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煉山道。 更新最快”

望着周元的身影消失在迷霧中,高空之上,青陽掌教也是發出一聲感嘆,道:“這試煉山道,變幻莫測,又凶險萬分,誰也不知曉誰在其中遇見何種的考驗...”

“想當初師父尚執掌蒼玄宗時,只要有弟子能夠闖過試煉山道,便可登山接受他老人家的指點,不過這試煉山道就算是放在我蒼玄宗最為鼎盛時,也鮮有弟子能夠通過。”

“也是不知曉,這周元,能否闖過。”

一旁的白眉老人摸了摸垂下的眉毛,道:“如今這試煉山道處於師父所佈置的封印中,我們也無法知曉其中情況,看來只有等最後的玄鐘響起了。”

“玄鐘九響,唯有達到六響,才能夠算做通過。”

在這聖源峰主峰中,有一座當年蒼玄老祖所留的古鐘,待得闖山之人完畢時,玄鐘自響,以做對闖山者的評價。

最高的評價,自然便是九聲。

不過其實只要達到了第六響,就已經算是通過,但這些年下來,聖源峰一代又一代的首席弟子都無法達到第六響。

最多的一次,也只是堪堪第五響,讓人惋惜。

“這小家伙我倒是覺得頗有靈性,此次未必達不到六響。”那雪蓮峰的漣漪峰主,笑吟吟的道。

說著,她還斜瞥了那始終一言不發的靈均峰主一眼,後者這些天可是過得半點不舒坦,因為那五分之一的修煉資源,已經在開始交割,這對於劍來峰而言,可算是重大的損失。

“玄鐘六響,就算是放在我們那個年代,都是少有人能達到。”靈均峰主淡淡的道。

言下之意,顯然是並不覺得周元能夠達到。

“首席之爭前,你也這麼說過吧?”漣漪峰主紅唇一撇,道。

靈均峰主眼神微冷,冷哼一聲。

“那便等着吧。”

...

當周元踏入迷霧之中的那一瞬間,他能夠感覺到周身天地開始變幻,下一瞬,他便是發現,他已經立於了一條古老的山道之下。

山道兩側,是無法看清的迷霧,漫長的石道從前方蜿蜒而上,宛如石龍,最後又消失在雲霧間。

而周元,便是立於孤零零的山道下,顯得頗為的渺小。

“這就是闖山之道嗎?”

周元望着眼前的山道,喃喃自語。

“試煉山道,凶險莫測,望闖山者自重。”

在周元凝視着眼前的古老山道時,天地間,忽有一道漠然的聲音迴蕩而起。

周元眨了眨眼睛,這道聲音,略微的有些耳熟,他想了想,猛的一驚,這聲音,不就是玄老的麽?只不過沒現在這麼蒼老而已。

難道當初這試煉山道建立時,還是由玄老留的音不成?

周元暗笑一聲,不再多想,準備踏出步伐。

“記住你先前所說的話。”

不過,就在他腳步剛要踏出時,似是有着一道宛如低吟般的聲音,從不知名處,傳進了耳中。

周元微微一怔,這個聲音,倒真是玄老了...

他眨眨眼睛,倒沒說什麼,想來這是玄老在暗中傳音。

只是,這話是什麼意思?

周元想了片刻,暫時的將其按耐下來,凝神靜氣,他目光四處的掃了掃,並沒有發現任何不同尋常的波動。

眼前的這座山道,似乎只是普普通通。

但周元知曉,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然的話,聖源峰之前那麼多首席弟子,也不可能始終都無法重開山門。

他略做沉吟,最終腳步抬起,全身戒備的踏了出去。

一腳落在石板上,並沒有什麼異變出現,周元微微猶豫,繼續抬步上前。

然而十數步走下去,整個天地間,依舊靜悄悄的,沒有任何的動靜。

“難不成這試煉古道壞了?”周元納悶的自語。

不過,就在他聲音落下的瞬間,周元瞳孔忽的一縮,因為在這一刻,他的確是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

那種不對勁,並不是來自外界,反而是來自於他的體內。

因為他感覺到,在其氣府中,一顆源氣星辰,似乎是在此時變得黯淡了一些,仿佛有着一絲源氣,悄然的消散。

那種消散,並非是消耗性的,而是仿佛被不知名的東西給吞掉,永久的消失了...

“怎會如此?!”

周元的內心有些震動,面色變幻的盯着眼前靜悄悄的古老石道,此時的後者,在他的眼中,反而是散髮着一種令人心悸的詭異。

他抬起頭,望着那直入雲霧中的山道。

“莫非,是要在體內源氣消失殆盡之前,走到山道盡頭嗎?”周元目光閃爍,旋即他深吸一口氣,眼下在這裡猶猶豫豫毫無作用,總歸他得先試探出這條山道究竟在考驗什麼。

心中下了決定,周元再不遲疑,直接是邁步上前,一步步的踏着石梯,沿着這漫長的石道而上。

而隨着周元邁過一座座石梯,他也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氣府之內,那一顆顆原本明亮璀璨的源氣星辰,開始一顆一顆的黯淡,最後消失。

那是消失,並非消散。

那從周元體內散髮出來的源氣,也是在一點點的被減弱。

周元的面沉如水,五指緊握着,顯然心情極差,畢竟任誰這樣眼睜睜的感受着體內的源氣莫名的消失,恐怕都是無法保持淡定。

畢竟,那都是他一點一滴苦苦修煉而來。

而伴隨着源氣一點一滴的消失,周元的登山的步伐反而是越來越快。

將近一炷香後。

周元的面龐上已是有着一絲蒼白浮現出來,氣府之中,四千顆源氣星辰,已經消失大半...

這種詭異的情況,若是換作心智稍差者,恐怕此時早已忍不住的驚慌失措甚至開始恐懼了。

呼。

周元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試煉山道,果然名不虛傳,詭異得讓人心驚。

“又消失了一百顆...”

周元抿着嘴巴,他眼神有些晦澀的盯着那沒入迷霧中的蜿蜒山道,面對着這種情況,即便是他,此時心都是微微顫抖。

他不敢肯定在源氣星辰消失完之前,他能否走到盡頭。

而且,最讓得他有些擔心的是...就算他走到盡頭,這一關,就算過了嗎?

面對着這無比詭異的試煉山道。

周元的心中,也是涌現了一抹不安。

(今日一更。

rng厲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