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聖子現身後,陸陸續續也有着諸多長老現於天空,陣容規模倒是極為的豪華,更是凸顯出蒼玄宗對首席之爭的重視。 更新最快

隨着時間推移,一輪烈日高懸天際。

青陽掌教看了一眼天色,輕輕點頭,然後袖袍輕輕一揮。

咚!

嘹亮的鐘吟聲,響徹而起。

這一刻,蒼玄宗內的滔天沸騰,更是達到極致,因為他們知曉,這一道鐘吟聲,便是代表着首席之爭的正式開啟。

“首席之爭,就此展開,諸弟子,將你們這一年的苦修,盡數的展露出來吧!”青陽掌教那雄渾浩大的聲音,也是迴蕩在每一個人的耳邊。

緊接着,無數歡呼聲也是響徹起來。

“鄭石師兄,加油!”

“蘇雲師姐,你一定會成功的!”

“……”

無數弟子在此時為了所支持與看好的參選者吶喊助威,聲勢驚人。

在聖源峰這邊,同樣也是相同的情況,不過如沈太淵一脈,幾乎所有的人都是在為周泰,張衍而吶喊,畢竟他們兩人,才算是真正的主力。

“小元哥加油,我買了兩萬源玉你奪得首席!”突然有着人嘶聲喊道,眾人看去,卻是沈萬金。

有人被他這手筆嚇了一跳,忍不住的道:“沈萬金,你瘋了不成?你竟然投了兩萬源玉?有那錢,還不如請我們去百香樓!”

兩萬源玉,對於絕大部分紫帶弟子而言都是很大一筆了,沈萬金能夠拿出來,顯然是因為前些時候周元為了他,從吳海那裡敲詐而來的。

誰都沒想到,沈萬金竟然會用在這裡。

不過這在他們看來,這無疑是極為的愚蠢的,這麼多源玉就算去打水漂,也能冒個水花,投到周元身上,那簡直什麼聲響都沒有!

沈萬金對於那些看傻子般的目光卻是沒有在意,反正這些源玉都是周元搞來的,就算輸了也無所謂了。

他的想法很簡單,作為最忠實的迷弟,怎麼能夠在這個時候不給於支持呢?!

周元也被他這手筆驚了下,旋即忍不住笑着搖了搖頭,也沒多說什麼,只是衝著沈萬金招了招手。

“準備動身吧。”沈太淵的目光看過來,對着周元,周泰,張衍三人說道。

三人聞言,皆是神色凝重的點點頭。

咻!

下一刻,三人幾乎是同時間衝天而起,腳踏源氣,對着前方那座首席峰落去。

與此同時,陸宏一脈,呂松一脈,也是有着數道光影在那萬眾歡呼聲中疾掠而出。

總共十二道身影,掠空而過,迅速的接近了首席峰。

而當在闖入首席峰一定範圍的時候,周元便是感覺到有着一股壓迫感自那首席峰中散髮出來,在那種壓迫之下,仿佛天地間的源氣流動都是變緩了一些。

而且,似乎越是接近峰頂, 那種壓迫就越強。

不過周元對此倒並沒有驚慌,因為之前沈太淵就已經說過,首席峰中有着源紋銘刻,那種源紋令得天地間的源氣變得沉重,身處其中,猶如身負山嶽,越是接近峰頂,那種壓力就越強。

在這種環境下,就算是戰鬥,顯然對源氣的消耗都變得更大了。

這也算是一種考驗,如果是實力不足的弟子,根本就沒有登峰的資格。

在雲霧繚繞的巨峰間,有着一座座石台開闢出來,宛如巨大的石階蜿蜒而上,直達被雲霧遮掩的峰頂。

而當十二道身影在闖入源紋壓迫的範圍中時,所有人都是見到他們的身影猛的下沉,待得體內源氣升騰而起時,方纔穩住身形。

身形穩住的第一時間,便是拔升而起,落向那一座座石台,然後藉此不斷的向上疾掠攀登。

而十二道身影中,不出意料的是袁洪一馬當先,緊隨其後的,便是周泰,張衍,呂嫣三人,而再後面,便是周元等人。

周泰,張衍,呂嫣三人漸漸的接近,他們目光對視一眼,最後皆是鎖定了最前方袁洪的身影,然後微微點頭。

唰!

他們的速度猛然暴漲,下一瞬,竟是齊齊出手,三道源氣洪流呼嘯而出,直接轟向了袁洪的身影。

嘩!

他們這般舉動,頓時引起了首席峰外無數弟子的嘩然聲,顯然沒想到兩脈的人會先聯手對付袁洪。

身後狂暴的源氣呼嘯而來,也是引起了袁洪的註意,不過他並未驚慌,千丈般龐大的源氣呼嘯而出,宛如一道巨蟒,盤旋在周身。

轟轟!

三道源氣洪流呼嘯而至,源氣碰撞間,有着狂暴的衝擊波肆虐開來。

在那後方,另外五位陸宏一脈的參選者見狀,面色微變,便是加快速度,意圖支援。

不過周元與另外兩位呂松長老一脈的弟子則是橫擋在了前方。

“袁洪師兄,有沒有問題?”吳海眼神森冷的看了一眼周元,然後高聲喝道。

袁洪瞥了一眼後方的情況,擺了擺手,淡淡的道:“我陪他們玩玩,你們解決掉那三人便可。”

他望着迅速圍攏而來的三道身影,嘴角有着一抹譏諷浮現出來:“你們這是打算聯手嗎?還算是聰明,不過,你們真以為聯手就能對付我嗎?”

“有膽子的話,就追過來吧!”

他冷笑一聲,身形猛的拔升而起,對着首席峰雲霧繚繞的山腰之上疾掠而去,顯然是打算將戰場拉得更高一些。

周泰見狀,轉頭對着周元三人道:“周元師弟,麻煩你們多拖一些時間,待我們解決掉袁洪,再來幫你們。”

聲音一落,三人的身影已是衝天而起,對着袁洪急追而去。

這一次的首席之爭,必須先集中最強力量,將袁洪這個最大的隱患解決掉,不然的話,首席之爭,他們兩脈都沒有機會。

四道身影疾掠而出,穿過雲霧,迅速的消失不見。

周元望着他們迅速而去的身影,神色倒是沒有波動,他轉頭看向身旁的兩位呂松一脈的弟子,這兩人一男一女。

男子名為韓岩,身軀壯碩,模樣顯得有些憨厚,女子名為韓玉,則是嬌小玲瓏,也算是俏麗。

兩人還是一對兄妹。

見到周元的目光,那韓岩對着他露出憨直的笑容,而那韓玉則是輕輕撇撇嘴,她和呂嫣關係極好,算是閨中密友,所以對於周元的感官自然也受到了呂嫣的影響,覺得他有些拖後腿。

“周元兄弟,咱們只能儘力多拖延一些時間了...”韓岩說道。

他們三人,對面卻是五人,數量上占據絕對的優勢,一旦動手,他們必然會落入下風。

“我們留在這裡,已是打算和他們拼了,我們沒有抱着全身而退的想法,只要能夠拖住他們,給呂嫣師姐他們贏得一些時間就算是成功。”那韓玉則是掃了掃周元,道。

他們兩人,顯然是抱着破釜沉舟的想法。

“儘力而為。”周元淡笑道。

聽到他這決心不是很堅定的回答,那韓玉顯然是有些不滿,但終歸沒多說什麼,畢竟也沒對周元抱多大的指望。

韓岩與韓玉,周身源氣升騰,面色凝重而忌憚的盯着不遠處的五道身影。

而此時,那陸宏一脈的五位弟子,則是面露戲謔的望着他們。

吳海譏誚的目光盯着周元,笑道:“原來這就是你們的打算,拖住我們,然後集中力量對付袁洪師兄?”

“不得不說...”

“你們這方法,還真是有些異想天開。”

五人皆是笑出聲來,看那模樣,似乎對袁洪那邊並不擔心。

吳海那陰翳的視線鎖定周元,對着另外四人道:“把這個家伙交給我,我要一雪前恥。”

他始終認為,之前被周元一拳擊敗,不過只是因為他措手不及大意而已,若是再戰的話,周元想要取勝,恐怕就沒那麼容易了。

另外四人聞言,也知曉吳海想要洗刷之前的敗績,自然沒有反對。

“走!”

韓岩與韓玉見狀,身影一動,便是對着另外的方向疾掠而去。

“周元兄弟,你自己多小心!”

而那陸宏一脈的四位弟子見狀,則是一笑,然後迅速的跟了上去,有着一種貓戲老鼠般的戲謔。

隨着他們遠去,這座石臺上,便是唯有着周元與那吳海,再度對立。

吳海眼神陰森的盯着周元,嘴角有着一抹獰笑緩緩的掀起。

“周元,你可知道,這一次,我會如何的炮製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