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同意!”

趙燭的厲喝聲響起,顯然是心中的不滿大到了極致,在他看來,能夠允許周元來幫忙已是讓其出風頭的事了,結果這小子竟然還想分三成源髓?

簡直就是做夢!

“夭夭師妹未免也太不將這萬丈水獸的源髓當一回事了吧?”孔聖也是淡淡的道,言語間有些不滿。 更新最快

其他聖子雖未曾說話,但顯然都是覺得三成太過了。

“之前我們說過,分配以貢獻來算,莫非你們覺得打破龍涎真水不算什麼貢獻?”夭夭美眸清冷的看向眾人,道:“若是如此的話,你們誰行,那就誰上,事後他要分三成,我也沒有異議。”

那孔聖與趙燭皆是一滯,若是他們能夠破解龍涎真水的話,也不會拖到現在了。

但是要讓三成給周元,實在是有些無法接受。

畢竟那是萬丈水獸的源髓,而源池中,多少年才會出現一頭?

眾人沉默了一下,李卿嬋見狀,微微沉吟,道:“三成的確是多了一些,不過如果周元真能夠破開龍涎真水,那的確算是貢獻最大者,兩成的話,應該還算公允。”

“怎樣?”她看向兩邊。

“我無所謂,能趕緊解決掉它就行。”楚青笑呵呵的道。

其他聖子見狀,最終也是點點頭。

孔聖,趙燭二人面色不愉,但見到眾人皆是同意,自然也不好再反對,只能打算先看情況,畢竟對於周元真的能夠破解龍涎真水,他們還是抱着一些懷疑的。

夭夭想了想,也是沒有再反對,周元有兩成源髓,如果再加上她與吞吞所分的那兩份,應該能夠勉強達到九龍洗禮。

而一旁搖晃着尾巴,正心心念念的期待着那萬丈水獸源髓的吞吞,卻是並不知道,它的那一份,還沒有到嘴,就已經被強行的分配了。

“準備吧,我們出手纏住那萬丈水獸,周元你自己找尋機會。”夭夭看了一眼遠處那已經徹底恢復的萬丈水獸,道。

吼!

這個時候,那恢復的萬丈水獸咆哮起來,六隻巨臂砸了砸胸膛,似是有些挑釁,狂暴的波動,一**的自它體內席卷出來。

眾聖子見狀,也是招呼,瞬間暴射而出,滔滔源氣涌動,與那萬丈水獸激烈的戰成一團。

周元立於高空,望着那激烈無比的戰圈,也是暗暗咂舌,與這裡相比,他之前跟百裡澈的交鋒,其實都算不得什麼了。

這些聖子,真不愧是蒼玄宗精心栽培的翹楚之輩。

而當周元立於高空時,在那後方,無數七峰弟子的目光也是帶着狐疑的投射到他的身上。

他們如今也是看了出來,似乎周元要加入到眾聖子與萬丈水獸的戰鬥中去,可這讓得他們倍感不可思議,雖說周元打敗百裡澈展現出了驚人的實力,但這顯然還遠遠沒資格達到聖子的層次。

所以他們不明白,周元在這種層次的戰鬥中,究竟能夠取得什麼作用…

特別是那些劍來峰的弟子,皆是在嘀咕:“似乎是那周小夭強行將周元拉進去的,這是想要在萬丈水獸的源髓上多分一點嗎?”

這種話傳出,也是引得不少弟子皺着眉頭,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吃相未免太難看了,萬丈水獸眼下還沒解決呢,就開始想着分配問題了…

不過也有着更多的弟子道:“那周元加入其中,必然有着一些道理,不然其他聖子不可能會同意的。”

但不管他們如何做想,心中皆是明白,究竟如何,看下去自然就清楚周元加入其中的作用了…

噗通!

而在那無數目光的註視下,周元凝視戰場一會,忽的便是化為流光掠下,一頭便是撞進了源池之中。

“化虛術!”

身形潛入源池,周元的身形頓時迅速的虛化,宛如融入了海水中一般,連自身氣息,都是在此時完美的收斂起來。

轟!轟!

海面之上,讓人炫目的激戰還在持續,萬丈水獸凶悍無匹,六臂揮舞,狂暴的源氣不斷的對着圍繞在周身的眾聖子轟去。

而眾聖子也是毫不手軟,一道道凌厲驚人的源氣攻勢毫不留情的轟擊在其龐大的身軀上。

不過,那萬丈水獸的龍涎真水實在厲害,看似薄薄一層,但卻固若金湯,任由眾聖子如何狂轟猛炸,都是無法將其破開。

而借助着龍涎真水,即便那萬丈水獸以一敵眾,卻依舊是越戰越凶,戰鬥之激烈,看得後方無數弟子都是頭皮發麻。

“那周元究竟行不行?!”激戰中,趙燭怒喝道。

他們這裡激鬥半天,那周元卻是不知蹤影,而萬丈水獸身體上的龍涎真水也沒有半點被破解的跡象。

孔聖淡聲道:“小夭師妹,若是周元師弟沒這本事,那就趕緊撤回吧,我們再考慮其他的對策,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這水獸源氣不斷,我們雖然底蘊不淺,但也禁不住這種消耗。”

李卿嬋等聖子也是美目看向夭夭,欲言欲止。

夭夭一如既往的俏臉淡漠,並不理會眾人,只是手中源紋筆掠下,形成道道複雜源紋,吸取天地源氣,形成攻勢,轟向萬丈水獸。

“不要停,繼續拖住它!”李卿嬋銀牙輕咬,道。

其他聖子聞言,也只能繼續加大攻勢,只是那心中對周元的期盼顯然是在漸漸的減弱。

而當海面激戰不斷時,在那海水中,周元近乎虛化般的身影,已是接近了萬丈水獸下方。

萬丈水獸的巨足,踏入海水中,宛如兩座山嶽矗立於海中,周元的身影與之相比,倒是宛如螻蟻般的渺小。

不過也正因如此,當他接近時,那萬丈水獸並沒有任何的感應。

周元接近,伸出手掌,停留在了那覆蓋萬丈水獸身軀錶面的龍涎真水外,下一刻,只見得其掌心有着血紅色出現。

赫然是怨龍毒。

怨龍毒微微蠕動,在周元的催動下,有着一縷縷血金色的氣流悄然的釋放出來。

那種氣流,極為的神妙,當其出現時,隱約帶着龍吟聲,四周的天地源氣都是受到引動。

血金色的氣流,與那暗黃色的龍涎真水接觸,不過卻並沒有出現任何的排斥,而是直接毫無阻礙的就融入了進去。

周元見狀,頓時大喜,果然如夭夭所料。

轟!

而在那高空上,激戰還在持續,而那趙燭因為之前就受創,所以屢屢被萬丈水獸的攻勢逼得頗為的狼狽。

當他又是險險避開那萬丈水獸一記狂暴的源氣光球時,終於是爆發了,面色鐵青的喝道:“周元,如果你沒那本事,就給我滾出來,不要耽擱我們時間!”

夭夭面無表情,精緻雪白的下巴輕輕一揚。

吼!

吞吞頓時咆哮出聲,毫不猶豫的放棄了攻擊萬丈水獸,轉頭便是化為一道流光,對着那趙燭暴射而去,鋒利的爪子閃爍着黑光。

鐺!

不過一旁有着一道鋒利的劍光呼嘯而至,將吞吞利爪阻攔而下。

孔聖怒視夭夭,喝道:“你做什麼?!”

夭夭根本沒有回答的意思,手中源紋筆一抖,便是有着諸多源紋成形,化為漫天火雷,火雷凝聚,形成巨大的火雷之蟒,虎視眈眈的鎖定了孔聖。

一時間,這高空頓時混亂起來,其他聖子也是一陣頭大,這下麵的萬丈水獸還沒解決呢,結果上面就自己打起來了。

李卿嬋也是感到心累,正要說話,忽然的怔了下來,有些難以置信的望着下方那萬丈水獸。

“龍涎真水…破了?”

她的聲音傳開,頓時令得混亂的上空一靜,眾聖子驚愕的目光立即投射而去。

然後他們便是見到,此時那萬丈水獸身軀錶面的暗黃水衣忽然紊亂震動起來,然後那暗黃水衣便是溶解開來,順着那龐大的身軀不斷的滴落下去。

短短不過數息,那讓得眾聖子頭疼萬分的龍涎真水,便是在此時溶解得乾乾凈凈。

高空中,正面色鐵青的趙燭望着這一幕,臉龐也是一點點的僵硬了下來。

那孔聖的眼中,同樣是掠過一絲震驚之色。

龍涎真水,竟然真的被那周元給破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