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七座首席峰前,都是變得極其的熱鬧時,蒼玄宗的上空,也是有着浩瀚的源氣涌動,無數弟子抬頭,然後便是見到源氣匯聚而來,最後在高空上形成了六座巨大的源氣光蓮。 更新最快

在那光蓮中,六道身影盤坐,散髮着偉岸般的氣息,磅礴浩瀚,仿佛永無止境一般,令人心生無邊敬畏。

自然是青陽掌教以及其他五位峰主。

當這六位宗門巨頭出現時,蒼玄宗內,所有的弟子,長老皆是彎身,聲音響徹宗門。

“恭迎掌教,峰主!”

作為蒼玄宗一年內最為重要的盛事,青陽掌教以及五位峰主自然是不會缺席。

居於五位峰主中央位置的青陽掌教微微點頭,他的眼神溫和,淵渟岳峙,有着一種常人難及的沉穩之感,仿若天崩不驚。

“此番首席之爭,還望諸弟子全力相迎,展現自身實力,為我蒼玄宗諸多弟子之表率。”青陽掌教溫和而宏大的聲音,響徹在每一個人的耳邊。

“是!”諸弟子皆是齊齊應道。

在蒼玄宗六大巨頭露面後不久,只見得在他們的光蓮前方,再度形成了十個小型的光蓮,有着十道身影掠空而來,在光蓮上盤坐。

而當這十道身影露面時,也是不出意外的在天地間引起了一些驚嘩聲,無數弟子眼神熱切的看來。

因為那十道身影,正是蒼玄宗的十大聖子!

平日里十大聖子各自修煉,任務,總是難以盡數看齊,而就唯有首席之爭這等大日子,十位聖子方纔會齊齊現身。

而相對於高高在上,讓人敬畏的六大巨頭,十大聖子對於諸多弟子而言,無疑要顯得更近一些,很多弟子都是將他們當做心中崇拜的對象。

所以當十大聖子現身時,方纔引來如此動靜。

“十大聖子齊現身…”周元望着這一幕,也是有些驚奇,畢竟他來到蒼玄宗也算是整整一年時間了,但聖子的話,見到的還不足一半。

他盯着那十道光蓮,在那最居中的位置,一個亮光光的腦袋最引人註目,陽光照射在那上面,反射出一道光澤。

正是聖子之首的楚青。

看着楚青,周元就目光掃了一眼呂松一脈的呂嫣,果然是見到後者此時一臉崇拜的望着楚青,眼中有着小星星冒出來,哪還有平日里的那種傲氣十足的感覺。

在楚青的兩側,便是孔聖以及李卿嬋,然後其餘聖子分兩側延伸開來,每一道身影,都是那樣的萬眾矚目。

畢竟能夠成為聖子,足以說明他們的天賦,乃是蒼玄宗諸多弟子中精銳中的精銳。

楚青盤坐在光蓮上,打了一個哈欠,然後他轉頭,就看見一旁的孔聖眼神冷冷的看着他,當即他摸了摸光溜溜的腦袋,露出燦爛的笑容,道:“啊,孔聖師弟,真是好久不見啊。”

孔聖眼神如劍般的射向楚青,寒聲道:“楚青,我給你發了十八封挑戰信,你為何都沒有反應?”

楚青一臉驚愕:“十八封?哎呀,我一個都沒看見啊…一定是有人偷偷丟了,回頭我去查查,看誰這麼大的膽子。”

孔聖冷笑,你演,你繼續演。

他袖袍一抖,一封戰書便是出現在其手中,然後直接對着楚青甩去:“不管之前你有沒有看到,這一次,你總躲不了了吧?”

戰書呼嘯而過,直射楚青。

然而楚青卻是動也不動,目不斜視,任由那戰書從他面前飛出去,最後飄遠而去。

孔聖:“……”

李卿嬋:“……”

其他的聖子也是扯了扯嘴角。

孔聖額頭上青筋都忍不住的跳了跳,顯然沒想到連當面下戰書,楚青都能夠厚着臉皮當沒看見,這得憊懶到什麼地步了?

楚青看向李卿嬋,露出笑容,道:“卿嬋師妹,我們換個位置吧。”

李卿嬋沒好氣的瞥了他一眼,根本懶得理會。

沒得到回應的楚青也有些無奈的搖搖頭,轉頭衝著臉色鐵青的孔聖笑道:“孔聖師弟,不要這麼衝動嘛,動不動就下戰書,太傷同門感情了。”

“你要比的話,我們可以換個方式。”

“什麼方式?”孔聖面無表情的道。

“呃…”楚青眨了眨眼,笑道:“我們可以來打賭競猜,猜猜看此次的首席弟子…嗯,就猜聖源峰的首席弟子落入誰家吧?!”

“誰輸了的話,就賠十萬源玉!”

孔聖雙目微眯,道:“外加接受戰書。”

楚青有些無奈,只得點點頭。

孔聖這才冷笑一聲,道:“這聖源峰還能有什麼懸念,那首席弟子之位,必然落到袁洪的身上。”

陸宏一脈也是出自他們劍來峰,對於袁洪的實力,他自然心知肚明,那聖源峰另外兩脈,根本就沒人能和袁洪相鬥。

楚青聞言,則是笑眯眯的道:“我可不這樣覺得。”

孔聖嘲諷的笑道:“哦?那你看好周泰,還是張衍,或者呂嫣?”

“我覺得首席位置,可能會落到那個周元的頭上。”楚青想了想,說道。

此言一齣,不僅孔聖冷笑出聲,就連其他聖子都是側目看來,對於周元,他們倒是隱約有所聽聞,但不管周元這一年的戰績有多顯赫,可總歸只是新弟子。

這周元與袁洪相比,顯然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所以怎麼可能奪得聖源峰的首席?

甚至就連對周元頗為熟悉的李卿嬋,都是柳眉微蹙,覺得可能性不大,周元雖然打敗過楊玄,但在這首席之爭上,任何一個參選者,恐怕都不會弱於楊玄。

更何況是袁洪…

“沒想到你竟然這麼看好他。”孔聖淡淡的道。

楚青感嘆一聲,道:“能夠把那個叫做周小夭的女魔頭收服,這個周元,絕對不簡單…”

所有人嘴角都是一抽,就因為這個理由?他就覺得周元能夠奪得首席?

楚青瞧得其他聖子一臉古怪,當即分辯道:“你們是沒領教那個周小夭的手段,絕對是個女魔頭,賣起人來簡直眼睛都不眨,如果不是葉歌一直說她是蒼玄宗弟子,我都懷疑她是聖宮派來故意搞我們的!”

他的聲音中滿是怨念,顯然是想起了之前天級任務中,他被周小夭硬生生的逼得全力作戰,不全力不行,沒看見葉歌那家伙都差點直接被幹掉麽…

這麼多年,楚青還第一次被人逼成這樣。

孔聖卻是一聲冷笑,道:“我管你什麼理由,既然你選了那周元,那就拭目以待吧,希望此次你輸了後,能夠老老實實接下我的戰書!”

聲音落下,他目光收回,遙遙的投向聖源峰首席峰所在的方向,然後掠過其中的一道年輕身影,眼中有着一抹輕蔑浮現。

這周元,也想從袁洪的手中取得聖源峰首席?

簡直就是痴人說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