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聖宮的隊伍撤離這片山脈後,那些遠處的各方人馬,也是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原本他們還指望着這兩大巨頭宗派的隊伍能夠真正的廝殺起來,只有這樣,他們才有可趁之機。

他們能夠猜到,雙方手中的玄源之精,必然相當的充沛。

但可惜的是,雙方並沒有失去理智。

於是,失去了機會的他們,也只能陸陸續續的散去。

不過短短數分鐘,這片吵雜的山脈間,便是再度變得安靜下來。

而在那些各方人馬撤走後,在後方的天地間,忽有諸多的破風聲傳來,然後金章他們便是見到數十道身影從天而降。

正是顧紅衣,周泰,呂嫣等人,不過當他們趕到這裡的時候,只能看見那狼藉的戰場。

“金章首席,你們沒事嗎?”他們的目光最先看向金章以及那些蒼玄宗的弟子。

顧紅衣美目四處的掃視着,有些疑惑的道:“周元,那聖宮的人呢?”

金章忍不住的一笑,道:“你們來遲了,聖宮的人已經被周元趕走了,對方一位首席弟子,被他重創,不知死活。”

顧紅衣他們面面相覷一眼,這就已經結束了?

“周元首席真的是太強了。”在金章身後,那些被救的蒼玄宗弟子皆是眼神敬畏的看向周元,言語間充滿着尊崇之意。

先前周元以雷霆之勢擊敗寧墨那一幕,給他們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而他們這些人看向顧紅衣等人時,眼中還帶着一些羡慕,畢竟有着如此一位實力的領隊者,搜集玄源之精的效率無疑都會得到巨大的提升。

對於他們這些視線,周元這支隊伍的蒼玄宗弟子皆是感到一些與有榮焉。

金章則是將目光投向周元,抱拳道:“周元首席,這一次,真是多謝了。”

如果不是周元及時趕來,他們這裡,必然凶多吉少。

周元擺了擺手,道:“身為同門,理所應當。”

在進入玄源洞天內,他們蒼玄宗就是一個整體了,而不再以各峰區分,如果他們的實力減弱了,最後在面對着聖宮時,必然會顯得極為的麻煩。

所以周元不太可能會坐視一位首席所率領的隊伍被聖宮所滅。

金章的眼神則是有些複雜,畢竟當初靈紋峰在佈置源紋結界考驗夭夭的時候,他也是結界中樞的鎮守者,這給夭夭與周元都帶來了一些麻煩。

所以對於周元接到急援令便馬不停蹄的趕來,他也是有些感動。

不過金章很快就整理好心態,他看了一眼自己那些狀態不太好的隊員,道:“周元首席,我們先撤離這片地域吧,如今這裡,應該算是聖宮的主場。”

他的面色有些凝重,如果之前王淵所說屬實的話,光是這片地域中,聖宮的首席就來了三位,這般陣容,算是相當強悍了。

雖然他也很是有些疑惑,為何聖宮三位首席會齊聚於此。

不過不管如何,聖宮在這裡的實力太強,他們如果繼續留下去,對他們將會極為的不利,眼下他們應該轉戰其他的地域,搜尋獵取玄源之精。

而讓得金章有些意外的是,周元卻是沉吟着搖了搖頭,道:“我恐怕不打算撤離這片地域。”

他此次帶着隊伍趕過來,不僅僅只是為了救金章等人,更為重要的是,六彩寶地的所在,也是在此處。

經過這段時間的搜集玄源之精,周元非常清楚,想要凝煉出六色等級的築神異寶有多困難,所以周元很清楚六彩寶地是何等的機緣,既然他知道了,那就不可能將其放棄。

金章聞言,顯然是愣了一下,急忙道:“周元,不要魯莽,你先前也聽說了,除了王淵之外,聖宮那位血聖殿的首席範妖也在此處,如果我們不趕緊撤離,一旦他們殺來,我們恐怕將會付出很大的代價。”

“那位範妖,實力很強!”

金章沉聲道:“如果要將聖州大陸各方勢力的首席級別的弟子排名的話,那範妖,絕對能夠進前十。”

“範妖麽…”

周元眼神波動了一下,微微沉默,道:“這片地域,有一座寶地的存在,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這也是為何聖宮會有這麼多首席趕來此處的原因。”

“寶地?”金章也是怔了怔,方纔明白為何周元執意想要留下來,畢竟在這玄源洞天中,寶地就象徵著機緣。

只是,就算是有寶地的存在,如今聖宮強者匯聚,還有着那範妖坐鎮,想要搶奪,可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金章首席,要不你先帶隊伍撤離,我先探探情況。”周元笑道,他也是看出了金章極為的忌憚聖宮那位範妖,所以並不打算勉強後者同他前去。

雖說周元比較希望他們能夠同他一起,畢竟聖宮在這裡匯聚了將近三位首席的陣容,實在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即便三位首席之一的寧墨,已經被他給廢掉了。

但為了保險起見,如果金章能夠跟隨而來,無疑將會加大把握。

金章沉默數息,然後一咬牙,道:“你跑來救了我們,我們怎能將你留下,也罷,既然你想要去那寶地,那我們就跟你去,也算是為你助威。”

如果放任周元前去,到時候面對着聖宮的人馬,周元必然會陷入弱勢,這在金章看來,完全是有些忘恩負義。

周元微愣,顯然是有些意外金章的回答。

“那寧墨被你重創,就算是能夠救活,恐怕也無再戰之力,如此一來,聖宮那邊就只有範妖與王淵兩位首席,總體說來,我們也不比他們差多少。”金章緩緩的道。

既然勸不住周元,那金章只能打算跟他前去。

“你們呢?”金章看向身後其他的弟子,問道。

那些弟子對視一眼,最後皆是咬着牙,道:“如果周元首席有信心的話,那我們自然不怕冒風險,他們殺了我們十多位師兄弟,豈能善罷甘休?!”

但終歸併沒有人懼怕聖宮,畢竟身為蒼玄宗的弟子,他們也是有着自身的驕傲。

金章見狀,也是有些欣慰,看向周元道:“如果周元首席不嫌我們累贅的話,我們願同你前去,助你奪那寶地。”

“畢竟對於那種寶地,我們也算是很有興趣。”

周元笑起來,這一刻他倒的確是感覺到宗門的好處,雖說在宗門內競爭不少,但最起碼,在這種時刻,還是能夠合作在一起,一致對外。

“既然如此,那就再合作一把吧。”他對着金章伸出手來。

金章也是笑了笑,伸手與其握了握。

“希望這一次,能夠將我們之前落荒而逃的場面給找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