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玄宗,山門之前。

宛如玉石般的石梯,蔓延而上,宛如穿入雲霧之中,在那盡頭,有着巨大的石柱矗立,古老的蒼玄宗三字,深深的銘刻其上,隱隱間有着一股恐怖的威壓散髮出來。

這顯然是一件威能可怕的源寶,凡是在此表露出對蒼玄宗敵意的生靈,都將會受到壓制。

而此時,在那山門前的廣場上,有着諸多身影涇渭分明的立於其中。

那些身影,皆是氣勢不凡,周身有着強橫源氣涌動,仔細看去,在那領頭的,正是各峰的聖子,首席。

在不遠處,蒼玄宗的弟子都是盡數出動,遮天蔽日,無數道羡慕與敬畏的目光,望着處於山門前的那些身影。

周元,夭夭也是身處山門前,在他們的身後,跟着周泰,呂嫣,張衍等八位聖源峰的紫帶弟子,此時的後者等人,皆是面露興奮與激動。

因為他們此行,將會代表蒼玄宗,前往玄源洞天。

這是他們成為蒼玄宗的弟子後,第一次有資格前往玄源洞天,當然了,他們都心知肚明,這個資格,其實是周元和夭夭為他們爭取而來的。

如果不是周元讓得聖源峰奪得了源池祭第一,恐怕落在他們聖源峰的名額,頂多也就兩三個而已,怎麼都輪不到他們來。

周元的神色倒是頗為的平靜,不過那眼神深處,還是流出一些期盼之色,對於那大名鼎鼎的玄源洞天,他顯然也是有些好奇。

當然,最為重要的是,在那玄源洞天中,有着機緣能夠令得他在突破到神府境時,開闢出七神府...

既然夭夭都已經很慎重的提醒過他了,那麼周元自然會將此事放在當下的首要位置。

各峰的弟子,涇渭分明的立於廣場間,與聖源峰這邊十來人的數量相比,其他六峰都要顯得壯觀一些,所以看上去聖源峰略顯寒磣。

不過這一次,周圍卻並沒有什麼嘲笑的目光投射而來,那其他各峰弟子看來的目光,反而是帶着一些善意。

即便是連劍來峰的弟子,都是目光躲躲閃閃,未曾再如以往那般的挑釁。

因為這一次,其他六峰的名額,不少都是由聖源峰所贈予,這個人情,六峰誰都拒絕不了。

諸多弟子最前方的高臺上,青陽掌教與幾位峰主負手而立。

“玄源洞天即將於南海現世,你們是我蒼玄宗這一代弟子中的翹楚,進入玄源洞天,既要保全自身,也不得弱了我蒼玄宗之名。”青陽掌教目光掃視開來,宏大的聲音響徹在每一個弟子的耳邊。

周元等眾弟子皆是恭敬應是。

“玄源洞天內,將會匯聚整個蒼玄天無數勢力全力所培養而出的天驕,你們不得因出自蒼玄宗,就心懷自大,行事當謹慎。”

“此行前去,楚青為隊長,孔聖與李卿嬋為副隊長,其餘眾人,當以三人為首。”青陽掌教的目光看向那立於諸多弟子之首的三道身影。

楚青聞言,帥氣的臉龐頓時一苦,忍不住的道:“此事卿嬋師妹最為擅長,我願意讓賢!”

青陽掌教狠狠的剮了他一眼,眼神之凌厲,讓得楚青只能委屈的閉嘴。

不過對於楚青,青陽掌教也是又愛又恨,這個小子天賦沒得說,但性格卻是太過的憊懶,一點都沒有身為蒼玄宗十大聖子之首的自覺。

李卿嬋與孔聖倒是沒有楚青這麼作妖,皆是上前一步,恭敬的道:“弟子領命。”

楚青也只能苦兮兮的上前領命。

“此次前往南海,將會由漣漪峰主送你們前去,她會一直待在南海,直到你們出來。”青陽掌教說道。

在其身旁,身穿宮裝,身材相當火辣的漣漪峰主輕輕一笑,絕美的容顏並不遜色於李卿嬋,而且還有着一股成熟的風情。

周元也是感到有些訝異,顯然沒想到蒼玄宗竟然會派出一位峰主跟隨他們前往,由此可見他們對玄源洞天的重視。

“玄源洞天內必然爭鬥激烈,各方辛苦培養出來的天驕說不定能進去,卻出不來,到時候一些勢力氣急攻心,難免會狗急跳牆,為了防止這種情況,自然是需要一個重量級別的存在去鎮場,收尾。”身旁的夭夭悠悠說道。

“而尋常長老,雖是天陽境強者,但放在這種匯聚蒼玄天無數勢力的場合下,怕還是不夠,也唯有這幾位源嬰境巔峰,甚至都已開闢出偽法域的峰主,才算是夠格。”

周元點點頭,然後看了看夭夭,對於後者能夠知曉漣漪峰主這等層次的強者底細的本事,他表示羡慕敬佩。

畢竟在他的感知來看,除了用深不可測來形容漣漪峰主,也就想不出其他的了。

“時候差不多了,漣漪峰主,你也準備動身吧。”青陽掌教將一切吩咐妥當後,便是看向一旁的漣漪峰主。

漣漪峰主螓首微點,只見得她玉手一揚,便是有着一道光華掠出,最後迎風暴漲,轉瞬間便是化為了一座法舟懸浮於天空上。

那法舟上面,彩紗飄飄,倒是顯得極其的漂亮,同時周身銘刻着古老的紋路,吞吐着天地源氣。

顯然是一座用以趕路的源寶。

“小家伙們,上船吧。”漣漪峰主笑吟吟的道,舉手投足間風情萬種。

不過眾弟子卻是不敢多看,直接是腳踏源氣衝天而起,陸陸續續的落向那座法舟之上。

周元與周泰等聖源峰的弟子,則是看向沈太淵,後者也是衝著他們溫和的笑了笑,道:“去吧,都小心一些,機緣雖難得,可小命才更重要。”

周元等人皆是一笑,抱拳行禮,最後也是腳踏源氣,落向了法舟。

短短數分鐘,山門前的弟子便是盡數上船。

“掌教師兄,那我便先行去了。”漣漪峰主對着青陽掌教說了一聲,嬌軀便是直接出現在了法舟之上。

在那後方,無數的蒼玄宗弟子望着這一幕,有着無數的呼喊聲傳出:“諸位師兄,我等盼你們大勝歸來!揚我蒼玄之威!”

那些年輕的弟子,興奮的揮舞着手。

法舟上,也有着一些弟子對他們揮手。

漣漪峰主微微一笑,然後修長屈指輕輕一彈。

嗡!

巨大的法舟之上,光罩升起,下一刻,源氣洪流噴薄而出,而法舟便是化為一道殘影,瞬息間撕裂天空,遠遁而去。

短短數息,便是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中。

青陽掌教望着遠去的法舟,輕輕一嘆,道:“每次玄源洞天開啟,都會有弟子損傷,希望此次,這些小家伙能平安。”

“就怕聖宮不會罷休。”一旁的靈均峰主沉默了一下,道。

青陽掌教深邃的雙目中有着一抹冷徹之光掠過,天地間的溫度都是有所降低。

“那就試試吧,我蒼玄宗的弟子,可從不弱於誰,他們想要將我蒼玄宗的弟子當做獵物,那他聖宮,也得做好傷筋動骨的打算!”

“看看那最後,究竟是誰吃了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