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的棺材豎立於半空中,那寧墨的屍身就站於其中,一股陰森詭異的氣息散髮出來,令得唐小嫣,金章的面色都是忍不住的一變。

嘎吱!

寧墨的屍體在此時發出了詭異的聲音,然後竟是動了起來,邁動着僵硬的步伐,緩緩的從那血棺之中踏了出來。

他的雙目,一片灰白,沒有絲毫的生機,但其身軀之內,卻是有着一種極為陰寒的波動在散髮出來。

“你,你竟然將同門的屍體都煉製成了血屍?!”唐小嫣咬着銀牙,寒聲道。

周元眉頭也是微皺起來,眼中掠過一抹厭惡,這範妖做事還真是不擇手段,寧墨怎麼說也算是他的同門,這家伙,竟然將其屍身煉製了。

範妖對於他們的目光卻是視而不見,而是伸出手掌,輕輕撫摸着寧墨那灰白的屍身,眼中掠過一絲迷醉之色。

煉製這種血屍,對材料要求極為的嚴苛,而且還必須是死亡時間極短,這才能夠保存其生前的一些實力。

以往他就迷戀此術,但卻始終沒有合適的對象,這次寧墨,卻是成為了他最好的試驗材料。

經過他的煉製,這具血屍的實力,並不會比寧墨生前弱,未來好好培養的話,甚至還能夠超過其生前。

當然,那種培養所需要的資源也是極為的龐大,大到連範妖都是有些難以承受。

“能夠在死後,還對聖宮有貢獻,想必寧墨師弟知曉了,也會很開心的。”範妖抬起頭,對着周元,唐小嫣微笑道。

“而且我想,此事就算是傳回宮內,宮內的長老們也不會對此有什麼異議,畢竟,聖宮威嚴高於一切,我用寧墨的屍身,為我們聖宮輓回了威嚴,這一切就很值得。”

範妖猩紅的眼瞳,停留在周元的身上,嘴角的弧度顯得極為的陰森。

“周元首席,現在的局面,你還覺得你們有絲毫的勝算嗎?”

範妖雙手插在袖間,氣定神閑,在將百花仙宮的一位首席踢出局後,整個局面再度回到了他的掌控之中,三對三的情況下,範妖並不認為對方有任何翻身的餘地。

唐小嫣與金章的臉色,也是在此時變得有些難看,顯然同樣是察覺到局勢有些不妙,雖說雙方數量上持平,但範妖可不是一般的首席。

他的實力,在整個蒼玄宗諸多首席中,都能排進前十。

這就導致一旦範妖那邊取得勝利,那麼整個局面,就會面臨崩盤。

瞧得唐小嫣與金章的面色,範妖也是輕笑出來,道:“唐小嫣,現在是否後悔了?你真以為,蒼玄宗這些廢物能頂什麼用嗎?”

唐小嫣還未曾回答,周元已是從她的身旁走了上來,他扭了扭脖子,神態閑淡,道:“廢話這麼多...頂不頂用,打了就不知道了嗎?”

“那寧墨之前也是如你一般的嘴臉,最後呢?”

唐小嫣望着周元那修長的身影,微微怔了怔,不知道為何,當見到他那般從容的神態時,她先前心中的一些不安也是漸漸的散去。

或許,他是真有些本事的吧?

“金章首席,唐小嫣首席,那王淵與血屍,就交由你二人吧,這範妖,交給我來便是。”周元偏頭,道。

金章與唐小嫣聞言,皆是點了點頭。

“小心。”唐小嫣額外叮囑了一聲。

然後兩人便是迅速的對着左右兩側疾掠而去,將戰場拉開。

範妖揮了揮手,王淵與血屍也是追着唐小嫣,金章而去,他雙臂抱胸,似笑非笑的盯着周元,道:“我真的很好奇,究竟是什麼給了你這麼大的自信,敢與我單獨正面相鬥。”

周元沒有回答,只是手掌一握,天元筆出現在手中,迅速的膨脹開來,雪白的筆尖,泛着寒光,斜指湖面。

那自他體內散髮出來的氣勢,也是在此時緩緩的攀升。

“天源兵嗎...”

範妖在先前的戰鬥中,已是見識過周元這天元筆的詭異,所以眉頭微挑,手掌之間有着血光浮現,下一刻,一柄白骨鬼爪杖出現在了其手中。

鬼爪探開,鋒利陰森,其上流轉着陰煞之氣。

赫然也是一柄天源兵。

當那白骨鬼爪杖出現時,範妖周身的空氣都是變得陰冷起來,仿佛有着鬼嘯聲傳出。

雖然範妖嘴上諸般看不上周元,但真要動手,卻不見多少小覷,顯然是保持着謹慎,免得陰溝里翻船。

周元手中天元筆輕輕一抖,金色的源氣自其天靈蓋爆發而起,其中隱約可見金蟒盤旋,雄渾的源氣,倒映在其身後,隱隱的化為了漫天金色星斗。

“源氣化星斗?”

範妖雙目微眯,盯着周元,緩緩的道:“在七重天的時候,源氣底蘊就能夠達到這種程度,周元,你還真是有些了不得。”

“不過,如果你以為這就是你在我面前橫行的資本,恐怕你就大錯特錯了!”

他手中的白骨鬼爪杖猛然一跺,頓時血紅的源氣鋪天蓋地的衝天而起,血光在其身後流轉,同樣是化為了漫天星斗。

而且,他的源氣所化的那一片星斗,顯然比周元那邊,要強橫數分。

這範妖的源氣底蘊,最起碼都是達到了一萬三的數量,這比起周元堪堪破萬的源氣星辰,顯然是要更為的雄厚。

在那六彩湖外,諸多目光鎖定在周元與範妖交手的戰場,而當他們見到兩位首席皆是能夠源氣化星斗時,不由得驚嘆出聲。

不過,從場面上來看,顯然還是範妖占據着一些優勢。

六彩湖上空,周元與範妖的視線對碰到一起,皆是有着濃烈的殺意瀰漫出來,顯然對於對方,兩人心中的殺意都是強烈到了極致。

轟!

下一刻,他們身後的漫天星斗爆發出璀璨光彩,狂暴無匹的源氣風暴,橫掃而開,兩人的身影,幾乎是同時消失。

數息後,兩道身影直接是在天空中對碰到了一起。

無數道視線匯聚而來,凝聚在那兩道如天雷地火般相撞的身影...

他們知曉,這六彩湖之爭,究竟誰能笑到最後,恐怕就要看這兩位的一場爭鬥了...而這場爭鬥,不論最終誰贏,都將會名傳玄源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