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源峰重開山門,這等大事,自然是在蒼玄宗內造成了不小的動蕩,因為這代表着如今的蒼玄宗,七峰再度變得名副其實。 更新最快

而這對於聖源峰而言,也是至關重要,因為開啟了山門,這也就代表着在往後有新弟子進入宗門時,聖源峰也是能夠主動的挑選其中一些天賦優秀的弟子,而不是如同以往那般,只能挑選其他六峰挑剩下的,從而導致弱者越弱。

在有了越來越多的新鮮血液後,聖源峰的實力,終歸是會一點一滴的壯大起來。

另外聖源峰峰主印此次也是找回,因為重開山門主要是周元立功,所以峰主印不出意外的被青陽掌教放在了沈太淵長老的手中。

這代表着沈太淵長老成為了聖源峰的代峰主。

之所以會加一個代字,主要還是因為蒼玄宗的峰主之位,當初所設立的最基本門檻,便是需得踏入源嬰境。

在這蒼玄天,踏入源嬰境,基本已是能夠算做頂尖級別那一層次,甚至足以開闢一方一流層次的宗派,若是在聖州大陸之外,更是能夠霸占數座大陸,成為一方赫赫有名的霸主。

而沈太淵長老,此時還只是天陽境,距離源嬰境還有着一些距離,所以即便持有峰主印,也還沒辦法成為真正的峰主。

不過即便如此,沈太淵長老此次在蒼玄宗內的地位也是大漲,足以惹得其他長老艷羡不已了,畢竟成為了代峰主,他自身所能夠享用到的修煉資源,也將會超過其他的長老,這無疑是令得他踏入源嬰境,多了一些機會。

而沈太淵長老成為了代峰主,這也是令得聖源峰主脈的位置,同樣是落在了周元他們這一脈身上。

從此,在這聖源峰,沈太淵一脈,歸為主脈,地位最高,而其他的門脈,則是要以主脈為首,聽其號令指揮。

當然,最重要的是聖源峰的修煉資源,主脈所占的份額,也會比其他分脈更多,這無疑將會在以後占據優勢。

這一次,誰都看得出來,沈太淵長老以及他這一脈,成為了宗門內最大的贏家。

所以,宗內的諸多長老,都是對沈太淵羡慕不已,往年的時候,沈太淵在諸長老中還算是有些沒落,畢竟固守聖源峰,在其他長老看來,實在是沒有什麼前途,換作常人恐怕早就申請調離,偏偏沈太淵極為的頑固,死守着聖源峰,不願離去。

不過,如今再來看,諸多長老也不得不感嘆這沈太淵真是幸運萬分,竟然能夠碰到周元這般妖孽弟子,硬生生的將整個局面給搬了過來,令得沈太淵瞬間翻身,成為了宗門內炙手可熱般的人物。

未來甚至,有可能成為蒼玄宗第七位峰主。

因為當初對周元的孤註一擲,如今的沈太淵,可謂是春風得意。

聖源峰山門重開數日後。

“周元首席。”

這一日,當周元結束修煉回到洞府時,見到數道身影立於洞府外,那領首一人,似乎是聖源峰的一位執事,他見到周元回來,面露笑容的抱拳。

周元見狀,也是連忙回禮,他望着對方一群人的陣仗,疑惑的道:“有什麼事嗎?”

“呵呵,我領沈長老之命而來,如今你是聖源峰的首席弟子,這座紫源洞府對於你而言,卻是有些寒磣了,如今主峰被清理一番,諸多以往無法開闢的修煉之地也被髮現,沈長老專門為你安排了一座最為頂尖的首席洞府。”那位執事笑道。

因為聖源峰重開,這些天整個峰內都是有些雞飛狗跳,沈太淵派出了所有的人手,將這沉寂多年的主峰,裡裡外外的翻了一個遍。

而待得統計清楚後,他自然也是第一個就給周元騰出了一個最好的修煉洞府,層次比起紫源洞府無疑是好許多。

而這位執事帶這麼多人來,顯然是打算幫他搬家了。

“先前也與周小夭說過此事,不過她說要等你回來再做決定。”

周元聞言,微微一怔,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洞府內,這座紫源洞府他們居住了一年,而洞府全部都是夭夭在打理,其中的一景一物,都是她平日的心血,如今若是要搬離,無疑會造成一些破壞。

夭夭平日里是頗為淡泊的性子,不過一旦真讓她微微上心,那就說明她已經對此傾註了一些感情。

而顯然,能夠讓得夭夭傾註一些感情的人與事,可並不多,並且周元也不敢肯定,如果真換了一個地方,夭夭是否還會再傾註感情。

周元可並不願意見到夭夭再度對萬事萬物都漠不關心,畢竟,兩人生活在這洞府內,偶爾看着夭夭細心的打理着那些花藥圃,也是一件極為賞心悅目的事情。

“師叔,此事就暫時不急吧。”周元沉吟了一會,緩緩的道。

首席洞府固然誘人,但在他看來,能夠讓得夭夭更開心一些話,他寧願選擇後者,畢竟前者的話,他可以更努力幾分,將其補回來。

那名執事有點訝異,瞧得周元的神情,似是有些明瞭,當即一笑,別有深意的道:“周元首席當真是有心人。”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說了,首席洞府依舊會留着,你什麼時候想搬都可以。”

那名執事笑了笑,然後便是帶人離去。

周元望着他們離去,也是轉身回了洞府,洞府內明亮幽靜,然後他便是見到那立於小溪旁的一顆靈桃樹下,一道倩影駐步而立,凝望着洞府內的一景一物。

這顆靈桃樹也是夭夭親自移植而來,當初還死氣沉沉,但經過夭夭將近一年的照料,倒是再度迸發出了生機。

他慢步走了過去。

夭夭抱着吞吞,回過頭來,看了他一眼,清澈眸子看不清楚情緒,紅唇微啟的道:“什麼時候開始搬?”

周元一笑,淡淡的道:“不用搬了,我拒了,這裡挺好,就暫時住這裡吧。”

夭夭怔了怔,那明眸卻是在不知不覺間,似乎是變得明亮透徹了一些,她輕咬着紅唇,盯着周元,道:“為什麼不搬?那座洞府修煉對你更有好處。”

周元望着不遠處的花藥圃,其中百花爭艷,搖曳生姿,緩緩的道:“因為你喜歡這裡。”

夭夭再度愣住,半晌後,她饒有興緻的打量着周元,微微湊近,帶着一股清香之氣,似笑非笑的道:“不錯嘛,哪學來的手段?”

周元翻了個白眼,不過他看得出來,現在的夭夭比起先前,無疑是變得靈動許多。

“想搬的話,我也可以同意。”周元慢悠悠的道。

夭夭美眸微眯,道:“你再說一次?”

周元感覺到一股寒氣撲面而來,縮了縮脖子。

夭夭輕哼一聲,抱着吞吞轉身而去,走出幾步,微微側頭,露出那美得驚心動魄般的側臉,紅唇的小嘴,在此時極為罕見的掀起了一抹明媚的弧度。

“周元,我很喜歡這裡…所以,謝謝你。”

她的輕聲,悄然的傳來。

周元望着她那連腳步都是輕快了幾分的修長身影,臉龐上也是有着笑容浮現出來,能夠讓得這位小姑奶奶這般開心,損失一些修煉資源,又算得了什麼。

兩者在心中的重量,他分得清楚。

(今日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