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褚陽與柳相昏死的身影滾落到朱擎腳下的時候,他的身體顯然是在微微的顫抖着,眼中的恐懼之色,怎麼都遮掩不住。 更新最快

他艱難的看向周元,面龐滿是驚駭欲絕與難以置信。

他怎麼都沒想到,褚陽與柳相聯手追殺周元,最終的結果,反而是兩人折戟…

這周元的實力,就強到了這一步?

震撼的不僅是他,那後面的韓玉,同樣是俏臉駭然,顯然她從未想過,周元竟然能夠打敗褚陽二人,順利回來。

這得多強的實力?才能夠以一己之力將兩人擊潰?

韓玉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在那最開始的時候,她還有些嫌棄周元會拖後腿,但眼下的事實卻是讓得她有些躁得慌。

如果不是周元在力輓狂瀾的話,恐怕現在躺在地上的,應該就是她和韓岩了。

朱擎通體冰寒,如果說之前的柳相還有着一些戰意的話,那麼此時的前者,卻是戰意徹底的消退,因為眼下看來,他們這一脈的四位參選者,似乎都是敗在了周元的手中…

所以,在下一瞬間,朱擎的身影猛的倒射而退,竟是連交戰的勇氣都沒有,直接選擇了退避。

“此人太強,不可力敵,快!去袁洪師兄那裡!”

朱擎眼中恐懼涌動,速度催動到極致,想要逃離此地。

不過,在他身影剛動的時候,那不遠處的周元,身影已是虛化,最後化為一道青煙,消散而去。

轟!

緊接着,一道狂暴的源氣波動,直接從朱擎的後方傳來,一道可怕的拳風狠狠的轟來,玉光閃爍,那手臂之上,鱗片浮現出來,閃爍着森冷的光澤。

源氣滾滾,震蕩虛空,仿若炸雷。

那朱擎也是感受到了那凶悍的攻勢,當即不敢怠慢,體內源氣瘋狂的呼嘯而出,直接是在身前形成了一層又一層的源氣防禦。

轟!

然而,當那散髮着玉光的拳頭落下時,所有的源氣防禦頃刻間破碎,那拳頭在朱擎的眼瞳中急速的放大,最後轟在了其身體之上。

噗嗤!

那一瞬間,朱擎宛如是被凶獸正面衝撞,一股可怕的力量排山倒海般的涌來,一口鮮血當即噴出,而其身影也是狼狽的倒飛了出去。

朱擎眼神駭然的望着前方,只見得那裡周元的身影緩緩的出現,那看似單薄的身軀,落在朱擎的眼中,卻仿佛是藏着一頭遠古巨獸一般。

那種爆炸般的力量,足以摧毀山嶽。

他此時方纔明白,當日吳海為何會被周元一拳擊潰…

因為當周元的自身的源氣以及肉身之力疊加起來時,舉手投足間,都是有着可怕的力量在涌動。

周元手掌緊握天元筆,他望着倒飛出去的朱擎,眼神倒是毫無波瀾,身形再度暴射而出,雪白的筆尖掠過地面,帶起刺眼的火花。

而雪白的毫毛筆尖,也是漸漸的變得幽黑,神秘深邃。

嗡!

筆尖呼嘯而出,撕裂虛空,化為一道黑影,閃電般的刺向朱擎。

“我認輸!”

黑光在瞳孔中急速的放大,朱擎最後的一絲勇氣徹底崩潰,面色慘白的嘶聲喊道。

嗡!

鋒利的筆尖,停在了朱擎面前半寸的地方,勁風撲面而來,在其臉龐上撕裂出道道的血痕。

周元眼神淡漠的看了失魂落魄般的朱擎,緩緩的收回了天元筆,對於後者,他顯然並沒有太過的放在心中。

而或許是他這種無視般的姿態,也是讓得朱擎感覺到了羞怒,當即他咬着牙,寒聲道:“周元,你別得意,現在我所體驗到的,恐怕不久後,你也會感受到了!”

“袁洪師兄,也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恐懼!”

周元聞言,倒是一笑,道:“那我倒是想要領教一下了。”

說完,他不再理會朱擎,而是將目光投向了一旁的韓玉。

此時的韓玉,還沒從周元先前那凶悍無匹的攻勢中回過神來,她先前費儘力氣,才與朱擎拼得難分高低,然而周元這一齣手,朱擎就敗了。

可想而知這其中的差距。

“我要登頂去了。”周元望着失神的韓玉,說道。

韓玉回過神來,柳眉也是緊鎖起來,有些忐忑的道:“也不知道呂嫣師姐他們怎麼樣了?”

雖說他們這裡取得了大勝,但在她看來,爆發在首席峰峰頂那裡的戰鬥,才是決定性的,如果連呂嫣,周泰,張衍三人聯手都打不過袁洪,那麼她實在無法想象,還有誰能夠阻攔他?

就算是周元…恐怕都不行吧?

“看看便知。”

周元雙目微眯,然後身形便是衝天而起,穿過重重雲霧,直奔峰頂而去。

而那韓玉見狀,猶豫了一下,也是迅速的跟了上去。

反正都已到了這裡,終歸是要去看看。

兩道身影掠過一座座的石台,在那無數道目光的註視下,漸漸的向上,而隨着越來越高,他們也是開始見到一座座石台碎裂開來,一片狼藉。

顯然,這裡曾經爆發過極為激烈的戰鬥。

韓玉望着這一幕,俏臉愈發的緊張,這種破壞力,顯然並非是他們可比的。

而且,最讓得她心驚膽戰的是,隨着他們開始接近峰頂,但卻依舊沒有察覺到任何的源氣波動,這也就是說,戰鬥應該結束了?

是呂嫣師姐他們贏了嗎?

韓玉俏臉不斷的變幻。

唰!

最終兩人的身影穿透雲霧,落在了首席峰的峰頂,濃郁的雲霧籠罩在四周,令得視野受到阻礙。

周元望着前方,並沒有什麼懼色,直接邁步向前。

峰頂上,有着一座遼闊的廣場,周元緩緩的行走於廣場中,四周寂靜無聲,如此片刻後,他的腳步忽然一頓,目光看向前方。

他袖袍猛的一揮,源氣滾滾,直接是捲起那濃郁雲霧衝天而起。

而隨着雲霧被捲走,這裡的四周終於是漸漸的變得清晰。

然後,周元與韓玉便是見到,在那前方廣場的中央處,有着一道石座矗立,那是首席之座。

而此時,石座之上,有着一道人影斜靠。

周元望着那道人影,眉頭漸漸的皺起。

而韓玉的俏臉,更是一片蒼白。

因為那道人影,赫然便是陸宏一脈的袁洪!

“袁洪,呂嫣師姐他們呢?”韓玉咬着銀牙,聲音有些顫抖的道。

石座之上,袁洪手指輕輕的敲打着椅背,那一對眼瞳緩緩的抬起,其中充斥着凶氣,令得他看上去宛如一頭暴戾的凶獸。

當他望着周元二人時,似也是有點小小的訝異,但旋即便是笑了起來,白森森的牙齒露出來,宛如野獸一般。

然後他抬起手指,指了指右方。

只見得那裡,大地呈現破裂的姿態,小半個峰頂都是崩塌下去,而在其中,三道渾身鮮血的身影,躺在其中,發出無力的呼吸聲。

韓玉小手死死的捂住嘴。

袁洪輕輕的扭了扭頭,發出咔嚓的聲音,他似乎對於眼前的兩人沒有多大的興趣,只是揮了揮手,猶如驅趕蒼蠅一般。

“雖然對你們能夠來到這裡有些意外…”

“不過,你們還是自己認輸退局吧。”袁洪靠着椅背,神色淡漠,雙目漸漸的閉攏。

韓玉微微顫抖,美眸中有着一抹懼意浮現,她看向周元,卻是見到後者似是笑了笑。

然後周元緩步走了上去,步伐堅定,不見絲毫的畏懼。

周元手中的天元筆輓起一朵槍花,帶起嗡鳴聲,緩緩的抬起,指向了石座上的袁洪,輕笑一聲。

“袁洪師兄,下來玩玩唄?”

“那個位置,我也想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