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聖源峰弟子駐扎的島嶼遠處上空,諸多劍來峰的弟子凌空而立,虎視眈眈。 更新最快

而在這些劍來峰弟子前方,有着一名身材欣長的男子負手而立,他眼神銳利,周身隱隱的有着強橫源氣波動散髮出來。

此人名為鐘雲,在劍來峰也不是泛泛之輩,此次的首席之爭,他也是名列前茅,只是最後敗在了百裡澈的手中,這才無緣首席之位。

雖然輸在百裡澈的手中,但鐘雲心高氣傲,始終不曾服氣,平日里與百裡澈也是有些糾紛,此次百裡澈將他派出來,顯然也是有着將他支開的意思。

“哼,一個區區聖源峰,竟然也要將我派來,這百裡澈,真的是太過分!”鐘雲遠遠的望着那座島嶼,面色有些陰沉,哼道。

周圍的那些弟子聞言,都是乾笑一聲,不敢接話,鐘雲敢這麼斥責百裡澈,他們卻不敢。

“鐘雲師兄,我們已經圍困這裡兩天了,這聖源峰竟然也沒什麼動靜…”有弟子趕緊將話給岔開。

鐘雲聞言,面露譏諷與不屑,道:“這聖源峰幾百人能做得了什麼?真以為出了一個首席他們就能翻天了不成?”

“那周元,不過是勝了袁洪而已,如果放在我們劍來峰的首席之爭,恐怕他連前五都進不了。”

“如果不是忌憚那周小夭與那頭神秘小獸,我就直接橫推過去,將他們全部踢出源池了。”

顯然,對於周元這位聖源峰的首席,鐘雲內心中也是如百裡澈一般,並沒有真的太將其當回事,畢竟雖然都是首席之爭,但聖源峰與劍來峰的難度,顯然不在一個層次上。

旁邊的弟子連連附和,旋即有些遲疑的道:“不過這兩天不管我們如何戲耍掠奪那些聖源峰弟子,那周元與周小夭都未曾露面,真是奇怪。”

鐘雲眼神微凝,顯然也是察覺到這一點,他望着島嶼深處,喃喃道:“那周元沒啥本事,不足為懼,不過那周小夭,連兩位聖子都不敢小覷…他們縮在島嶼中不出,恐怕是在搞什麼。”

他眼中精光閃爍,半晌後,沉聲道:“吳青藤,你們率領八百人從島嶼右側佯攻,吸引聖源峰諸弟子以及那頭神秘小獸的註意,我會率領兩百精銳弟子,趁機闖入島中,我必須確定那周元與周小夭躲在裡面究竟在做什麼!”

“是!”

其他那些劍來峰的弟子在此處早已無聊至極,一聽到鐘雲竟然打算攻島,頓時振奮起來,齊齊應道。

劍來峰的進攻,在一炷香後開始啟動。

這般聲勢的進攻,也是立即引得島內諸多聖源峰弟子一片騷動,最後周泰,張衍,呂嫣三人率領眾弟子迎擊,在那海面上鬥得不可開交。

而吞吞也是懶洋洋的加入戰場,不過它所過之處,劍來峰弟子紛紛逃散。

在這邊一片混亂交手的時候,那鐘雲卻是率領着兩百名精銳弟子,悄悄的潛入進島,然後迅速的搜尋起來。

十數分鐘後,他們便是將島內搜尋完畢,令得鐘雲有些驚訝的是,他們並沒有發現周元與周小夭的蹤跡,而且外面鬥成這樣,這兩人也沒有半點現身的跡象。

“他們兩人不在這裡!”

鐘雲臉龐上滿是驚訝,旋即嘴角有着譏諷浮現出來,道:“這兩人,莫非是丟下聖源峰的弟子獨自去獵取源髓了?”

“倒還真是機敏,知曉聖源峰的弟子根本無可救藥,還不如依靠他們兩人多獵取點源髓。”

唰!唰!

鐘雲抬起頭,望着另外一個方向,只見得那裡周泰,張衍,呂嫣三人正帶着一些聖源峰的弟子急急的趕回來,顯然是察覺到了他們潛入島內。

鐘雲見狀,眼中掠過一抹不懷好意,旋即暴喝出聲:“聖源峰的蠢貨們,那周元和周小夭早就跑了,把你們這些沒用的東西給拋棄了,虧你們還眼巴巴的守在這裡!”

周泰三人以及諸多聖源峰的弟子都是停了下來,有些震驚的望着島內,顯然他們也是不知曉辛苦守了好幾日的島內,竟然是空無一人。

而其他的那些弟子,更是面面相覷,進而神色有些頹敗起來,本就低落的士氣,在此時徹底的崩壞。

周元與周小夭是他們此次源池祭的所有希望,然而眼下兩人都不知道去了哪裡,這對眾人的打擊顯然不小。

周泰三人望着徹底失去士氣的聖源峰弟子,也是沉默了下來,面色複雜。

鐘雲瞧得眾人這幅模樣,不由得得意一笑,道:“我勸你們還是主動退出源池祭吧,免得到時候多受羞辱。”

“而且,你們那個首席,看起來靠不住。”

鐘雲大笑着。

在其身旁,那些劍來峰的弟子也是哄笑出聲,看向聖源峰眾人的目光充滿着戲謔。

聖源峰諸多弟子都是沉默不語,麻木的接受着對方的嘲諷。

“閉嘴!”呂嫣俏臉鐵青,喝斥道。

鐘雲不屑一顧,道:“給你們一天的時間,如果不主動退出,那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

他一揮手,便是要帶着劍來峰的弟子離去。

不過,就在他剛欲轉身的那一瞬間,一道平淡的聲音,忽的響起,落在了所有人的耳中:“既然來了,還走哪裡去?”

鐘雲身形一僵,猛的偏頭,看向島內深處的一座山頭上,只見得那裡,一道修長的年輕身影,不知何時的出現,面無表情的盯着他。

周泰,呂嫣等諸多聖源峰的弟子也是看見了那道身影,當即爆發出無數驚喜的聲音:“首席!”

那道身影,赫然便是消失了數天時間的周元!

鐘雲也是有些驚疑的盯着周元,道:“你這小子,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先前他們明明搜了個一遍,都未曾感覺到周元的存在。

周元眼神冷厲的盯着鐘雲,卻是未曾說話,而是一步邁出,他的身影便是猶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鐘雲前方,一拳轟出。

“不知死活!”

鐘雲見到周元竟然敢主動對他出手,當即面色便是一寒,旋即露出獰笑:“真以為我會將你這個聖源峰的首席放在眼中嗎?!”

“既然你要自取其辱,那我就讓你看看,你們聖源峰跟我劍來峰,究竟差了多少!”

轟!

雄渾驚人的源氣,猛然間自其體內爆發而起。

不過雖然嘴上這般說著,但鐘雲下手卻是毫不留情,雙掌合攏,猛然拉開,一柄暗青色的劍影便是在掌心成形,散髮着無邊的鋒利氣息。

“青月影劍光!”

鐘雲厲喝出聲,青色劍影呼嘯而出,宛如一抹青色毫光,以一種肉眼難以察覺的速度對着周元暴刺而去。

劍光過處,連虛空都被分開。

這鐘雲一齣手,便是殺招。

青色劍光在周元眼瞳中急速的放大,然而他依然是面無表情,身體錶面,皮膚有着玉光浮現,體內骨骼,銀光漸放。

源氣在經脈中奔騰。

轟!

他五指緊握,一拳轟出。

有着雪白的毫毛自袖中涌出來,纏繞在手掌上,然如拳套一般,最後漆黑之色覆蓋而上…

破源!

拳影掠過,一拳便是與那青色劍光硬碰在一起。

“你找死!”鐘雲獰聲道。

咔嚓!

然而,他的聲音剛剛落下,其瞳孔便是猛的一縮,有着駭然之意涌現而出,因為他見到,當那道拳影呼嘯而過時。

他那一道青色劍光,竟是硬生生的被一拳轟爆!

“怎麼可能?!”驚駭的聲音從他的嘴中傳出,他無法相信他傾盡全力的一擊,竟然會被周元一拳就轟爆。

鐘雲渾身的汗毛倒豎,隱隱的感覺到不安,眼前的周元,似乎並沒有他想象的那麼弱。

唰!

他身影暴射而退,顯然打算退避。

不過,他的身影剛動,便是見到一道拳影破空而來,五指探開,下一瞬間,宛如鷹爪一般牢牢的抓在了他的喉嚨上。

周元緩緩抬頭,面無表情的望着被他提起來的鐘雲,輕描淡寫的道:“你也沒多厲害啊,為何口氣這麼大?”

聖源峰的那些弟子見到周元大展神威,一招擒住鐘雲,也是爆發出了歡呼聲,這些天來的那憋悶之氣,總算是吐出來了一些。

鐘雲面色鐵青的掙扎着,艱難的厲聲道:“周元,你敢動我,信不信我劍來峰直接開戰?!”

在那後方,那些劍來峰的弟子,也是喝道:“還不快放了鐘雲師兄,否則我劍來峰頃刻間踏平你們!”

聖源峰弟子的那些歡呼聲噶然而止,顯然也都是感受到劍來峰所帶來的壓力。

那鐘雲見到這一幕,眼中有着譏諷流露出來,他狠狠的盯着周元,喝道:“還不將我放開?!”

有着劍來峰當背景,他就不信周元敢對他如何。

啪!

然而,他的聲音剛剛落下,便是見到一道掌影狠狠的揮來,直接是甩在他的臉龐上,將他嘴角鮮血都是打了出來。

周元收回手掌,隨意的甩了甩,皺眉道:“不要恬噪。”

鐘雲獃了下來,下一刻,他猙獰的看向周元,咆哮道:“你敢打我?!”

轟!

回應他的,是一記足以轟裂山嶽般的重拳,那一拳帶着音爆,重重的轟在鐘雲胸膛上,一拳便是將他轟飛出去,將那島嶼中的一座座山頭都是撞碎開來,巨石滾落,將鐘雲的身軀掩埋了下去。

整個島嶼內外,都是一靜。

所有人都是不可思議的望着這一幕,特別是那些劍來峰的弟子,他們沒想到周元竟然這麼大膽,毫不猶豫的就將鐘雲給打殘了…

而聖源峰的弟子也是咽了一口口水,同樣被周元的手段所震懾,不過在被震懾的同時,他們的體內,反而是有着一些滾燙之意在流淌,周元已經用行動表明瞭他面對劍來峰不會有絲毫退讓的態度。

周元微微偏頭,看向周泰等聖源峰的弟子,道:“怕不怕?”

諸多弟子對視一眼,有着人咬牙道:“我們不怕劍來峰!只要有首席您!”

周元見狀,方纔輕輕一笑,然後手指指向了那些有些劍來峰弟子,淡淡的道:“既然如此,那就將他們全部都給留下來吧…”

“從現在開始…”

“聖源峰對劍來峰,宣戰了。”

當周元那最後一句落下時,所有聖源峰的弟子,都是感覺到體內的血液,仿佛是在此時沸騰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