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筆懸浮在天空上,雪白的毫毛垂落下來,將那雷青海的四肢盡數纏繞,一些毫毛甚至是穿透了進其血肉中,令得他連體內的源氣都是無法催動。

此時的雷青海,就是一頭待宰的豬。

所以,當雷青海見到周元那滿含殺機的一掌停下時,也顧不得臉龐上的劇痛,急忙點頭,道:“真的是六彩寶地!”

周元眼中掠過一抹驚色。

所謂寶地,是玄源洞天中一種特殊的區域,匯聚着極為磅礴精純的玄源之精,而因為某些特殊的原因,那些玄源之精甚至會自動匯聚凝煉,當玄源之精匯聚得越來越多,最後就會形成天然型的築神異寶!

只要能夠將其得到,那不知道將會省去多少採集玄源之精的麻煩。

周元他們眼前占據的這座山頭,雖說有着不少的三色玄源之精,可估計眾人這麼分散下來,周元雖然得到了不少,但恐怕依舊不夠凝煉出一道三色級別的築神異寶。

而雷青海所說的六彩寶地,那也就是說,在那其中,有可能存在着六色級別的築神異寶!

那簡直比採集六色的玄源之精還要稀罕珍貴!

只要能夠將其得到,那麼待得突破到神府境時,開闢出六神府,已是板上釘釘的事,由此可見,此物之珍貴。

要知道,放眼他們蒼玄宗,如今有把握凝煉出六神府的人,恐怕也就十大聖子能夠做到。

所以面對着這種級別的寶貝,就算是聖子級別的人物,都會為之心動,雖說他們的野心或許不至於六神府,但如果能夠得到六色的築神異寶,也對他們大有裨益。

“你是說,在我們這片地域,有着一座六彩寶地?你從哪裡得來的消息?”短暫的震驚後,周元依舊感到有點不可思議,眼神凌厲的盯着雷青海,再度問道。

六彩寶地,那應該是出現在玄源洞天深處的地方纔對,可他們這裡,還不過只是外圍罷了,所以怎麼會出現?

“你先保證放我走!”雷青海咬了咬牙,道。

周元雙目微眯,盯着雷青海片刻,然後道:“如果我所說屬實,我就放了你。”

雷青海道:“我們小雷門上一次玄源洞天開啟時,曾有一位師兄誤入那片地域,不過那寶地深處,有着極大的排斥之力,唯有身懷四色築神異寶,方纔能夠抵禦住那種排斥。”

“這,這是地圖玉簡,上面有地點標識,你們也有地圖,可以對照!”他生怕周元一個不耐,直接將他斬殺,當即急忙掏出了一枚玉簡。

周元手掌一握,玉簡吸入手中,不過他並沒有直接查看,而是小心的催動神魂之力掃描了一番,在並沒有察覺到任何異樣波動後,方纔將其貼在眉心。

玉簡微微震動,有着信息涌入周元腦海中,那的確是一捲地圖,地圖粗略看去,倒與他們的地圖相差不大,只是在雷青海這玉簡地圖上,只有稀稀拉拉的幾個光點,而且看色彩,也不過兩色左右。

不過周元的心神,很快就匯聚在了那地圖的西北方向,只見得那裡,有着一團極為璀璨的光彩,那光彩呈現六色,光芒前所未有的強烈。

顯然,這應該就是雷青海所說的六彩寶地所在之地。

望着這道光團,即便是以周元的定力,心臟都是在此時忍不住的劇烈跳動起來,他此番進入玄源洞天,最主要的目的,便是要得到七色的築神異寶,好讓得他在突破到神府境時,最起碼開闢出七神府。

如果他能夠得到那寶地中的六色築神異寶,那麼他的目標,基本就完成一半了,這無疑將會省去他諸多的時間與精力。

到時候說不定,還能夠坐七望八!

心中翻江倒海,但周元的神色卻是不顯波瀾,他睜開雙目,將玉簡收起,瞥了一眼那雷青海,淡淡的道:“希望你這線索是真的。”

其實他心中知曉,那六彩寶地,十有**是屬實。

雷青海乾笑道:“絕不敢騙你,現在可以放我走嗎?”

周元似笑非笑的道:“放你走麽?”

雷青海面色一變,道:“周元,你說話不算話?我說了用這線索換我一條命!”

“放心,我會放你走的。”

周元掃了他一眼,忽然將其抓起,直接對着遠處那座古老森林中丟了進去,在將其丟出的同時,周元心念一動,有着諸多雪白毫毛自天元筆中掠出,鑽進了雷青海的體內。

雷青海從天而降,就欲催動源氣,不過旋即他面色便是劇變,因為他駭然的發現,體內的源氣仿佛是在此時被什麼東西封印了一般,竟是動用不得半點。

啊!

於是,凄厲的慘叫聲從他的嘴中傳出來,他的身體直接是划過天際,墜落進了那重重古老森林之間。

周元立於天空上,拍了拍手,他眼神淡漠的望着那古老林間,道:“那些毫毛能封印住你體內的源氣三天,如果三天中你在裡面沒死,那自然就是你的造化。”

不過,那古老林間,有着諸多凶殘源獸,就連他們趕路,都是繞開這些地方,而雷青海如果真能在源氣都沒動用的情況下活下來,那還真是他命不該絕。

周元並沒有殺了雷青海,因為沒有多大的意義,六彩寶地的線索,既然雷青海知曉,那麼那些逃走的小雷門的弟子應該也知曉一些。

而且按照周元所知,六彩寶地一旦真的出現,必然動靜不小,掩藏是不可能的,眼下他提前知道線索,倒是可以為此做一些準備,取得先機。

很多機緣,能夠得到一些先機,就已是殊為不易,奢求太多,倒是有些不切實際。

周元再看了一眼森林中,便是不再理會那雷青海的死活,直接腳踏源氣疾掠而出,最後落回了山頭上。

瞧得他回來,顧紅衣,周泰,呂嫣等人也是趕緊迎了上來。

“那家伙呢?你把他放了?”顧紅衣看看後面,抿着紅唇道,看樣子她對那雷青海倒是討厭得很。

周元笑了笑,將對雷青海的處置說了一下。

顧紅衣等人聽完,都是面面相覷,然後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寒顫,他們實在想不出一個人源氣封印的情況下,怎麼可能在那森林中活下來。

而且,在這期間,雷青海將會享受到諸多恐懼。

一想到那一幕,他們倒是感到極其的解氣了。

“這家伙,也是咎由自取,竟然敢將主意打到我們蒼玄宗頭上來了!”顧紅衣冷哼道,對那雷青海的下場毫不同情。

周元笑了笑,問道:“我們沒什麼損傷吧?”

“基本無礙,有幾個弟子稍微有點小傷而已。”

顧紅衣螓首微點,旋即她看着周元,俏麗的臉頰上有着動人的笑顏浮現着:“此次爭鬥,你倒是打出了名頭,想必要不了多久,你在這片地域,也算是個名人了,那時候,類似這種不開眼的人,應該會少很多。”

周圍的弟子看向周元的目光中,也是有些尊敬與欽佩之色,周元展現出來的實力,讓得他們安全感大漲,不管各峰間平常有什麼競爭,但到了這充滿着廝殺的玄源洞天中,有着一個實力強橫的領隊者,對他們而言,無疑是最好的事情。

周元對於所謂的出名倒是並不在意,若真是有不開眼的人,他不介意讓其再成為第二個雷青海。

“準備繼續採集玄源之精吧,爭取兩天內將此處採集完畢,然後趕往其他的目標…”

周元抬起頭,望着遠處的方向,眼中有着火熱涌動起來。

接下來這段時間,看來他得全力採集玄源之精了,只要等到他凝煉出四色的築神異寶,那麼他就將會第一時間,趕往那處六彩寶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