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間,青陽掌教那宏大的聲音,餘音裊裊,迴蕩不休。 更新最快

周元坐在首席石座上,聽着那無數弟子恭賀之音,也是忍不住的心潮澎湃,手掌都是緊握起來,顯然是難掩激動。

他進入蒼玄宗,首要目的便是為了變得更強,抗衡武王,而成為聖源峰首席,則是這之間的第一個目標…

因為只有成為了首席弟子,他才能夠光明正大的進入被封印的主峰,進而找尋那被蒼玄老祖遺留在其中的第二道聖紋。

那聖紋乃是自蒼玄聖印這等聖物上剝離,擁有着難以想象的力量,若是能夠將其擁有,對於自身,可謂是天大的機緣。

為此,這一年中,周元沒有片刻的歇息,並且經歷了重重險阻與挑戰,而這一切的努力,在此時,終於是迎來了回報。

現在的他,距離當初的目的,顯然越來越接近了。

周元深吸一口氣,壓制着內心的情緒,然後目光抬起,看向首席峰外,在那遠處的一座青石上,看見了一道窈窕的倩影。

而此時的夭夭,也是抱着吞吞抬起絕美的臉頰,兩人的目光似乎是對碰了一下。

然後夭夭紅唇微掀,掀起了一抹清淺卻如又驚鴻般的弧度。

手中的酒壺輕輕抬起,作了一個敬酒般的姿勢,仿佛是在對周元在這一年中的努力,做出了一種贊賞與肯定。

因為她也很清楚,周元為此在這一年中,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此時的榮耀,他有資格擁有。

周元也是笑了笑,然後收回目光,將視線轉向遠處另外六座首席峰,此時的那裡,戰鬥還在持續着。

畢竟另外六峰可不像聖源峰就只有屈指可數的三脈,而是足足數十脈,那種爭鬥,自然是要更加的持久。

所以周元還需等待另外六峰結束,今日的首席之爭,方纔會圓滿的落幕。

據說到時候,他們就會得到身為首席弟子的賞賜,那就是唯有各峰首席方纔有資格修煉的…蒼玄七術!

而他們聖源峰,便是那一道“太玄聖靈術”!

上品天源術!

一想到此,就連鎮定的周元,呼吸都是加重了起來,眼神微顯赤紅,那是他至今為止接觸到的最高等級的源術。

就連他所修成的小玄聖體,也只是脫胎於蒼玄七術之一的玄聖體。

難以想象,那真正的上品天源術,又該會是何等的強大。

周元心中有些浮想聯翩,不過最終還是按耐下心思,在石椅之上盤坐下來,眼目微閉,開始恢覆著體內的源氣。

畢竟之前那場大戰,對於他而言,也是有着極大的消耗。

在周元調息之間,時間也是迅速的流逝,而那六峰處,也是時不時的爆發出驚天般的嘩然聲,顯然戰況愈發的激烈。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夕陽斜落。

暗紅的天光,照耀下來,為這重重山脈披上了赤霞。

咚!咚!

當鐘吟聲迴蕩在群山間時,蒼玄宗內爆發出了滔天般的歡呼聲,那是另外六座首席峰的爭鬥終於出現了結果。

與此同時,青陽掌教那宏大的聲音,再度從天而降。

“蒼玄峰首席之爭結束,首席者,蘇耀。”

“雪蓮峰首席之爭結束,首席者,唐沐心。”

“洪崖峰首席,陳澤。”

“靈紋峰首席,金章。”

“雷獄峰首席,謝言。”

“劍來峰首席,百裡澈。”

每當一峰首席之名傳出時,便是有着一峰所在的弟子發出震耳欲聾般的歡呼喝彩聲,盡數都是在呼喊着那位首席之名,那種聲勢,倒是要比聖源峰這邊強不少,畢竟光是人數,都占據了絕對的優勢。

周元也是睜開了雙目,看向遠處的六座首席峰峰頂,此時在那峰頂的首席石椅上,皆是有着一道身影盤坐。

顯然,那就是六峰的首席。

這六位首席弟子,有老首席,也有經過重重阻礙,一路搏殺而上,最終將以往的首席弟子擊敗的新晉弟子。

不過不論新老,這六位弟子,都是蒼玄宗無數弟子之中脫穎而出的真正翹楚!

他們的地位,僅次於十大聖子!

整個天地間,都是有着排山倒海般的聲浪在匯聚,一重高於一重,令得山峰都是微微顫抖。

那些聲音,顯然都是在恭賀着新出現的七位首席弟子,此時的他們,可謂是萬眾矚目。

“七位首席弟子,上前吧。”

青陽掌教溫和宏大的聲音,迴蕩在天地。

另外六座峰頂上,那六道身影同時間暴射而出,最後在那無數目光聚焦下,落在了七座首席峰最中央的位置,那裡有着一座巨峰矗立。

巨峰高於七座首席峰,乃是每次首席弟子接受賞賜的地方。

周元腳尖一點,金色源氣在腳下形成源氣雲朵,載着他衝天而起,最後也是落到了那座峰頂上。

當他的身影落下時,六道目光投射而來,其中有着一些饒有興緻以及探尋,當然也有着一些質疑。

“周元師弟,入宗不過短短一年,卻是能夠成為一峰首席弟子,這種速度,算是我們蒼玄宗前所未有的事情。”一名男子笑着看來,贊嘆道。

男子名為金章,乃是靈紋峰的首席,之前夭夭闖靈紋殿前的結界時,便是與他交過手。

不過此人倒也算是有些胸襟,雖然輸給了夭夭,但卻並沒有因此就對周元抱有成見,說起來,也算是被夭夭給打服了。

周元能夠感受到這金章的善意,當即謙遜的笑了笑。

“金章,你也太小題大做了一些,一個聖源峰的首席,水分有多大,你難道還不清楚嗎?”不過此時,一道淡笑聲傳來,略帶譏嘲。

周元抬起頭來,目光順着看去,只見得一名青袍青年神態淡漠,負手而立,在他的袖袍上,能夠見到劍來峰的繡紋。

顯然,此人應該便是劍來峰的首席弟子,百裡澈。

百裡澈淡漠的目光,掃視着周元,眼中滿是質疑以及一些冷意,不過他的態度也算是正常,畢竟周元打敗了袁洪,也算是掃了劍來峰的顏面。

整個蒼玄宗,誰不知曉陸宏一脈轉向聖源峰,乃是靈均峰主的授意。

而如今陸宏一脈失敗,靈均峰主必然也是惱怒。

所以身為劍來峰的一員,這位首席弟子,自然極其不喜周元。

面對着百裡澈的針對與譏嘲,周元神色倒是沒有什麼波瀾,畢竟在打敗袁洪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劍來峰上下對他的感官,恐怕就會變得更差。

“呵呵,百裡澈,你這話倒是有失偏頗,雖說聖源峰有些沒落,僅有三脈,不過那陸宏長老一脈,就算是在劍來峰,也是能夠名列前茅,而袁洪的實力,放在劍來峰,同樣是首席的有力爭奪者,如今連他都是輸給了周元,可不能說是水分太多。”一道悅耳的輕笑聲從旁傳來。

周元看過去,只見得一名模樣嬌美的年輕女子笑吟吟的看着這邊,從其袖上的繡紋能夠看出來,她應該就是蒼玄峰的首席,唐沐心。

而對於她會出言想幫,周元倒是有點意外。

似是察覺到他的意外,那唐沐心笑盈盈的道:“紅衣師妹可是沒少在蒼玄峰傳播你的名字呢,如今看來,倒的確是有些不一樣。”

周元這才恍然,這唐沐心會出言相助,是因為顧紅衣。

那百裡澈見到金章,唐沐心竟會幫周元一個新晉首席說話,眉頭皺了皺,但最後只是冷笑一聲,拂袖而立。

其他幾位首席弟子,則是並沒有插入其中,只是饒有興緻的看了看周元,便是收回目光。

峰頂上,七道萬眾矚目的身影垂手靜立。

不久後,他們便是感覺到,有着浩瀚的氣息從天而降,光蓮徐徐的落下,最後降落在了峰頂之上。

周元七人一抬頭,便是見到前方,六道偉岸的身影,盤坐於光蓮之上,目光如淵如海,深不可測,宛如神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