聲不斷爆炸,在那短短不過數十息的時間中,兩人直接是交手了數百回合。

那種交鋒,並沒有任何的取巧,完完全全是憑藉著自身源氣底蘊作戰。

顯然,那範妖對自身的源氣底蘊有着極強的自信,認為能夠憑此壓過周元,但周元也完全不懼,雖說論起氣府內的源氣星辰數量,或許他比範妖要稍差,但源氣的戰鬥力強橫,並不只是依靠源氣星辰的數量...

他的通天玄蛟氣,雖說如今還只是六品源氣,但真要論起品質,絕對足以和一些七品源氣相比。

而範妖那血紅的源氣,也是六品,可跟周元的通天玄蛟氣比起來,卻是有着一定的距離。

所以,範妖的源氣星辰數量更多,但在質量上,卻是周元取勝。

砰!砰!砰!

天空上,兩人在極短的時間中交鋒了數百回合,那種激烈程度看得不少人暗暗咂舌,但他們也看得出來,兩人的這種交鋒,竟是有些不分上下。

這就讓得他們頗感驚訝了,畢竟從源氣的底蘊上來看,明顯應該是範妖取得優勢,但現實來看,卻並非如此。

鐺!

天空上,天元筆與白骨杖再度凶悍對碰,漣漪席卷開來,然後兩道身影便是被震得倒射而退。

周元穩住身影,目光盯着範妖,後者的實力的確是很強,之前他與寧墨交手時,僅僅憑藉著自身源氣就能夠將其壓制,但現在對上範妖,卻只能做到持平。

不過與周元的神色比起來,那範妖臉色就要顯得陰翳一些,想來是沒想到自身的源氣底蘊優勢竟然沒有取到半點的作用。

“這小子的源氣,明明也只是六品,為何總能壓制住我這“血妖源氣”?”範妖心中有些惱怒,他所修的六品源氣,即便是在聖宮中,也唯有首席弟子方可修煉,在他看來,就算周元也是六品源氣,他也應該被其壓制才是。

不過雖然不解與憤怒,但範妖畢竟身經百戰,很快收斂了情緒,眼神陰冷的掃了周元一眼,雙手猛然合攏,結出法印。

嗡!

血紅的源氣自其體內鋪天蓋地的席卷而出,整個天地間,都是有着血腥之氣瀰漫。

既然純粹的源氣比拼不占優勢,那就以源術取勝吧,身為血聖殿的首席,範妖已在聖宮修煉多年,不信還對付不了一個剛入蒼玄宗沒幾年時間的新首席。

“毒澤血龍術!”

滾滾的血紅源氣在範妖周身翻騰,迅速的凝聚,竟是形成了一頭龐大的血龍,而且在那血龍周身,有着毒氣涌動,氣勢凶悍無匹。

這“毒澤血龍術”是範妖極為擅長的一道下品天源術,他在這上面浸淫多年,已是極為的接近圓滿層次,威力強橫。

範妖一聲暴喝,只見得血龍帶着滾滾毒氣咆哮而出,對着周元襲殺而去,那般氣勢,可謂是驚人至極。

周元立於虛空,他望着咆哮而來的毒氣血龍,神色不變,雙手也是閃電般的結印,體內的源氣瘋狂的匯聚而起。

他的嘴巴在此時鼓起。

“天陽神錄,天陽火!”

下一刻,他嘴巴猛然張開,頓時間,暗金色的火焰宛如龍息一般,自他的嘴中呼嘯而出,直接是與那毒氣血龍撞擊在一起。

這暗金色的天陽火,代表着周元的天陽神錄,已達到圓滿的境界。

整個天地間的溫度,都是在此時升高起來,那些散髮的血腥氣息,更是被一掃而空。

嗤嗤!

暗金火焰與血龍碰撞在一起,只見得火焰升騰中,血龍周身的毒氣直接被焚燒殆盡,那血龍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

短短十數息後,那血龍便是被生生的焚燒成虛無。

而暗金火焰,依舊還有餘威,對着那面色陰沉的範妖呼嘯而去。

範妖袖袍一揮,血紅源氣在面前形成了光幕,將那殘餘的暗金色火焰抵禦下來,他剛欲說話,只見得周元的嘴巴已經再度鼓了起來。

“天陽火!”

又是一口暗金色的火焰龍息呼嘯而出,狠狠的對着範妖劈頭蓋臉的砸來

範妖不敢怠慢,急忙催動體內源氣,又是一頭毒氣血龍成形,趕緊迎上。

轟!轟!

半空中,金色火焰與血龍不斷的衝撞,擴散出來的餘波,狂暴無匹。

源氣衝擊波肆虐開來,範妖面色陰沉的急退,不過旋即他便是感覺到身後有異動,眼光一掃,只見得無數湖水被無形的力量搬來,化為巨手,狠狠的拍下。

那巨手來得悄無聲息,並沒有任何源氣的波動。

“神魂之力?!”範妖眼神一沉。

顯然,周元開始盡全力的在展開攻勢,意圖把握主動。

範妖腳掌一跺,血紅源氣衝天而起,也是形成血紅巨手,與那六彩湖水巨手狠狠的撞在一起。

嘩啦啦!

兩者同時破碎,頓時湖水化為漫天暴雨,傾瀉而下。

周元立於暴雨之間,那些暴雨在距離他身軀丈許時,便是自動的彈開,猶如是被無形之力所阻礙。

他的眉心,神魂劇烈的震動。

他伸出手掌,遙遙的對準範妖,眉心之間,實境後期的神魂之力,在此時毫無保留的爆發出來。

“神魂震蕩!”

嗡!

無形的神魂,忽然暴射而出,那種速度,遠比源氣攻勢來得更為的迅猛與突然,所以連那範妖都還未曾反應過來時,那一道磅礴無形的神魂之力,便是狠狠的轟擊而至。

嗡!

神魂的攻擊,並沒有任何驚人的聲勢,但那範妖面色卻是在此時瞬間一變,他的身軀雖然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但他的面龐卻是陡然扭曲了起來。

眉心間傳來劇烈的疼痛,猶如將要被撕裂一般。

那是神魂被震蕩所造成。

一股強烈的眩暈自腦海中爆發出來,幾欲令得他腦袋炸裂,不過好在範妖也不是泛泛之輩,在中招的同時間,便是猛的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噴出,然後鑽入眉心之間,在那裡形成了一片血紅的紋路。

那種神魂劇痛的感覺,這才漸漸的散去。

砰!

但當他剛剛止住劇痛時,便是察覺到前方有着急促的破風聲響起,當即心頭一凜,暗叫糟糕。

周元的身影如鬼魅般的衝來,五指緊握成拳,皮膚閃爍着玉光,骨骼中有着銀芒綻放。

轟!

他面色冷冽,一拳之下,裹挾着龐大的力量,直接抓住範妖的破綻,對着他要害部位狠狠的轟來。

範妖倉促之下,只能以血紅源氣在面前形成一層源氣光幕。

咔嚓!

然而周元這一拳落下,源氣光幕瞬間崩裂,那一拳便是轟在了的範妖胸膛之上,他當場一口鮮血噴出,身形狼狽的墜落而下,在那巨大的六彩湖湖面上,划出了長長的痕跡。

這邊的戰鬥,也是在第一時間被諸多有心人看在眼中,當即天地間便是爆發出無數的驚呼之聲。

那一道道目光,帶着濃濃的震驚,望着天空上周元的身影,顯然他們都沒想到,周元與範妖的交鋒,最先受傷的,竟然反而會是後者...

那另外兩處戰圈,唐小嫣與金章也是註意到這種情況,金章雖然也感到驚愕,但鑒於周元之前的諸多奇跡,所以一時間還算能接受。

反而是唐小嫣張大着紅潤的小嘴,美目中滿是震動。

顯然這一幕對她造成了不小的衝擊。

半空中,周元居高臨下的望着那湖面上的身影,雖說先前取得了優勢,但他卻並沒有因此放鬆,因為他能夠感覺到下方範妖的身影,體內似乎是有着一股極端驚人的源氣波動在醞釀。

血紅的氣流,緩緩的從範妖的體內升騰起來,他一點點的抬起頭來,那本就略顯猩紅的眼瞳,在此時完全的化為了血紅之色。

眼角處,甚至有着鮮血流出,看上去極為的可怖。

一股無法形容的暴虐殺意,從其體內散髮出來。

顯然,先前被周元所傷,徹徹底底的激怒了這位在聖宮排名第三的首席弟子...

血紅的氣流在範妖身體上匯聚而來,最後竟是形成了一道約莫千丈左右的巨大血紅影子,那道血影,宛如血魔,當其出現時,周元感覺體內的血液,似乎都是在此時變得紊亂起來。

周元的面色變得凝重起來。

而遠處,唐小嫣見到那道妖異的血影,俏臉卻是一變,急忙喝道:“周元小心,那是聖宮血聖殿的最強源術...”

她的聲音尚還未曾落下,周元便是聽到,一道陰沉森冷到極致的聲音,緩緩的從那下方範妖的嘴中,傳盪響起。

“大!血!妖!術!”

(今日兩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