鍛龍臺上,周元滿面欣喜,他的身軀散髮着溫潤的玉光,再配合著他那欣長的身材以及清秀的面龐,倒也是頗為的引人註意。 更新最快

當然,周元對於自身外貌並不太在意,他更在意的是此時體內如洪流般暗中涌動的強橫力量。

他五指緩緩的握攏,即便未曾運轉源氣,但他卻是能夠感覺到一股強悍的力量在迅速的凝聚,那種力量,源自這具肉身。

這種感覺,是以往的周元未曾有過的。

畢竟他從未修煉過真正的外煉之術,肉身的力量,也還是第一次將其開發出來。

按照周元的預估,即便此時的他依舊還只是太初境四重天,可有了“小玄聖體”的增幅,就算不借助天元筆的力量,他都是具備了與楊玄那種層次的對手正面交鋒的資格。

畢竟“玉皮境”一成,周元不僅力量大漲,而且玉皮也賦予了他強橫的防禦力,毫不客氣的說,現在周元的防禦,如果再與那楊玄交鋒的話,後者只要不借助天源兵,恐怕想要破開他的防禦,都並不太容易。

周元心情微感澎湃,好半晌後,方纔漸漸的平復,心念一動間,皮膚錶面流轉的玉光也是漸漸的散去,收斂於深處。

他腳尖一點,身形便是暴射而出,落在了山崖邊。

不過他顯然還有些不習慣暴漲的肉身力量,所以腳掌落下時,連腳下的岩石都是被他踩碎開來,留下的深深的腳印。

“不錯,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就將小玄聖體的第一層玉皮境修成。”一旁的玄老點了點頭,對於周元的修煉速度倒是頗感滿意。

“一般換作正常的情況,常人怕是得要一年的時間,才有可能達到這一步,而且這還是需要諸多珍稀源材不斷喂養肉身的前提。”

“多虧了前輩指點。”周元衝著玄老抱了抱拳,眼中滿是感激,如果不是後者指點的話,他恐怕也不會選擇“小玄聖體”。

而沒有選擇“小玄聖體”,他這修成的“太乙青木痕”的玄妙也就無法徹底的發揮出來。

玄老擺了擺手,淡淡的道:“若是你自身沒有毅力,無法在水火鍛龍臺上堅持下來,給你再多指點也是無用。”

那水火鍛龍臺上的痛苦如何,玄老很清楚,周元一個以前從未修過外煉之術的人第一次嘗試,必然會經歷可怕的痛苦,但最終周元都是咬牙堅持了下來,甚至最後還有着魄力提升等級,一舉淬煉成功,將“小玄聖體”踏入玉皮境。

這般魄力,其實連玄老心中,也是對其頗感欣賞。

“距離首席之爭尚還有些時間,之後我還打算在此修煉,或許還要打擾前輩了。”周元笑道,他雖然修成了玉皮境,但他的野心顯然並不止於此。

玄老也是有些訝異的看了周元一眼,顯然同樣有點沒想到後者野心這麼足,竟然還打算進一步的挑戰...那其中的痛苦,怕是比現在更強數倍。

“既然你都有這般魄力,那老頭子我自然是不怕帶你走這一趟山路。”玄老緩緩的說道。

周元聞言,頓時一喜,畢竟他想要來這水火鍛龍台修煉,玄老的帶路是必不可缺的,不然的話,他也沒膽子闖入封印中。

“還有...想請玄老幫個忙...”周元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說。”

“回頭能不能再找時間帶我去一趟那“龍鱗槐樹”那裡...之前的樹鱗都煉化吸收光了,這一個月修煉“小玄聖體”,之前凝煉的一道“太乙青木痕”,也是有所消耗。”

玄老聞言,頓時沒好氣的看了周元一眼,道:“你這小子,膽子也太大了,你真當“龍鱗槐樹”是你的修煉倉庫啊?”

周元尷尬的一笑,也是有些無奈,想要修煉太乙青木痕就需要濃烈的乙木之氣,而以他現在的手段,顯然很難找尋到足夠的古木。

所以,那龍鱗槐樹,就是他唯一的指望。

但想要從龍鱗槐樹那裡取得樹鱗,顯然也得需要玄老的庇護。

面對着周元那眼巴巴的目光,玄老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拿着竹帚往回走。

“算了,幫人幫到底,幫了這麼多,也不差這一下了,你今日先回去吧,明日我帶你再去砍點樹鱗...”

“希望那家伙不會暴走吧。”

周元大喜過望,連忙跟了上去,搶過玄老手中的竹帚,神色諂媚。

“前輩真是好人,來,晚輩幫你拿,您別累着。”

瞧得周元那般作態,玄老也是哭笑不得,搖搖頭,也就隨他耍寶去了。

兩人出了被封印的區域,然後周元方纔與玄老告別,腳踏源氣衝天而起,穿過重重山峰,最終落在了自家洞府之前。

身形落下,他也是有點疲憊的伸了一個懶腰,這整日的淬煉肉身,雖說不怕血氣虧損,但那種劇痛對於精神也是有些損耗的。

不過他剛落下,眼神便是一頓,見到了一道人影在洞府前有些焦急的走來走去,想要對着洞府內出聲,卻又數次縮了回來。

“怎麼?”

周元聲音傳來,他認出了來人,也是他們一脈的弟子,只是不甚出名。

那名弟子聽到聲音,連忙轉過頭,待得見到周元時,頓時眼露欣喜,急忙跑了過來,道:“周元師兄,你可算是回來了,快,快去救救沈萬金!”

“沈萬金?”周元一愣,旋即眉頭皺起:“怎麼回事?”

那名弟子嘆了一口氣,道:“最近咱們聖源峰上的氣氛如何,想必周元師兄也知道吧?”

周元點了點頭,因為首席之爭的臨近,聖源峰上的氣氛可謂是異常的緊繃,而主要源頭,便是因為陸宏一脈。

陸宏一脈的弟子,已是將首席位置視為囊中之物,在他們看來,聖源峰主脈的位置,之後也必然是落在他們一脈。

而成為主脈後,他們的地位也將會提高,反觀另外兩脈,則是淪為次脈,兩者地位再不相同,所以在這一月中,陸宏一脈漸漸的顯得有些趾高氣揚,氣焰囂張。

面對着陸宏一脈的氣焰,另外兩脈的弟子自然也是百般不順眼,所以這一個月之間中,聖源峰上的衝突,簡直比以往大半年都要多。

“今日我們本在一座修煉臺上修煉,但突然有一位陸宏一脈的弟子無意間被沈萬金與人切磋時的源氣所波及,最後就衝出了一大波陸宏一脈的弟子,將我們驅趕,並且直接抓住了沈萬金,任我們怎麼說都不肯放人。”

“那群人領頭的是陸宏一脈的吳海...”

“吳海?”周元雙目微眯,這個名字他聽過,在陸宏一脈可不算是無名之輩,此次陸宏一脈的六位首席之爭的參選者,這個吳海,便是其一。

不過,這種級別的人物,竟然會去難為一群普通弟子?

“沈萬金膽子挺小,應該不會主動招惹麻煩,那吳海等人,卻是針對他而去...”周元淡淡一笑,道:“看來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在聖源峰,誰不知道沈萬金跟他關係最近,而這些陸宏一脈的弟子,不去找其他人,偏偏找上了沈萬金的麻煩...這其中的深意,擺明瞭是在針對他。

而沈萬金,只是剛好被牽連了。

那名弟子聞言,也是苦笑着點點頭,低聲道:“那吳海說了,要讓周元師兄你親自去領人,如果日落前你還不到,那他就直接將沈萬金從山上丟下去。”

周元啞然失笑,這陸宏一脈,最近還真的是有些飄啊。

“周元師兄,要不我先去通知周泰師兄吧?”那名弟子猶豫着問道,他也是猜到了對方是衝著周元而去的,所以生怕周元去了招架不住。

周元擺了擺手。

“不急,先去看看吧。”

他袖袍一揮,源氣自腳下升起,直接暴沖而起。

“我倒是想要瞧瞧,他吳海今日,究竟有什麼能耐,能把我的人,丟下山去!”

淡淡的聲音傳來,卻是隱隱的帶了一絲冷意。

這陸宏一脈,已經開始囂張到這一步,難道還真以為這首席之爭,他們贏定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