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響…”

當周元在踏出青銅大門的時候,他也是聽到了那自山中響徹而起的悠揚古鐘聲,當即微微張嘴,眼中有着震動之色浮現出來。 更新最快

顯然就算是他自己,都沒想到過,他此次的成績能夠達到九響的程度。

“是因為神磨碾碎了那金色大日嗎?所以評價才給這麼高…”周元撓了撓頭,他倒沒有太大的野心,畢竟只要達到七響,他的目的就達到了。

當然了,能夠額外的多獲得兩響,他自然也沒有抗拒,畢竟這也算是對他這番闖關的認可。

不過得知結果,也是令得他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如釋重負,待得鐘聲響起時,方纔代表着他真正的通過了試煉三關。

壓制着心中的澎湃,周元抬起頭,只見得前方有着青石鋪就的山道,不斷的蜿蜒而上,山道兩側,可見溪流瀑布。

迷霧在這裡消失,顯然,周元已經深入到了主峰之中。

而沿着山道向前,想必…就能夠抵達目的地了。

周元舔舔嘴唇,不再猶豫,直接邁步向前,沿着那山道,緩緩前行。

如此約莫十數分鐘後,他的腳步便是減慢下來,因為前方的山道出現了盡頭,只見得在那巍峨主峰頂部,一座古老的大殿,靜靜的矗立於雲霧間。

那座大殿,顯得格外的古樸,其上遍佈着歲月的斑駁痕跡。

這座大殿,正是聖源峰的主殿!

周元立於主殿前方,眼神熾熱的將其望着,他那夢寐以求的第二道聖紋,應該就隱藏在這座主殿之中。

他目光四處看了看,就欲踏步而出,不過下一刻他便是猛的停下,眼神有些驚異的盯着前方,只見得那座大殿之外的空間,隱隱有着破碎割裂般的痕跡。

一種無法形容的危險氣息,散髮出來。

“這主殿外,竟然還有一層如此可怕的封印?”周元面色凝重,這道封印給他的危險感覺,簡直比山外的那些封印更恐怖。

他毫不懷疑,以他如今的實力,若是稍稍觸及這道封印的餘波,恐怕便是屍骨無存,甚至,連天陽境的強者,都是一般的下場。

顯然,這道封印就是保護主殿的最後一層防護。

周元面色犯難,好不容易闖過試煉三關,以為一路坦途,怎麼又冒出一個封印?難道要出山請掌教他們?可他擔心此時讓掌教他們進來,恐怕會發現聖紋的存在…

周元微微沉吟,忽的靈光一閃,拍了拍腦袋道:“倒是將它給忘記了。”

他手掌一拍腰間的乾坤囊,一道光華自掌心升起,那是一道白玉般的令牌,赫然是當初在聖跡之地中,蒼玄老祖留給周元的那一道印信。

蒼玄老祖說過,憑藉此印信,能夠破解封印。

“也只能試試了…”雖然也不敢肯定此物會有作用,但周元也毫無其他的辦法。

他抬起手掌,白玉令牌便是緩緩的升起,緊接着與那主殿之外的封印,漸漸的接觸到一起。

周元緊張無比的註視着,全身戒備,一旦發現不對勁,就打算直接溜走。

白玉令牌之上,有着溫和的光芒散髮出來,光芒蔓延之處,只見得那無比恐怖的封印,便是宛如殘雪遇見熔岩一般,迅速的消融。

短短不過數分鐘的時間,主殿之外籠罩的封印,便是伴隨着輕風,盡數的消退。

扭曲的空間,漸漸的恢復。

“這麼容易…”

周元怔了怔,旋即忍不住的咂舌,還好老祖給他留了一道印信,不然的話,憑他的力量,撞破頭也破不開這封印絲毫啊。

他伸出手掌,白玉令牌落回手中。

他的目光再度看向前方,此時的主殿之外,徹底是沒了阻礙,於是他不再猶豫,快步上前,將那主殿緊閉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大門,重重的推開。

嘎吱。

大門晃悠晃悠的開啟, 古老的氣息撲面而來。

殿內寬敞,依舊是有着長明燈火燃燒,青石地面光滑如鏡,纖塵不染。

周元的目光直接是停留在殿中央的位置,那裡有着一座青玉石像,石像乃是一位俊美神秘的少年,那般模樣,周元並不陌生,赫然便是在聖跡之地見過的蒼玄老祖。

青玉老祖像栩栩如生,眼神深邃溫和,散髮着神秘之感,同時也具備着一種無法言明的威嚴之感。

作為曾經蒼玄天的第一強者,即便只是一座青玉像,顯然也是擁有着某種威能。

“老祖,咱們又見面了…”

周元望着青玉像,感嘆一聲,自言自語道。

如果不是在聖跡之地中遇見了蒼玄老祖的殘影,或許他也不一定會來到蒼玄宗,不過從如今來看,他倒是很感謝老祖對他的指點…

他對着青玉像彎身一拜,然後抬起頭來,試探的道:“老祖,我來了,那第二道聖紋呢?”

青玉像沒有任何的動靜,那溫和深邃的目光,凝視着周元。

周元尷尬的一笑,道:“那我自己找找?”

說完,他便是起身,在這大殿中轉悠起來,但並沒有什麼收穫,最後來到青玉像前,在這裡,他倒是看見了一方玉印。

玉印散髮着古樸之光,周元將其拿起,極為的沉重,只見得玉印上,有着聖源二字。

“莫非這便是聖源峰的峰主印?”周元若有所思,他們聖源峰正是因為沒有此印,所以這些年來,始終沒有峰主出現。

不過峰主印雖然貴重,但周元卻是沒多少興趣,所以還是將其放了回去。

他找來找去,都未曾發現第二道聖紋的存在。

這倒是讓得周元有些急了,他折騰這麼久,所為的不就是那第二道聖紋了,結果如今到了目的地,卻是找不到聖紋。

“老祖,你不會逗我吧?”

周元喃喃道,旋即他在青玉像前方的蒲團上面盤坐下來,愁眉苦臉的盯着青玉像。

一人一玉像的目光對視在一起。

那一瞬間,周元似乎是感覺到玉像的眼瞳有着光澤閃爍了一下。

周元微微一怔,心頭隱隱的有些所悟,於是他屏息靜氣,眼瞳深處,破障聖紋緩緩的流轉起來,一道低喝,自其心中響起。

“破障聖紋!”

聖紋轉動,眼前的青玉像似乎是有些變化起來,玉石漸漸的變得透明,周元的目光緩緩的移動,最後停留在了玉像伸出的手掌之上。

只見得那裡,玉石深處,一道古老而神秘的光紋,靜靜的盤踞着,散髮着蒼莽之氣。

望着那道古老神秘光紋的瞬間,周元的心臟便是劇烈的跳動起來,宛如響鼓之聲,而那面龐上,也是有着激動之色,涌現而出。

第二道聖紋,果然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