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妖那瀰漫著殺意的聲音在此地響起,那股陰森之氣,似乎是令得空氣溫度都是降低了下來…

唐小嫣等人也是一驚,先前範妖與她們說話時,倒還是極為的和善,可此時面對着蒼玄宗的範妖,面目卻是顯得有些可怕了。

雖然她們也知曉聖宮與蒼玄宗摩擦不小,但也沒想到範妖等人一見到蒼玄宗,就直接開始撕破臉皮,絲毫不帶猶豫。

在百花仙宮那眾多目光的註視中,周元的目光,也是與那範妖略顯猩紅的眼瞳對視在一起,他神色平靜,絲毫沒有因為範妖那毫不掩飾的殺意就有所失態。

“真是好大的口氣,就怕你沒這等能耐。”周元緩緩的道。

他並沒有絲毫的退步,反而顯得更為的強硬。

而他這般回應,落在百花仙宮那邊,也是引得諸多女孩驚呼出聲,那範妖一看就不好惹,此時再這麼硬碰上去,難道蒼玄宗真是打算和聖宮的人現在這裡開戰嗎?

“周元…”綠蘿大眼睛中掠過一抹擔憂。

“哼,這家伙還真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在那一旁,趙茹冷哼一聲,道:“聖宮那邊領隊的可是範妖,他的實力,在聖宮十大首席中都名列前茅,那周元此時選擇與他硬碰,簡直就是不知所謂。”

在她看來,那周元完全是為了一些臉面強撐,甚至不惜徹底的範妖,只是這種口舌之快,恐怕只會給他們帶來極為不利的結果。

那唐小嫣也是微微沉默,雖然趙茹的話有些難聽,但也有着幾分道理,在實力不如對方的實力,選擇忍讓並不是什麼錯誤。

為了一時意氣,反而會將其他蒼玄宗的弟子搭上去。

畢竟眼下來看,聖宮這邊的陣容,明顯要比蒼玄宗那邊更強一些。

“小嫣師姐。”綠蘿拉了拉唐小嫣的衣角,小臉上有着急色,似乎是想要求後者幫忙化解一下。

她對於那範妖的名頭有所耳聞,知曉這位就算是放在聖州大陸所有勢力中的首席里,都能夠排進前十,要論起單打獨鬥,就算是她們這位唐小嫣師姐,也不見得能夠在其手中取得多少的優勢。

唐小嫣瞧得綠蘿那請求的眼神,有些猶豫,畢竟眼下這局面,她們一齣面的話,無疑會得罪聖宮,身為領隊者,她這樣做並不明智。

“小嫣,他們之間的恩怨,跟我們百花仙宮沒有任何關係!”趙茹見狀,立即臉色微沉,道:“我們沒有插手的理由。”

她與範妖還算熟識,自然是不願意冒着得罪他的風險,去幫那些沒有多少好感的蒼玄宗弟子。

“而且,此事是那叫做周元的家伙魯莽所致,讓他得到一些教訓,也是對他好。”

其他一些親近趙茹的百花宮女弟子,也是紛紛點頭,表示不太願意無緣無故的摻和進雙方的恩怨之中去。

唐小嫣見狀,也只能對着焦急的綠蘿投去歉意的目光,畢竟趙茹說得也沒錯,她們並沒有幫助蒼玄宗的理由。

在她們這邊討論的時候,那範妖雙目微眯,盯着周元,嘴角有着陰森的弧度掀起:“周元,你殺了我聖宮首席寧墨師弟,眼下還敢如此囂張,你真當我聖宮是泥捏的不成?”

周圍那些聖宮弟子,皆是將不善的目光鎖定向周元,眼中有着仇恨之意。

而他這話一齣,倒是在百花仙宮那邊引起了一些動蕩,這一次,即便是唐小嫣與趙茹兩位首席,都是有些驚愕的看向周元。

周元,竟然斬殺了一位聖宮的首席?!

“怎麼可能?這家伙不過只是七重天的實力,如何能斬殺聖宮的首席?!”趙茹忍不住的道。

唐小嫣倒是驚異的掃了掃面色波瀾不驚的周元,紅唇微啟的道:“看來這位蒼玄宗的首席,沒我們想的那麼簡單。”

“我就說了,周元他很厲害的!”綠蘿此時又有些小得意的道。

趙茹掃了她一眼,冷笑道:“是厲害,所以眼下激怒了範妖,他殺了聖宮的首席,看他此次怎麼收場!”

綠蘿聞言,柳葉般的眉也是忍不住的緊蹙了起來。

“寧墨死了?”

而當周元聽到此話的時候,也是略感驚訝,雖說那寧墨之前被他傷得極重,但應該不至於直接就死掉才對…

不過糾結於此並沒有意義,那寧墨死了,也算是罪有應得。

“他殺了我蒼玄宗十數位弟子,死便死了吧。”周元無所謂的道。

他十指握攏,身體上有着金色的源氣緩緩升騰起來,他目光盯着範妖,淡笑道:“廢話就別說了,若是想打的話,我蒼玄宗奉陪便是。”

“不過…”

他的聲音頓了頓,忽的掃了一眼遠處的百花仙宮,道:“想要吃下我們,也得小心把自己撐死了,反而被第三者撿了便宜。”

遠處,那唐小嫣與趙茹聽到此話,也是愣了愣。

趙茹柳眉倒豎,道:“這小子好狡詐,竟敢利用我們!”

唐小嫣美眸閃了閃,意味深長的看了周元一眼,但卻並沒有說話。

“哈哈,小子,我與百花仙宮的兩位師妹也算是認識,你這種手段,恐怕沒幾分作用。”範妖也是大笑一聲,譏諷的道。

周元笑道:“原來如此,那倒是我多慮了,來吧。”

範妖望着周元,臉龐上的笑容反而是一點點收斂下去,眼神有些陰沉,他為人本就是生性多疑,要說相信百花仙宮,那更是不可能的。

在六彩寶地的誘惑下,就算是同門都不一定信得過,更何況外人?

以眼前蒼玄宗的實力,他們雙方交手,必然會有所損傷,到時候在實力減弱的情況下,如果百花仙宮起了異心,對他們而言,的確是極為的不利。

一旁的王淵也是猶豫了一下,對着範妖低聲道:“百花仙宮,可不是什麼花瓶。”

他也是在提醒範妖,百花仙宮雖然都是一些女弟子,但能夠成為六大巨頭宗派,誰若是將她們當做無用的花瓶,恐怕會付出不小的代價。

範妖面無表情,眼神極為的陰冷與惱怒,這周元倒是狠毒,一句話就逼得他有些進退兩難。

他的目光閃爍,片刻後,忽的深吸一口氣,臉龐上的陰冷盡數的散去,他淡笑兩聲,伸出手指,對着周元笑着點了點。

“你這小子,倒是狡詐…”

“不過眼下這裡的確不是收拾你們的地方,但相信我,如果你們此時不選擇滾離的話,之後會發生什麼,恐怕就真怪不得我了。”範妖深深的看了周元一眼,道。

“那就拭目以待吧。”周元漫不經心的道。

範妖嘆息一聲:“那可真是可惜了。”

說著,他便是轉過身去,似乎是要結束談話。

而瞧得他這般模樣,繃緊身軀的金章等人,也是悄悄的鬆了一口氣。

不過,就在那範妖身軀轉過去的那一刻,他的眼瞳之中,忽有血光浮現,這一瞬間,周元腳下的地面,忽然被撕裂開來。

一道血光,帶着尖嘯聲暴沖而起,直指周元咽喉要害。

這道攻勢,來得極為的詭異陰險,乃至於一旁的金章等人都是反應不過來,只能驚駭欲絕的望着血光洞穿向周元的要害。

那範妖,明明已是一副暫時退讓的姿態,可卻在暗中悄然的佈置下如此狠毒殺招,簡直是陰險到了極致。

百花仙宮處,諸多女弟子也是發出驚呼聲,綠蘿更是瞳孔都在此時放大起來。

“周元!”

她的尖叫聲,響徹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