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夭立於大殿中央,絕美的容顏一片平靜,她懷中抱着吞吞,對於周圍那諸多不斷投射而來的驚艷目光視而不見。 更新最快

她低頭撥弄着懷中的吞吞,倒是有些想念那個小小的洞府,也是不知道那個家伙回來沒有…

咳。

一旁有着輕咳聲響起,葉歌望着夭夭,笑道:“這次倒是多虧了夭夭師妹,不然的話,我們怕是沒辦法擺脫聖宮還有天鬼府的聖子圍剿…”

“葉歌,你是被打傻了吧…”在那葉歌身側,那面龐極為帥氣,但腦袋卻是光溜溜猶如燈泡一般的青年掃了葉歌一眼,然後看着夭夭,聲音有氣無力的道:“如果不是她在我們跟聖宮,天鬼府的聖子對峙的時候,偷偷去把寶貝撈了就跑,我們哪會被針對。”

“我們本來可以跟他們好好商量一下的,結果直接就打了起來,唉,拼命多累啊,大家坐下來聊聊天分分寶貝不是很好的嗎?”

他摸了摸光溜溜的腦袋,苦着臉道:“好麻煩啊。”

“如果他們願意和你分寶貝,你就不會發求救信了,以你這性子,能省事你是絕對不會多上半點心的。”

葉歌笑了笑,道:“夭夭師妹只是暫時離開暗中佈置源紋結界而已,而且我們最後不是都順利回來了麽。”

楚青同情的拍了拍葉歌的肩膀,道:“你都差點直接被幹掉,這也叫順利啊?她那純粹是拿我們當誘餌!”

“做什麼事總歸會有風險的,不是麽。”葉歌無所謂的聳聳肩。

楚青眼神更加的憐憫,道:“葉歌,你已經完了,我跟你說,這個女人絕對是個無情的女魔頭!你降服不了的!”

一旁的夭夭,俏臉始終平淡如水,根本就沒有理會兩人,此次的任務,的確是有幾分凶險,因為他們面對的是聖宮以及天鬼府的諸多聖子,甚至還有着聖州大陸的一些心狠手辣的散修。

為瞭解決掉這些麻煩,夭夭暗中佈置了一座結界,將楚青,葉歌兩人當做了誘餌,最終方纔震退了那些虎視眈眈的狠人,一行三人全身而退。

當然代價是楚青和葉歌經歷了一場慘烈大戰,葉歌還受了不輕的傷。

而對此,夭夭則是沒什麼歉意,她性子本就淡漠,如果真是到了必要的關頭,捨棄兩人而走,保全自身,她也不是做不出來。

另外,她能夠察覺到楚青實力的確很強,但他太過憊懶,總是不想拼盡全力與人相鬥,所以將喜歡划水的他作為誘餌,夭夭倒是沒什麼心理負擔。

不過楚青說她是無情的女魔頭,夭夭倒是覺得評價蠻中肯的。

楚青在說著話的時候,也看了看無動於衷的夭夭,心裡則是在嘀咕,這才大半年沒回宗,怎麼蒼玄宗里就出了一個這種女魔頭?

不僅實力驚人,而且還冷漠得驚人!

簡直比李卿嬋還冷。

李卿嬋雖然外表冷冰冰的,但卻是外冷內熱,可眼前的夭夭,雖然說話間沒有那種冷意,但卻總給人一種視萬物如草芥般的冷漠。

那種冷漠,似乎源自靈魂與血脈。

這個女孩,的確是漂亮得不像話,但也太冷了,這任務同行一兩個月中,楚青硬是沒見她笑過一下。

“可能她不會笑吧?”楚青這樣想着。

不過,也就是當他心中剛掠過這般想法時,他便是見到,眼前的夭夭那平靜的絕美俏臉上,仿佛是有着什麼複蘇了一般,毫無波瀾的眼眸中,則是有着一點點光彩浮現。

那紅唇的小嘴,似也是輕翹了翹,似是出現了一抹細微的弧度。

那一瞬間,連楚青都是感到一些驚艷。

楚青有些震驚,順着夭夭的目光看去,然後他便是見到一名少年自人群中走了出來,然後對着夭夭揮了揮手。

而夭夭的神色變化,顯然就是因為那個少年而起。

那道少年身影,自然便是周元。

夭夭瞧着周元,臉頰上的平靜微微的散去,然後也沒理會身旁的楚青與葉歌,徑直抱着吞吞走向後者。

兩人走到一起,然後楚青就見到夭夭懷中那始終懶洋洋的小獸,也是跳到了周元肩膀上,顯然是頗為的親昵。

“他是誰啊?竟然能夠讓這女魔頭笑起來?!”楚青震驚的道。

葉歌也是有些複雜的望着這一幕,道:“他就是我跟你說過的那個叫做周元的新弟子…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他就成為了紫帶弟子,這速度可比你當年還快。”

楚青摸了摸光頭,喃喃道:“厲害啊。”

葉歌點點頭,道:“這般天賦,的確很不錯了,假以時日,怕是能夠趕上你。”

楚青道:“我是說他能夠降服這個女魔頭,真的是厲害!”

他的言語間,還真是有着佩服的味道,因為他在他看來,夭夭應該是一個無人能制的魔女,怎麼眼下,竟出了一個能讓得她顯得不那麼冷漠的人。

葉歌一滯,沒好氣的道:“你好歹也是咱們蒼玄宗聖子之首,幹嘛這麼針對她?”

楚青磨挲着下巴,道:“因為這麼多年下來,她還是第一個把我當誘餌使的人,最討厭被人逼着戰鬥了!”

葉歌無奈的笑了笑,看來楚青對此,還是怨念很深啊。

而在那邊,周元與夭夭碰頭後,也是將目光投射過來,然後與葉歌互相笑着點了點頭。

不過讓得周元有些意外的是,那一旁同樣引人註目的楚青,也是衝著他笑了笑,倒是顯得有些隨和,沒有如那孔聖,趙燭等聖子所有的傲然。

而且令周元微感疑惑的是,那楚青的笑容中,似乎是透着一種兄弟好厲害的佩服之意。

不過不待他上去打個招呼,夭夭便是率先轉身而去。

“走吧,回洞府。”

於是周元便抱着吞吞,連忙跟了上去。

楚青望着兩人離去的身影,然後對着葉歌聳聳肩,道:“感覺你沒什麼戲啊…”

“要不就別妄想了…紅粉骷髏而已,你看我,現在對再漂亮的女人都沒什麼感覺,心如止水。”楚青笑眯眯的道。

葉歌輕呵了一聲,斜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你以為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嗎?”

楚青聞言,頓時乾笑一聲,心虛的摸了摸光溜溜的腦袋。

葉歌望着夭夭消失的身影,也是收回了目光,有些悵然的道:“我要回去養傷了,你也先回蒼玄峰吧,你這家伙,常年失蹤,此次回來,想必掌教不會給你好果子吃的。”

說著,他便是擺擺手,轉身而去。

楚青那帥氣的臉龐有些發苦,最後長嘆一聲。

“真的是好麻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