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香樓內。 更新最快

諸多的目光都是投向周元身旁的夭夭,然而後者卻是神色清淡,也並沒有看向那停下腳步的趙燭,只是玉手握着酒盃,眸子盯着杯中的波光。

趙燭雙目微眯的盯着夭夭,對於後者在蒼玄宗內獨特的名聲,他自然也是聽說過,據說這位漂亮得不像話的女孩,被人稱為十大聖子之外的聖子...

不過,他並沒有正面和夭夭交過手,自然對這種傳聞帶着幾分質疑。

在他看來,夭夭的那些名聲,大部分恐怕是源自於她那絕美的容顏,畢竟面對着如此漂亮絕色般的人兒,任誰都會吹捧幾分。

“怎麼?這位師妹覺得我蒼玄宗的聖子沒什麼了不起嗎?”趙燭漫不經心的道,然而言語卻是有些狠辣,直接是將夭夭擺在了諸多聖子的對立面。

夭夭明眸微抬,道:“別人我不清楚,不過你麽...我倒還真是有些看不上。”

趙燭面色頓時一沉,當著這麼多人,被一個女孩看輕,他可還真是忍不了。

百香樓內,其他的弟子也是面面相覷,不敢說話,畢竟在這裡,恐怕也就唯有夭夭敢如此跟趙燭說話。

“真是大言不慚,真以為別人吹捧你幾分,你就將自己當做了一個人物?!”趙燭眼神冷冽如刀般的盯着夭夭,周身有着雄渾凌厲的源氣緩緩升騰起來。

瞧得他這般作態,兩脈的弟子面色都是一變,眼中有着懼色,畢竟面對着一位聖子,他們還真是沒幾分膽氣。

沈萬金也是連忙湊上來,陪着笑道:“趙燭師兄不要動怒,您一個聖子,何必跟我們一些普通弟子見識?要不我跟您賠杯酒?”

他端着酒盃,放低姿態。

然後趙燭只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袖袍一揮,一道源氣席卷而出,砰的一聲,便是將沈萬金掀飛而去,將一旁的桌子都是壓碎而去。

“你算什麼東西?也配跟我喝酒?”趙燭漠然的道。

“趙燭!”

周元眼神一厲,手中天元筆直接閃現而出。

“喲?聖源峰的首席弟子這是打算挑戰我嗎?”趙燭見狀,玩味的笑道。

“還真想試試蒼玄宗的聖子有多厲害,正好趙燭師兄排名居末,如果可以的話,或許可以將你拉下來。”周元緩緩的道。

趙燭眼神冰冷,道:“那你就來試試吧。”

周元手掌緊握天元筆,剛欲有些動作,一隻如玉般的素手便是從旁伸了出來,他回頭一看,只見得夭夭淡淡的掃了他一眼。

“今天你風頭出得夠多了,還要搶嗎?”

周元一滯,無奈的翻了一個白眼,他知道現在和趙燭動手的話,恐怕他取勝的幾率不大,但只要能夠跟對方糾纏一會,他其實也並不算丟臉。

不過看樣子,夭夭並不打算讓他出手。

“怎麼?要換人了嗎?”趙燭見到夭夭攔下周元,撇嘴譏諷道:“也罷,今日你二人想怎麼玩,我都接下了。”

然而夭夭卻是搖了搖頭,道:“想要跟我交手的話,你卻還沒這個資格,我也沒什麼興趣和你玩。”

趙燭面色陡然陰沉下來,目光環視一圈,輕蔑的道:“在這裡,除了你的話,還有人敢站到我面前來?”

其他兩脈的弟子,目光皆是縮了回去,就算是呂嫣,周泰,張衍他們,雖然面色都是憤怒,但還真是不敢跟趙燭交手。

畢竟後者是聖子,實力比袁洪那等還要強上許多。

夭夭依舊沒有理會他,只是伸出玉手,修長玉指直接將那撲在桌上狼吞虎咽,小小的身軀都被盤子遮住的吞吞拎了起來。

“你如果打得過它,或許還有資格跟其他人交手。”

吞吞被夭夭拎着脖子上的肉,嘴邊還殘留着肉絲,黑白分明的獸瞳中還掛着無辜之色,微微的掙扎了一下,小短腿踢了踢,顯然不滿夭夭打擾它進食。

周圍諸多弟子目瞪口獃,顯然沒想到夭夭竟然打算讓吞吞去對付趙燭。

而趙燭也是愣了愣,旋即面色鐵青。

“你敢辱我!”

在他看來,夭夭拿一頭畜生出來跟他打,無疑是在羞辱他。

不過夭夭根本沒有理會他的面色,拎起吞吞,對着它道:“搞不定他,你就不用再吃了。”

說完,直接就將一臉懵逼的吞吞對着趙燭丟了過去。

趙燭眼神含怒,怒笑道:“好,既然你不識好歹,那我便將這小畜生直接剁了。”

他單手一握,雄渾源氣匯聚而來,化為一柄數丈左右,但卻散髮着極端凌厲劍氣的劍影,唰的一聲,便是狠狠的對着眼前拋飛而來的吞吞怒斬而下。

嗤!

尖銳的破風聲響起。

此時吞吞終於是清醒過來,不過它並沒有理會趙燭的攻勢,而是想起了先前夭夭的話,當即小小的身軀一顫。

竟然用不准吃這麼可怕的威脅...

吼!

於是,吞吞那喉嚨間當即有着憤怒的咆哮聲響起,小小的身軀瞬間膨脹開來,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怖凶威爆發而起。

周圍的弟子,皆是猛的色變。

只見得在那暗金光芒中, 一頭神秘而龐大的凶獸憑空出現,有着鱗片的巨爪狠狠的拍出,一爪便是拍擊在那劍影之上。

嘶!

巨爪拍下,那一道劍影直接是在頃刻間,便是被撕裂開來,宛如薄紙一般的脆弱。

吼!

一道驚雷般的獸吼將整個百香樓都震得在顫抖。

吞吞所化的巨獸拍碎劍影,直接是在那趙燭震駭的目光中暴射而出,一個閃現便是出現在其面前,咆哮如雷,那巨爪之上黑光纏繞,毫不留情的狠狠怒拍而下。

巨爪拍下,趙燭瞳孔也是猛然緊縮,一股無法形容的危險氣息自心頭涌起。

體內的源氣,幾乎是在此時毫無爆發的噴發而出,五指並曲,宛如掌刀,源氣在指尖凝聚,猶如是形成了極端鋒利的劍芒。

他一掌劈出,以攻代守,這一記掌刀,就算是袁洪那般實力,若是被劈中都是重創的下場。

鐺!

在那諸多弟子驚駭的目光註視下,獸爪與掌刀直接是硬憾在了一起,金鐵之聲響起,狂暴的衝擊波瘋狂的肆虐開來。

轟轟!

整個百香樓內,都是一片狼藉。

眾人目光緊緊的望着那對碰之處,再然後,他們的瞳孔便是猛的一縮,只見得那裡,趙燭的身影略顯狼狽的倒射而出。

直接是射出了百香樓,落在了外間的地面上。

落腳之處,地面都是在不斷的龜裂。

在其手掌上,有着血痕浮現出來,鮮血順着指尖滴落下來。

趙燭面色陰沉的望着手中滴落的鮮血,一動也不動,似乎也是被這般結果所驚到,他顯然沒想到,他竟然會傷到一頭他嘴中所謂的畜生手中...

百香樓內外,也是一片寂靜。

那些劍來峰的弟子,渾身冰寒的望着這一幕,眼中同樣是不可思議,他們劍來峰的聖子,竟然被一頭只知道吃的小畜生給傷了?!

聖源峰兩脈的弟子同樣很震驚,在他們眼中那除了吃還是吃的吞吞,竟然如此恐怖?

一抓拍飛趙燭,吞吞的身軀迅速的縮小,滴溜溜的轉了回來,趴在桌子上,也不理會其他人,繼續埋頭狂吃。

夭夭明眸微抬,眸光卻是如泉水般冰徹,盯着面色鐵青的趙燭,慢悠悠的道:“連吞吞都打不過,說你這聖子身份沒什麼了不起的,你還有意見不成?”

趙燭臉龐陰晴不定,心中憋屈得差點一口血噴出來,他今日本是打算來震懾一下聖源峰的士氣,結果沒想到反而在一頭畜生手中吃了虧。

眼下四周那些怪異的目光,令得他怒火中燒,這裡再也待不下去,只能眼神森寒的盯了周元一眼,直接揮袖轉身而去。

只是那般背影,怎麼看都帶着一點狼狽。

瞧得趙燭灰溜溜而去,那些劍來峰的弟子,也是面色難看的趕緊跟上去。

而隨着他們的離去,百香樓中的兩脈弟子頓時發出了歡呼聲,那些看向夭夭的目光,倒是變得更加的敬畏。

同時看着那在桌上長大嘴巴狂舔盤子的吞吞時,也是變得驚奇了許多。

周元與夭夭對視一眼,然後也是忍不住的一笑,這趙燭,還真是有些倒霉啊,原本他是想要來給眾人一個下馬威,結果反倒是自己狠狠丟了一把臉。

不過,先前是吞吞打的他,那家伙走的時候,把他狠狠盯着做什麼...

周元無奈的搖搖頭,看來那家伙,又是要記掛上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