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首席峰上空,當那兩道氣勢強悍到極致的攻勢呼嘯而下時,無數道震撼的視線,望向那裡。 更新最快

誰都能夠感覺到,此時的兩人,已是傾盡了全力,這無疑是他們達到巔峰般的一擊。

首席峰外,不論是沈太淵還是陸宏,都是死死的望着那峰頂上空,呼吸仿佛都是在此時停頓下來。

他們知道,戰鬥持續到這個局面,幾乎算是達到了周元與袁洪的極限,而最終的結果,也必然會在此時出現。

陸宏的面色,要顯得更為難看一些,因為他怎麼都沒想到,那個他認為根本無須在意的周元,竟然生生的將袁洪逼到這種地步。

甚至,連袁洪將“飼劍術”這等底牌施展了出來,竟然都未能取得摧枯拉朽般的碾壓。

“該死!”

聲音從陸宏的牙縫中迸射出來,他的眼中滿是後悔與惱怒,若是早知道這小子如此棘手的話,他們就該第一時間轉變策略,集中力量先解決周元。

不過如今後悔已是無用,即便是陸宏,也只能忐忑不安的等待着最後的結果。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匯聚下,峰頂半空中,周元那纏繞着黑色毫毛的拳頭,重重的落下,震爆虛空,與袁洪那蘊含著劍影的赤紅掌影,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鐺!

碰撞的那一瞬間,整個天地仿佛都是凝滯了一瞬。

再然後,數千丈龐大的源氣風暴,直接是以兩人為源點,轟然爆發,瘋狂的席卷開來。

那等風暴,即便是身處首席峰之外的諸多弟子,都是能夠清晰感受到其狂暴之意,整個巨峰上,裂痕蔓延,山頭都是隨之崩裂。

風暴的源頭處,袁洪雙目赤紅,死死的望着處於上方,近在咫尺的周元,咬着牙發出咆哮的聲音:“一個新人弟子,也想阻攔我登上首席,妄想!”

他咆哮着,體內的源氣瘋狂的涌出來,虛空震蕩。

他的手臂之中,赤紅的劍影越來越清晰,整條手臂都猶如是那天焱劍所化,散髮着極其鋒銳與熾熱的波動。

然而,面對着袁洪那猙獰的面龐與咆哮,周元的面龐卻是一片漠然,他五指緊握,漆黑的毫毛宛如拳套一般纏繞上來,閃爍着深邃之光。

“給!我!滾!”

周元喉嚨間,似是有着低沉的喝聲響起,拳頭微微回縮,下一刻,再度悍然揮出。

鐺!

猶如是被黑色拳套所覆蓋的拳頭,碰撞在袁洪手掌上,宛如金鐵碰撞,巨大的衝擊波再度肆虐。

而也就是在此時,袁洪的瞳孔猛的一縮,因為他能夠感覺到,一股無法形容的磅礴之力呼嘯而來,在那種力量的傾瀉下,袁洪那有着劍影若隱若現的手臂上,頓時有着細微的血痕浮現出來。

咔嚓!

整個手臂,仿佛都是在這一瞬斷裂。

再然後,那無數道視線便是驚駭欲絕的見到,袁洪的身影猶如是炮彈一般從天而降。

風聲在耳邊急促的刮過,袁洪的面龐上,似乎也是有着驚駭浮現,他似乎是沒想到,周元這一拳的威勢,究竟能夠強到這種程度!

他體內的天焱劍,仿佛都是在此時發出了一道凄厲的劍吟之聲。

轟!

他的身影,直接是落在了首席峰峰頂,然後只聽見砰砰的巨聲響徹,本就搖搖欲墜的峰頂在此時徹徹底底的崩塌。

袁洪的身影,貫穿了山體,最後一直深入到了首席峰極深處。

山體塌陷,整座巨峰,都是在此時崩塌。

那般破壞力,看得諸多弟子都是倒吸一口冷氣。

整個天地,寂靜無聲。

無數道駭然的視線從崩塌的首席峰向上移動,只見得在那半空中,周元的身影凌空而立,他手掌上的毫毛迅速的收縮而回。

拳頭上面,有着鮮血順着指尖滴落下來。

先前那一拳固然凶悍無匹,但那種反震之力,也是極為的恐怖,如果不是周元外煉之術小成,恐怕那種反震,就足以震斷他的手臂。

他的目光冷冽的看向下方,那裡的首席峰還在不斷的崩塌,他的目光順着崩塌的地方,能夠看見,在那山體極深的山岩中。

袁洪的身影癱倒在其中。

他滿身鮮血,手臂呈現扭曲的跡象,顯然是斷裂開來。

袁洪的臉龐上,還浮現着驚駭之色,他也是艱難的抬起頭來,目光透過那些崩塌的山岩,看見了高空上的那道身影。

他喉嚨間發出嘶嘶的聲音,艱難的伸出手掌,想要抓過去。

他的眼中,還有着濃濃的不甘之色。

他怎麼都沒想到,他竟然會敗在周元的手中…

一個從未被他放進眼中的新人弟子…竟然能夠打敗他袁洪?!

兩人的目光,透過那些崩塌的山岩對碰在了一起。

“我,我不服啊!!你怎麼可能打敗我?!”他嘶啞的怒吼着,鮮血從嘴中涌出來。

他的身軀上,有着赤光浮現,最後一道劍影射出,哀鳴着插在了身旁的地面上,正是那柄天焱劍。

而此時,這柄天源兵已是變得極為的黯淡,顯然也是受到了重創。

天焱劍離開身體,袁洪眼中的光芒也是變得微弱起來,他望着高空上那道眼神冷冽看下來的年輕身影,最終那伸起的手掌,緩緩的垂落了下來。

雖然再如何的不甘,袁洪也知道,這一次的首席之爭…

他輸了。

岩石滾落而下,遮掩了巨大的坑洞。

噗嗤。

半空中,周元吐出一口血沫,周身的源氣也是漸漸的黯淡下來,這場大戰,對於他而言,也是極為的艱難。

如果最後無法突破到五重天的話,恐怕他也就只能再度將“銀影”祭出了。

而如今,借助着袁洪的壓迫,他不僅修成了銀骨境,而且還踏入了五重天,可謂是大圓滿。

周元抹去嘴角的血跡,抬起頭來,他看了一眼遠處,此時的那裡,周泰,呂嫣,張衍以及韓玉皆是匯聚在一起,然後以一種驚駭的目光看着他。

那種目光,猶如見鬼一般。

因為他們在最近的距離,看着周元如何從那絕境之中,硬生生的翻盤,甚至最終將袁洪踩了下去。

那種震撼,實在是強烈的無以復加。

呂嫣咽了一口口水,俏臉複雜無比。

她如何能想到,這個她以為總是不太看得上的新人弟子,竟然真的打敗了袁洪,做到了他們三位頂尖紫帶弟子聯手都無法做到的事情。

“周元師弟…這也太…猛了吧?”周泰喃喃道。

張衍沉默着,但那眼中的驚駭依舊是掩飾不住,望着周元的目光中,甚至多出了一絲敬畏之意。

周元衝著他們笑了笑,然後目光看向了那獃獃立在一旁的韓玉,此時的首席峰,還沒被淘汰的人,也就只有她了。

“韓玉師姐,我們可要交手一下?”周元笑道。

只要淘汰了韓玉,那麼首席峰上,便是僅剩他一人,首席之位,自然就落到了他的頭上。

韓玉聽到此話,先是一愣,然後如看見什麼恐怖的猛獸一般,急急後退,最後甚至直接是倒地暈了過去。

竟直接嚇暈了。

周元見狀,也是愣了片刻,然後哭笑不得的撓了撓頭,看來之前打敗袁洪所造成的凶威太盛了,導致韓玉竟有些承受不住。

不過,伴隨着韓玉的暈過去,這也代表着她也已被淘汰。

整座首席峰,唯有他一人尚存。

一想到此,即便是周元,都是心潮澎湃起來。

他抬起頭來,望着高空之外,抱拳一禮。

“聖源峰首席之爭結束,請掌教賜位。”

他那雄渾的清朗聲音,在這寂靜無聲的天地間,響徹而起。

(昨天寫錯了,應該是突破到五重天,不是四重天,已經修改過來了,不影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