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間小道上,兩道人影一前一後的行走着,吞吞走在中間,時不時的轉頭將幸災樂禍般的目光投向周元,顯然連它都是感覺到了夭夭的情緒。 更新最快

周元對着它翻了個白眼,目光看向前方的窈窕倩影,撓了撓頭,顯然是沒想到素來顯得對任何事物都漠不關心的夭夭,此次竟然會有些發火。

夭夭不說話,周元也不敢挑起話頭,於是兩人便是這樣有些沉悶的一路回到了洞府。

回了洞府,夭夭淡淡的道:“去將你身上清洗一下。”

周元聞着自己一身臭汗,也是乾笑一聲,乖乖的去清洗了。

夭夭則是在那山崖邊的亭中坐下,取出玉壺,斟滿了酒水,小手握着,一對空靈的眸子,凝視着山崖外的雲卷雲舒。

半晌後,清洗乾凈的周元走了出來,在夭夭對面坐下。

夭夭依舊沒有搭理他,只是盯着山崖外的雲彩發獃。

許久後,她方纔漸漸的收回目光,玉顏不帶絲毫情緒的看向周元,道:“你…”

“我錯了。”然而她剛開口,周元便是毫不猶豫的道。

夭夭一怔,柳眉微蹙:“錯…”

“夭夭姐說得對!”周元立即道,態度極其的端正。

“什…”

“以後不會了!”

夭夭每次話剛出口,周元便是一副立即服軟認輸的模樣,姿態謙和,任打任罵。

噔!

被打斷數次,夭夭手中玉杯頓時輕輕的磕在桌面上,發出清脆的聲音,美眸冷冽的盯着周元:“閉嘴!”

周元嘴巴閉攏。

那一旁看好戲的吞吞,則是對着周元露出鄙夷的眼神,這家伙,簡直慫得不能看!

夭夭剮了周元一眼,原本心中的一些怒意,被後者這麼一打岔,倒是削弱了一些,當即有些沒好氣的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瞧得夭夭臉上的冷色減弱了,周元方纔松一口氣,連忙要拿玉壺給夭夭斟酒。

不過卻是被夭夭伸手將其手掌拍開,她自己取過玉壺,自斟自飲。

她連飲了數杯,方纔眼眸微垂,緩緩的道:“周元,你太操之過急了。”

周元聞言,也是輕嘆了一口氣,道:“夭夭姐,我沒有放鬆的理由,我和楚青師兄不一樣,他行事只喜歡出三四分力,而我…卻必須時刻出十二分的力。”

“大周王朝還在面臨著大武王朝的威脅,誰也不知道大武什麼時候會出手,而一旦出手,大周必然會付出極大的代價。”

“大周現在還無法抗衡大武,而我,是大周的唯一希望。”

夭夭望着眼前的周元,這幾年下來,當初那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年,漸漸的在蛻變,而在他的肩膀上,顯然也是在承受着巨大的壓力。

即便平日里他未曾表露出來。

夭夭握着酒盃,輕聲道:“你也知道你是大周唯一的希望,一旦你出事,大周怎麼辦?”

她的眸子,盯着杯中酒,低聲道:“而那時候,我又該何去何從?”

她的聲音中,有着一絲迷惘,她的身世神秘,連她自身都是半點不知,在以往,她唯有一個親人,那就是蒼淵。

而蒼淵將她托付給了周元,這些年相處下來,她那孤冷的心中,也是漸漸的將周元視為了親人,她無法想象,如果周元也是出了事,那她應該怎麼辦。

她對於這蒼玄宗,也沒有任何的留戀,只是因為周元在這裡,所以她才會留在這裡。

而若是周元不在了,她自然也就沒有留下的理由。

那時候,天大地大,真是無處可去。

甚至於,她連她的父母是誰,都無法知曉,即便對於所謂的父母,她的心中並沒有任何的感覺…

望着夭夭眸子中極為罕見的流露出的一絲迷惘與無助,周元的心也是微微的抽痛了一下,他伸出手掌,輕輕握住了夭夭的小手,冰涼如玉。

周元輕聲說道:“夭夭姐,我知曉你背後應該牽扯極大,畢竟連蒼淵師父和蒼玄老祖那等存在都與你有關,與他們相比,此時的我渺小如螻蟻。”

“這些年來,每次遇見危險時,都是你為我擋了下來。”

“可我答應過蒼淵師父要保護你,我不想最後連這個承諾都完成不了…”

周元望着眼前那張完美無瑕般的玉顏,笑了笑,道:“夭夭姐,我會這麼拼命的修煉…一是為了護衛大周,二便是為了有朝一日當你遇見危險的時候,我能夠擁有着哪怕為你爭取一線生機的資格。”

“哪怕,這個代價是付出我的生命。”

他笑容灑脫,然而盯着夭夭的雙眼中,卻滿是認真之色。

望着周元的眼睛,夭夭有些怔住,她那素來總是充斥着對萬物漠不關心的眼眸中,似乎是在此時,有着一種融化般的跡象。

所以,面對着周元握住她的小手的舉動,她都並沒有將其拍開,而是修長五指輕輕的握攏,也是握住了周元的手,輕聲道:“如果真有那一天,我希望你…好好活着。”

此時山崖外,有着陽光破開雲層,光斑照耀進來,猶如是將石亭中的兩人籠罩,光斑中,有着塵埃飛舞。

而周元的內心,也是在夭夭那輕聲細語下,被悄然的觸動。

他望着眼前泛着光澤般的玉顏,心中有着一種悸動,站起身來,四目對視,他忍不住的將臉緩緩的靠近。

夭夭的明眸中,投影着周元的臉龐,她似乎也是僵硬了下來。

兩人越來越近,鼻息間的呼吸,已是撲打在對方的臉龐上。

吼!吼!

不過,就在那要碰撞的瞬間,忽然有着一道獸吼聲響起,夭夭瞬間清醒過來,眸子中罕見的掠過慌亂,手中的酒盃條件反射的就對着周元臉上潑了過去。

周元臉龐僵硬下來,酒水順着滴落下來。

夭夭那玉如般的臉頰上,有着一抹紅潤浮現,瞪了周元一眼,連忙轉身進了小樓中,將房門砰的一聲緊閉上。

周元猶如雕像一般愣住。

好半晌後,他方纔緩緩的抹去臉龐上的酒水,面龐陰沉的轉過身,看向了一旁的吞吞,咬牙切齒的道:“混蛋,我今天要吃了你的肉!”

他直接是凶狠的撲了出去。

這個吃了他無數食物的白眼狼,竟然壞他好事!

先前那種氣氛,可是難得一遇,平日里夭夭恢復冷漠,再給周元一個膽子都不敢做這種事,而現在這種機會,卻被吞吞給破壞了。

一人一獸直接是扭打一起。

片刻後。

周元躺在地上,滿身的血印子,在他身旁,吞吞得意的轉悠着,發出譏笑般的哼唧聲,顯然這場爭鬥,最終以周元失敗而告終。

周元悲憤的嘆了一口氣,竟然連一頭小畜生都打不過…

而懷着這般悲憤,他的雙目卻是漸漸的垂了下來,竟直接是有些疲憊的沉睡了過去。

吞吞瞧得周雲直接躺地上睡過去,獸瞳眨了眨,然後偷偷摸摸的跑到他頭上,翹起腿,竟是打算撒水出來,尿周元一頭。

不過它腿剛剛翹起,耳朵便是被一隻玉手狠狠的捏住,然後直接拎了起來。

吞吞掙扎着,待得見到夭夭那清冷如水般的眸子時,方纔僵硬下來,獸瞳中露出討好求饒般的神色。

“把他弄回去。”夭夭瞥了躺地面上的周元一眼,道。

吞吞被丟下來,只能變大了身軀,將周元甩到背上,然後老老實實的將他送回小樓。

第二日,當周元從沉睡中蘇醒過來時,發現自己正躺在柔軟的床榻上,他望着床頂,體內散髮的充沛血氣,令得他的狀態漸漸的恢復到了巔峰。

鐺!

有着清脆的古老鐘吟聲,忽然響徹於天地間。

周元的眼中,也是有着璀璨的神采迸射出來,那眼眸深處,充斥着昂揚戰意。

首席之爭,終於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