蜿蜒如石龍般的山道,孤零零的盤踞於天地間,周遭迷霧涌動,視線無法窺探,一切都是顯得那般的神秘以及詭異。 更新最快

而此時,在那漫長的山道上,一道身影,正在緩步的攀爬。

那道身影,自然便是闖入試煉山道的周元。

此刻,他的面龐,一片蒼白,毫無血色,周身涌動的源氣,也是變得極為的虛弱,因為如今他氣府內原本璀璨的四千顆源氣星辰,已是僅剩最後三百顆…

那些他辛苦多年所修煉而來的源氣,已經詭異的消失大半。

在眼下無法分辨出這究竟是現實還是幻境的前提下,這種情況,足以讓人感到恐懼。

若是換做心智不堅定者,恐怕早已腳軟的走不下去。

不過周元沒有停下來,他緊咬着牙,死死的望着前方,都已經走到這一步,若是退縮的話,之前的忍受不久白挨了嗎?

“三百顆源氣星辰,能堅持到最後嗎?”

周元緊緊抿着嘴,不過不管如何,當源氣消耗殆盡那一刻,應該會有着其他的變化。

心中這般想着,周元再度邁步。

一道道石梯,在腳下跨過。

氣府之中,一顆顆源氣星辰,接二連三的開始消失…

不過半柱香的時間,最後三百顆源氣星辰,終於是臨近尾聲。

周元的腳步,停在了一道石梯上,面色陰晴不定,因為此時在他的氣府中,那最後一顆源氣星辰漸漸的變得黯淡,最後徹底的消失而去。

體內的所有源氣,在此時盡數消失。

那一瞬間,一種無邊的虛弱,自體內涌出來,那種虛弱,周元已經很多年沒有再感受到了…

想當年無法開八脈的時候,他的身體,就時刻都是充斥着這種感覺。

辛苦修煉多年的力量,在此時盡數的失去。

周元閉着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睜開,他轉過身,望着身後那漫長的山道,沉默了片刻,在此時的時候,他有着一種感覺。

如果此時他走回去的話,那些消失的源氣,應該會盡數的回來。

只不過,那樣的話,試煉山道他無疑將會失敗。

或者…

繼續向前…

周元抬頭望着前方依舊看不見盡頭的山道,此時的他,已經沒有源氣了,而因為源氣的消失,肉身的力量,也是有着衰弱的跡象。

繼續向前,無疑會承受更多,到時候源氣還會回來嗎?這無法確定。

究竟,如何選擇?

周元立於原地,沉默了許久,眼中的猶豫在漸漸的消退。

“不管眼前是真是假,又能如何?當年我八脈難開,都未曾放棄過,即便真是源氣消失,我再將其修煉回來便是!”

“現在的我,最起碼還具備着修煉的能力。”

“當年那種迷茫時刻,我都等到了曙光,現在這些,又憑什麼打倒我?”

周元的眼神,有着決然之色涌現,然後,他沒有一絲的猶豫,略顯沉重的步伐再度抬起,然後穩穩的踏了下去。

就算沒有源氣,也不可能讓得他就此放棄!

修煉之道,所需要的就是一往無前的勇氣,若是畏首畏尾,這修煉之路,怕是難有成就。

心要有所執,方纔有所成。

山道之上,周元的身影,再度緩慢攀爬,雖說步伐沉重,但他的眼眸,卻是反而開始變得愈發的明亮,其中沒有了之前的遲疑與驚懼。

取而代之的,是那不容動搖的堅毅。

他的步伐,一步步的踏出,即便那每一次的邁出,都是步伐沉重如山。

而當周元艱難的一步步邁出時,他並沒有發現,在那後方,滿場的古老石道上,忽然在此時迸射出了璀璨的光芒。

緊接着,那一道道石梯開始虛化,化為了一縷縷金光衝天而起。

無數的金光,在後方的天地間飛舞,最後追逐上了最前方緩慢攀爬的身影,接二連三的衝進他的身體之中。

周元的身體,猛的一震。

他終於是感覺到什麼,猛的回頭,便是見到那漫天金光飛舞,猶如飛鳥投林一般,盡數的沒入他的體內。

氣府之中,原本消失的源氣星辰,一顆一顆的開始出現,散髮着璀璨明亮之光。

雄渾的源氣,再度充斥着四肢百骸。

那種力量,終於又回來了!

周元的臉龐上,有着神采綻放出來,嘴角有着如釋重負的笑意浮現,他總算是明白過來,這條山道,考驗的便是心性。

正常的人,若是失去了辛苦多年所修的源氣,必然感到慌亂恐懼,這一點甚至連周元都未曾例外。

只是,面對着這種情況,該是如何的選擇?

是放棄向前,謹慎守舊,還是保持那一往無前?

在那通往真正強者的道路上,源氣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自身心性與堅毅,當擁有後者時,前者自然會再度歸來。

這一次的源氣消失,雖然短暫,但對於他而言,卻是一場記憶深刻的磨練。

周元眼目微閉,身後的漫長石道漸漸的消失,無數金光飛舞,不斷的涌入體內,許久後,終於是漸漸的平息。

當金光盡數進入體內後,周元微微感應,然後便是猛的睜開雙目,眼中有着驚喜顯露。

因為氣府之中,那些閃耀璀璨的源氣星辰,竟是在這一瞬間,暴漲到了五千顆的數量!

而且,每一顆源氣星辰都是如此的明亮與穩定,並非是那種倉促而成。

如此短暫的時間中,增長了一千顆源氣星辰!

這基本相當於周元苦修月餘之功!

顯然,這是通過這條山道的一些獎勵。

周元嘴角的笑容愈發的燦爛,先前的苦頭與驚嚇,也算是沒白吃。

天地間,充斥的迷霧開始波動起來,那一道屬於玄老的漠然留音,也是再度響徹。

“試煉三關,第一關,過。”

就在這道聲音落下時,周元發現腳下的漫長石道開始消失,周圍的天地也是逐漸的出現變化。

他立於原地,沒有驚慌,而是等待變化完成。

周元抬着頭,凝望着眼前扭曲的天地,這試煉山道,原來這才是第一關,果真是凶險詭異,難怪那麼多首席弟子都是無法闖過。

只是,第一關便是如此艱難,那後面兩關,又該如何?

在周元這般凝神與戒備的狀態下,天地間的變幻,終於是徹底的完成。

他周身的環境,也是再度出現了翻天地覆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