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周元的身影直奔那顆龍鱗槐樹而去,身形掠過時,地面的枯葉都是未曾有絲毫動靜,身形宛如一縷青煙。 更新最快

短短不過數息,他便是接近到了龍鱗槐樹百丈之內。

一切依舊都是安靜無聲。

然而周元的身軀卻是愈發的緊繃起來,面龐上滿是戒備之色,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顆龍鱗槐樹,防備着它一切的反應。

從龍鱗槐樹上散髮出來的強悍威壓,讓得周元明白這是多麼強橫的存在,面對着這種強大生靈,他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但好在的是,隨着周元的接近,那龍鱗槐樹始終沒有反應。

這倒是讓得周元的眼中浮現一抹喜色,看來對於龍鱗槐樹這種存在來說,現在的他弱小如螻蟻,所以連本能的示警都沒有。

“近了,近了…只要砍下幾塊樹鱗,那就算是成功了!”周元心臟劇烈的跳動起來,眼神熾熱的望着龍鱗槐樹樹幹上那閃爍着淡淡光芒的奇特樹鱗。

唰!

不過,就在此時,周元眉心神魂忽然一顫,神魂感知到了一道危險的氣息,當即他疾掠而出的身影一滯,詭異的斜踏而出。

在他身影彎曲度的那一瞬間,一抹黑光帶着極端鋒銳的氣息暴刺而至,連空氣都是悄無聲息的被撕裂,最後搽着周身的身軀飄了過去。

噗!

那道黑光插入地面,深不見底,周元目光一掃,眼神便是一凜,因為那道黑光,赫然是一截黑色的樹藤,只不過樹藤上面,佈滿着細密的鱗片,隱有寒光閃爍。

那是龍鱗槐樹的樹藤!

周元面色凝重的抬起頭來,只見得在那半空中,無數黑色的樹藤宛如蟒蛇般的緩緩扭動,鋒利無匹的藤尖,鎖定向了周元。

那些樹藤,皆是散髮着極為危險的氣息。

“還是被髮現了…”周元無奈的嘆息一聲,原本以為憑藉著化虛術能夠瞞天過海,悄悄接近龍鱗槐樹,砍下幾片樹鱗。

唰!

而在周元嘆息間,那無數道樹藤猛的呼嘯而下,在那虛空留下道道痕跡,鋒利的氣息,直指周元。

“玄蟒大金鐘!”

周元腳掌一跺,金光源氣爆發而起,迅速的化為了一座金色大鐘,籠罩周身。

雖然此時的這些樹藤只是龍鱗槐樹的本能攻擊,但對於周元而言,卻是極為的危險,所以他毫不猶豫的催動着最強的防禦。

鐺!鐺!

無數道樹藤狠狠的刺中金鐘,頓時爆發出嘹亮的鐘吟之聲,金光劇烈的蕩漾着,隱隱間金鐘錶面,有着裂紋浮現。

周元見狀,眼中也是掠過一抹駭色,他這玄蟒大金鐘,防禦力如此驚人,卻是這麼快就開始出現破碎的跡象,這龍鱗槐樹的樹藤攻擊也太可怕了吧?

砰!

金鐘裂紋越來越多,最終爆炸開來,而周元的身影在那一瞬間便是再度暴射而出,直撲龍鱗槐樹樹幹而去。

半空中,一道道樹藤閃電般的纏繞而來,宛如天羅地網,要將周元困在其中。

“天陽火!”

他嘴巴猛的一鼓,青色的天陽火呼嘯而出。

樹藤沾染到天陽火,一時間倒是退縮了許多,不過很快的,一些樹藤之上的鱗片開始漸漸的發出光芒,有着雄渾的源氣流淌出來,覆蓋樹藤。

嗤嗤!

於是,被青色源氣覆蓋的樹藤,再不懼怕天陽火,一個齊射呼嘯,便是將那天陽火洞穿撕裂,最後狠狠的對着周元暴射而去。

樹藤攻勢鋪天蓋地,而且凶悍無匹,周元原本想要前沖的身影被逼得不得不出現了後退。

那龍鱗槐樹看着近在咫尺,卻是宛如天澗,難以靠近。

而周元,也是陷入了無數樹藤的攻勢下,寸步難行,頗為的狼狽。

在那外圍,玄老吞吐着煙霧,望着狼狽不堪的周元,淡淡的道:“隨着時間的推移,這些樹藤蘇醒得會越來越多,同時龍鱗槐樹也會逐漸從沉睡狀態中脫離出來。”

“所以拖得越久,你就越沒機會。”

玄老的聲音傳入耳中,也是讓得周元面色忍不住的一變,這龍鱗槐樹是極為可怕的存在,如果等到它蘇醒過來,連天陽境的強者都奈何其不得,更何況他這太初境四重天?

那時候,想要取得一片樹鱗,恐怕都是天方夜譚的事。

可,如今的他也並沒有留手,只是這龍鱗槐樹的樹藤太過的可怕,生生的讓得他無法寸進半步…

顯然,想要取得樹鱗,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容易。

周元咬着牙,天元筆也是出現在了其手中,筆尖化為一道道殘影,將那暴刺而來的樹藤抵擋下來,不過沒硬碰一次,他的步伐便是會被逼退一步。

整個手掌也是有着刺痛傳來,虎口都被震裂,有着鮮血流出來。

手心的刺痛,突然讓得周元心頭火氣大盛,眼神有些凶狠,下一瞬間,他深吸一口氣,眼瞳深處,有着古老的聖紋若隱若現,緩緩旋轉。

破障聖紋!

當聖紋浮現的那一瞬間,那原本鋪天蓋地暴射而來的樹藤,仿佛都是出現了瞬息的凝滯,在周元的眼瞳中,只見得那一道道樹藤之上,有着源氣呼嘯流淌,而這些源氣的來源,則是那株龍鱗槐樹。

這也是樹藤攻勢凌厲的主要原因。

“若是能夠稍微的阻塞源氣的運轉,這些樹藤,就將會短暫的停滯。”周元目光閃爍,借助着破障聖紋的力量,他能夠觀測到那龍鱗槐樹源氣的運轉軌跡。

嗤嗤!

在周元的眼中,漫天的樹藤只是滯澀了一瞬,然後便是繼續鋪天蓋地的呼嘯而來,攻勢可怕。

不過這一次,周元眼神卻是變得凌厲了起來,不僅沒有採取防禦,反而是變為主動,腳掌一踏,身形暴沖而起,直奔那些樹藤。

唰!唰!

只見得天元筆一震,便是化為無數道筆影呼嘯,那每一道筆影,都是在此時以極為精準的軌跡,點在了那些樹藤的某一個地方。

這一點,剛好是龍鱗槐樹源氣運轉之地,勁力的侵入,便是令得源氣的運轉,出現了停滯。

周元的身影,落下地來。

無數道樹藤呼嘯而至,在其眼瞳中急速的放大,然而他身影紋絲不動,仿佛視其如無物。

那些樹藤,在即將刺中周元的身體那一瞬,忽然僵硬,最後猶如是失去了動力一般,噼里啪啦的紛紛從天而降,摔落在四周的地面上。

周圍再度安靜下來。

在那外圍,玄老一直註視着周元的身影,當他看見這一幕時,蒼老如樹皮般的臉龐也是微微抖動了一下,然後他抬起頭,吸了一口辛辣的煙霧,渾濁的眼中,有着深邃之色。

周元望着那些摔落下來的樹藤,也是暗自鬆了一口氣,眼中聖紋退散,然後他迅速上前,出現在了龍鱗槐樹樹幹邊。

他握住黑色的柴刀,毫不客氣的就劈砍了下去。

柴刀落下,一片片巴掌大小的樹鱗脫落,其上有着光芒流轉,宛如玉石一般,頗為的絢麗。

周元眼神火熱,砍得不亦樂乎,短短一會,便是砍落了十數片樹鱗,然後他便是感覺到眼前的龍鱗槐樹似乎開始散髮着光芒。

一股恐怖的波動,緩緩的出現,猶如是什麼東西在蘇醒。

“貪心的小子,你再不跑的話,就準備留在這裡當肥料吧。”玄老沒好氣的聲音響起。

周元心頭一寒,這才知曉,這是龍鱗槐樹快要蘇醒了!

當即他頭皮一麻,毫不猶豫的撿起那十數片樹鱗,掉頭就跑。

吼!

而在他掉頭逃竄的那一瞬,身後有着恐怖的源氣爆發出來,直接是將他掀飛了出去,再然後那滿地的樹藤再度咆哮而起,快若閃電般的對着周元洞穿而去。

玄老望着這一幕,無奈的搖了搖頭,張嘴噴了一口煙霧。

煙霧涌出,直接是捲起周元手中的黑色柴刀,柴刀宛如是划起了刀光,唰唰唰間,那些呼嘯而來的樹藤,便是被斬斷而去。

砰!

周元的身體重重的摔在玄老腳下,齜牙咧嘴的爬起身來,然後他看向後方,只見得那些漫天樹藤盤踞在虛空,似乎如巨蟒在嘶嘯,但卻因為前方那柄黑色柴刀阻攔,不敢上前。

“差不多就得了,不就要了你一點樹鱗麽,還是這麼小家子氣。”玄老望着那顆巨大的龍鱗槐樹,慢悠悠的說道。

龍鱗槐樹擺動着,天地間的源氣仿佛都是在震動,那股恐怖的威壓,即便沒有散逸出來,但依舊是讓得周元心驚膽戰。

不過最終,龍鱗槐樹還是慢慢的收回了恐怖的源氣,漸漸的歸於安靜。

玄老笑了笑,瞥了周元一眼,便是掉頭離開。

周元見狀,趕緊跟了上去。

兩人原路返回,最終出了大山。

“你可以回去了,等你將太乙紋徹底完善後,再來尋我,我會教你如何修煉“小玄聖體”。”站在山腳半晌,玄老看向周元,慢慢的說道。

周元聞言也是大喜,不過他看玄老情緒似乎有些不對,所以也沒有多說,只是點點頭,便是腳踏源氣,升空而起。

玄老立於森林外圍,他那渾濁的雙目望着周元遠去的身影,許久之後,似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有着低低的呢喃聲,在這雲霧繚繞的山中響起。

“果然是這樣麽…”

(今日一更。)