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亭中,原本和諧的氣氛,因為百裡澈的突然到來,變得有些冷下來,周泰三人都是目光不善的將其給盯着。 更新最快

周元的神色倒是沒什麼波瀾,看了那百裡澈一眼,平靜的道:“你想說什麼?”

百裡澈放下茶杯,淡淡的看着周元,道:“我劍來峰此次依舊可以保你們一手,不過卻是有着條件。”

他態度居高臨下,嘴角帶着一抹譏誚之意,有着一種施捨般的味道,這讓得一旁的周泰等人面色微怒。

“說來聽聽。”周元也是饒有興緻,雖然劍來峰的保護絲毫不再他的考慮之內,但他倒是想要聽聽這位劍來峰的首席究竟想做什麼。

百裡澈漫不經心的道:“聽說今天沈長老行使峰主之權,逼得陸宏長老一脈,遷回劍來峰?呵呵,沈長老可真是心急啊,還真當自己已經成為聖源峰的峰主了嗎?”

他的聲音中,帶着一絲諷刺。

不過他也沒等周元他們回答,只是擺了擺手,盯着周元,道:“這第一個條件,我希望周元師弟能夠出面,和沈長老談一談,收回之前的峰主令,畢竟陸宏一脈在聖源峰這一年多下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如今聖源峰重開山門,就這麼迫不及待的過河拆橋了嗎?”

周泰,呂嫣他們聞言,頓時怒極而笑,道:“好一個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陸宏一脈將我們聖源峰搞得雞飛狗跳,這句話他們也有臉受?”

百裡澈冷淡的掃了他們一眼,道:“自己沒實力,又怪得了誰?若是你們之前靠得住,陸宏一脈怎會出現在聖源峰?”

“你!”周泰三人憤怒起身。

周元擺手將他們制止下來,在這百裡澈面前顯露怒意,本身就露了下乘,所以他只是淡笑道:“命令是沈師親自所下,怎能隨意更改。”

“別人不信,你倒不一定。”百裡澈玩味的笑道:“你好歹是聖源峰的大功臣,如果不是你,沈長老怕也是無法執掌聖源峰。”

“你說了第一,似乎還有第二?”周元不置可否,道。

“第二就簡單了…”百裡澈修長的手指輕輕彈了彈桌面,道:“此次的源池祭,若是你們遇見危機,我劍來峰會出手相助,不過待得結束時,你們需要交納五成的源髓。”

“五成?!你怎麼不去搶!”張衍面色陰沉,怒喝道。

周泰與呂嫣也是死死的盯着百裡澈,五成的源髓,簡直就是要讓聖源峰在這次源池祭上給他們劍來峰打工了!

這劍來峰,實在是過分到了極點!

百裡澈靠着椅背,略顯懶散,他根本沒有理會三人,只是似笑非笑的盯着周元,道:“周元師弟,你此次可是讓我劍來峰上上下下極為的窩火,若是這些條件你們不答應的話,這次源池祭上,我劍來峰的一些弟子,恐怕連我也管束不住,到時候萬一給你們造成什麼麻煩,可就不太好了。”

周泰三人眼中怒火涌動,百裡澈這話,簡直就是在直接威脅了。

“源池祭中,本就各峰爭鬥,誰也說不得什麼,所以有時候,識時務者,才是最理智的。”

百裡澈微微一笑,道:“周元師弟這麼聰明,我想,應該知道如何選擇吧?”

石亭內,周泰三人的目光都是看向周元,畢竟聖源峰如今周元才是首席,他的決定,也將會代表着聖源峰諸多的弟子。

周元手掌磨挲着溫熱的茶杯,沒有多少波瀾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一抹輕笑,他看着面前看似懶散,但卻透着一股倨傲的百裡澈,也是伸出手指,輕輕的搖了搖:“第一條,不乾。”

“第二條,一成都不交。”

聲音乾脆利落。

一旁的周泰三人都是微鬆了一口氣,如果真答應了,那聖源峰可就真的是要被嘲笑到底了。

百裡澈斜靠着椅背,嘴角的玩味笑容沒有變化,顯然是對於周元的回答並不意外,感嘆一聲,道:“周元師弟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這番勇氣,實在是佩服。”

他站起身來,笑道:“那就是沒得談了?”

周元端起茶杯,指了指石亭外,笑道:“請吧,以後若是沒有必要,百裡師兄還是少來聖源峰吧,我們廟小,伺候不下你這尊大神。”

百裡澈雙目微眯了一下,他的身子微微前傾,以一種居高臨下而侵略性的姿態,俯視着周元,淡淡的道:“周元師弟,雖然你如今也成為了聖源峰的首席,但你真以為有資格跟我這麼說話嗎?”

“轟!”

就在他聲音落下的那一瞬,一股強悍狂暴的鋒銳源氣,猛然自他的體內爆發開來,那股源氣之強,直接是將一旁的周泰三人震得連連後退。

周元的衣袍也是被震得鼓動起來,不過那一瞬間,他的皮膚泛起玉光,體內有着銀光若隱若現,身軀宛如山嶽一般,矗立於風暴間,紋絲不動。

咔嚓!

倒是兩人只見得石桌,無法承受這種源氣衝擊,猛然間爆裂出無數道裂紋。

“百裡澈,這裡是我聖源峰,你不要太囂張了!”周泰面色鐵青的暴喝道。

百裡澈淡笑一聲,可怕的源氣波動便是收斂起來,他並沒有真要動手的意圖,只是想要震懾一下眼前的周元罷了。

不過周元能夠在他的源氣威壓下紋絲不動,倒是讓得他微感驚異,這家伙,能夠打敗袁洪,倒的確是有些能耐。

“百裡師兄是想要玩玩嗎?”周元揉了揉手掌,抬頭淡淡的道。

百裡澈深深的看了周元一眼,道:“會有機會的,師弟別急,到時候,師兄會讓你知曉,就算是首席,也是有高低之分的。”

說完,他便是轉身對着石亭而去。

周元望着他的背影,緩緩的道:“百裡師兄,你回去後,也傳句話,劍來峰做事,也莫要太跋扈了,我聖源峰此次源池祭,並不會依靠誰。”

“不過若是劍來峰太過的咄咄逼人,可別忘了,兔子急了,也會咬人呢,到時候說不得,劍來峰還會偷雞不成蝕把米。”

百裡澈的腳步一頓,微微偏頭,嘴角掀起一抹譏諷弧度。

“既然知道自己是兔子,那就老老實實待宰就行了,胡亂蹦躂,只不過是惹人厭煩而已…”

“另外,想要我劍來峰吃虧…”

“憑你,也配?”

他輕笑一聲,輕蔑搖頭,身形一動間,便是腳踏源氣升天而起。

周元望着他遠去的身影, 雙目微眯,其中也是有着危險的光澤閃爍起來,這百裡澈與其說是來談條件的,還不如是來宣戰的。

擺明瞭告訴他們,劍來峰此次很不爽,這口氣,必須出源池祭上出在他們聖源峰頭上。

“劍來峰…”

周元手指在石桌上一點,佈滿裂痕的石台便是化為粉末碎裂開來,而他的眼神,卻是冷冽如刀一般。

“既然你們想玩…”

“真當我周元怕你們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